兒童虐待的預防保護與緊急庇護

文字-A A +A

資料來源|忠義基金會執行長 高敏足接受教育電台-人間真情筆記 專訪
時間:民國97年12月
-----

【高風險家庭評估表六項指標】 請大家一同關心你周遭的環境,避面更多兒虐悲劇的發生。

一、家庭成員關係紊亂或家庭衝突:如家中成人時常劇烈爭吵、無婚姻關係 頻換同居人等。
二、因貧困、單親、隔代教養或其他不利因素,使兒童少年未獲適當照顧。
三、家中成人罹患精神疾病,或酒癮藥癮,並未就醫或持續就醫。
四、非志願性失業或重複失業者:負擔家計者遭裁員、資遣、強迫退休等。
五、負擔家計者死亡、出走、重病、入獄服刑等。
六、家中成員曾有自殺傾向或自殺紀錄者。
-----

主持人:
社會的轉型其實讓社會這幾年來有關家暴還有家庭變故的社會問題層出不窮,而且有逐漸升高的趨勢。在這些不幸的社會事件當中,其實受傷最深的、最為弱勢的就是這些無辜受傷的孩子。在這些孩子受傷之後,到底有哪些地方可以保護他們、甚至給他們溫暖、健全成長的一個環境呢?我們今天,跟聽眾朋友告知這樣的一個地方,它叫做綠洲家園,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機構呢?這是一個地方可以提供這些曾經受過傷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可以讓他們日後安心的成長,甚至可以慢慢的恢復健康、揮別過去的陰霾呢?我們已經知道忠義基金會算是台北市極少數,也應該說算是唯一有收容0-12歲小朋友的緊急安置機構?

執行長:對,綠洲家園是台北市唯一的24小時緊急收容庇護中心。

主持人:
我們再仔細的介紹綠洲家園之前,我想請執行長大概介紹。目前台灣每天都會發生這麼多的虐兒事件,而且加諸暴力的都是自己最親最親的親人。所以我想就現在兒童處於這個高風險家庭的數據,或者是說為什麼這麼多的親人忍心去傷害自己的孩子。我想是不是就這些兒虐的高風險家庭數據還有造成傷害的成因,就執行長了解,大致為我們做說明?

執行長:
據兒童局96年統計的數字,像高風險兒虐的一些孩子人數已經高達一萬九千四百七十二人,這些成因有很多項,一般來講像婚姻,健康或經濟是構成家庭關係很重要的黃金三角,不過當這些環節失衡以後,家庭就會產生一些問題。 所以當家庭遭遇一些重大變故,或是陷入經濟的困難,或是負擔家計的人得重病,或是婚姻的關係不穩定,或是家庭成員衝突,或有一些疾病,或藥酒癮,或是父母本身缺乏有利的一些支持系統,或是缺乏足夠的資源來處理危機的時候,就會產生一些我們所說的高風險家庭的一些原因。那這些孩子其實也會非常的危險,如果他沒有一些支持介入的話。所以我們也非常希望,有一些民眾他如果知道他的左鄰右舍,或親友有這些困難,他們可以透過113來求助或社會資源來求助,不要等到孩子受虐了,才來安置或打電話。

主持人:
其實這麼些年來看到社會這麼多驚悚的家庭暴力事件,聽眾朋友應該慢慢的改變一個觀念,以前都認為家庭暴力好像是別人家的家務事,我幹麻那麼雞婆去管。但是,社會上就是有這麼多人不管,結果就造成那麼多無辜的孩子,家庭暴力的事件層出不窮。所以講到這裡還是要提醒大家要做個雞婆的人,如果說您在家裡的周圍,週遭附近經常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的話,寧願說是虛驚一場,還是希望大家都可以雞婆一點!多管管閑事!也許真的可以即時挽救一個即將受傷或是受虐很深的孩子。好!執行長剛提到說你們是台北市唯一一個收容0-12歲這些受傷的孩子的一個緊急安置機構,所以這些孩子不管是受什麼暴力來到你們綠洲家園,一開始要怎麼樣承接這樣的一個身心都收到極大創傷的孩子呢?

執行長:
綠洲的孩子大部分都是像0-12歲的棄嬰,受虐或是嚴重疏忽的孩子,大部份都是由台北市的一些社會局的社工員轉介過來的。所以當孩子來的時候,我們的夥伴最重要的是讓這些孩子能夠得到身心的安頓和人身的安全,得到一些保護,讓他遠離恐懼跟傷害,這是我們第一要務要做的。在綠洲,因為我們已經成立四年多了,在安置的當中,我們發現遭受到疏忽或不當對待的孩子大概佔百分之二十六,身體被虐待的佔了百分之二十一,被遺棄的孩子大概佔了百分之十六,遊童也佔了百分之九,或是父母入獄,或沒有人照顧的孩子也佔了百分之七,被性侵的孩子佔了百分之五,或是需要緊急委託安置的佔了百分之十六。這些是就我們總共收容且幫助的三百多個孩子的一些分析。所以我們的夥伴對這些剛來的孩子,除了給予一些身心的輔導之外,也會看他住的時間長短,因為在綠洲短的話可能住一兩天,他就可能回歸到原來的家庭,因為社工會進到家庭去訪視;也有可能他會住到最長六個月後,再轉到像忠義育幼院這種中長期機構,或是聽眾常常聽到的寄養家庭,孩子也會進到這種中長期的安置。所以綠洲它是一個緊急短期的收容機構,我們的目標是讓孩子的生活或身心靈能夠先安頓下來,跟中長期的目標不一樣。如果他住比較久,我們也會安排一些輔助教學,活動啊,或是來幫孩子做心理輔導等等。

主持人:
所以在綠洲家園,他可能待的時間最長是半年,所以當務之急是讓這些身心曾經受過極大傷害的孩子,他們受傷的心靈慢慢可以獲得安頓,甚至恢復, 遠離陰霾。所以那個課業不是當務之急喔?

