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成真火舞團 勤學苦練燃燒青春火焰

嵌入:
文字-A A +A

【記者張保羅、馮萱榕/桃園市報導】今年初的苗栗火旁龍節上,「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首度展演了全世界唯一一條的「台灣火龍」,由七至九個團員們舞動著長達十七米的巨龍,燃著火焰,穿梭在人海之中。團長蔡宏毅強調,創作台灣火龍並不是想宣示自家舞團有多厲害、多優秀,而是希望能將疫情期間沒有舞台的悲傷、苦痛、甚至是煎熬,藉由溫暖的火焰,訴諸於象徵祥瑞的巨龍,讓「祂」祈求世界的平安,守護這座美麗的島。

即將成真創造全世界第一條火龍。圖片提供/Coming True 即將成真火舞團

賦予火焰的表演藝術—火舞

自古以來,火都帶著神聖的宗教性,它是宗教與人們心靈的媒介,像是毛利人會在祭祀、宴會以及戰鬥時,跳起火舞向祖靈祈福。除了信仰的用途,火亦可承載人們的情緒,不論是憤怒、悲傷或是快樂等。火最早的存在意義就是為了傳遞心中的念想,而在台灣,人們點起香,面對神靈, 藉由香火把心中想說的話告訴「祂」。

台灣的火舞起源可以追溯到過往傳統廟會的香舞、陣頭文化,其中能看到各種鞭炮和火的元素。時至今日,火被運用在各種形式的表演中,人們藉由生活當中所有能點火的事物,像是棍子、刀劍、球或是頭飾等物品,賦予它們火焰,並以舞蹈方式呈現的藝術表演,即為今日人們所熟知的「火舞」。

「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成立於二〇一四年,由郭彥甫和蔡宏毅共同創辦。他們曾經的目標是「遠征世界,紅回台灣」。如今,即將成真火舞團在台深耕,致力於火舞的推廣,他們透過一場又一場的表演讓人們看見他們的火焰,讓大家知道火舞不只是火舞,它也可以成為代表台灣的藝術。

即將成真二〇一八年在嘉義燈會上的表演。圖片提供/Coming True 即將成真火舞團

賽場上的對手 志同道合的朋友

台灣火舞的發展在早期非常零散,沒有準確的起源時間,唯一能確定的是,童軍火舞最先出現,之後才有其他類型的火舞表演。直到二〇〇五年,有一個叫曾柏的大學生,出於對火舞始終沒有競賽舞台的遺憾,創立了全台第一個火舞賽事「東北大火」後,火舞才開始出現明顯的凝聚力,漸漸開始有人推廣這項表演藝術,也讓火舞有更多被看見的機會。

「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的兩位團長蔡宏毅跟郭彥甫就是在「東北大火」的比賽中認識的,當時郭彥甫拿下了冠軍,並且注意到他的競爭對手、同時是亞軍的蔡宏毅,郭彥甫心想「哇!原來真的有人跟我一樣,這麼認真看待火舞這件事。」賽後兩人開始有了互動,在交流的過程中,郭彥甫意外發現蔡宏毅對於火舞有著跟自己相同的信念及想法,那就是要把火舞當成未來的志業。

但當時的郭彥甫即將從高雄科技大學資管系畢