執行長:
對,我們一進來就是看他身上有沒有傷,有傷就是要先去醫療,可是大部分孩子都是極度的惶恐,因為他從家庭被帶出來。所以大部分都是要讓他身心穩定為主。如果說他住的比較久才會做輔助教學,或是安排去附近的學校上學。因為我們有先後緩急,中長期跟緊集短期不太一樣,緊短是以孩子生命的安全,身心的安全為第一要務。

主持人:
好,訪問到這,聽眾朋友會問說:綠洲家園到底在哪裡喔!我想要請執行長特別的說明一下,聽說綠洲家園其實不能公佈確切的地點。

執行長:
對,因為它是一個緊急庇護的中心,因為為了讓孩子能夠身心得到一些充分的保護,還有防止加害人來尋找,所以我們沒有對外公佈地點,它是一個保護的機構,沒有對外開放參訪,也沒有對外公佈地點。包括我們的所有工作夥伴,都是要簽保密契約。

主持人:
談一談他們的短期緊急安置的一個家園,綠洲家園,這是政府成立的113反家暴專線之後,台北市唯一一個0-12歲的孩子受到家暴的緊急短期的安置中心,這也是唯一的。那執行長您剛剛提到這個綠洲家園,我想執行長剛您提到說被送到綠洲家園的孩子有可能是家庭的疏忽,或者是被虐待的孩子,或者是被遺棄的孩子,甚至是所謂的遊童,在街上流浪的孩子。其實當新聞在報導這些社會家庭暴力事件的時候,我們常看到很多人會發出這樣的嘆息說: 啊!這樣的小孩子,其實早就應該讓這個政府的公權力,或是說類似你們的這些社福單位來介入。很多社會的一些孩童受虐事件,其實可以防患於未然,可是都沒有。等到孩子受傷很嚴重之後,再後送到你們這些緊急安置中心,像是綠洲家園。我想綠洲家園會不會有一些額滿的情形?

執行長:
會,因為綠洲同一天最高的安置量是28床,有時候也會達到額滿的時候,我們也會很擔心,如果額滿的時候,那些緊急需要的孩子會後送無門。我們也呼籲預防的重要。第二個就是後送的安置機構,政府跟民間也要多一點的努力,有不同區隔的機構來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孩子,要不然在綠洲它緊短雖然安置最長半年,可是我們也有孩子安置到一兩年的。

主持人:
執行長既然提到有時候怕會後送無門,所以說在我們周遭有些孩子我們可能觀察到他家庭有異狀了,要事先作防範嗎?也可能是虛驚一場吧?

執行長:
所以是有幾個風險防範指標可以給聽眾朋友來做參考,然後大家一起來關心跟注意,這樣子一些高風險的家庭或危機,或家暴的悲劇就會減少。譬如說, 如果一般聽眾,看到你左右鄰居,或是你的親友中常常有一些家庭的衝突,或家庭成員當中他的關係很混亂,譬如他常常一直換同居人,或是說沒有正常的婚姻關係,而孩子的照顧可能有時候會被疏忽,或被漠視。這個時候我們也希望一些朋友能夠多關心,第二如果那個家庭裡面有因為貧困,或者他可能是單親,或是可能隔代教養,可能會讓這些孩子沒有得到妥善的照顧。另外還有,在家庭當中如果有人罹患精神疾病,或是有些酒癮、毒癮的情形,或沒有工作,或有沒有長年持續服藥的狀況,可能他也會造成家庭的一些危機。如果親友或是你的鄰居有這樣的疾病的話,也可以多加注意或留意這些孩子有沒有得到好的照顧。或是有一些家庭失業或長期都沒有找到工作,或是本來負擔家計的遭到裁員,資遣或強迫退休,可能他的經濟突然改變了,或突然困難了!這些也可能會讓孩子的一些生活的照顧品質受到影響。或是負擔家計的人突然死亡,或是他承受一些壓力突然出走了,或是入獄,或是重病,這些也會讓家庭裡面孩子的照顧品質發生轉變。或是家庭成員有自殺的傾向,或自殺的紀錄,這些都會是兒虐高風險的幾個指標。我們也希望聽眾朋友如果你的週遭朋友,或是周遭鄰居有類似這樣的情況,孩子因而沒有得到妥善的照顧,你們也可以來113通報。或是由社會局的社工員來協助,可能會有一些預防。

主持人:
聽眾朋友在平常的生活當中,應該有這樣子的一個警覺,關懷你週遭的這個環境是不是有家庭是有這些情形,需要我們多加關注,多加注意的喔! 以防止一些兒虐或家暴的悲劇的發生。我們當然不希望常常有這樣所謂的兒虐或家暴的悲劇發生,但是一但發生了就必須被緊急安置到像綠洲家園這樣的短期緊急安置中心。所以我們也不希望綠洲家園經常客滿,但是萬一客滿了,怎麼辦呢?聽說忠義基金會其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08.11.04

忠義園丁

加入時間: 2008.11.04
81則報導
23則影音
1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兒童虐待的預防保護與緊急庇護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489篇報導,共11,257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489篇報導

11,257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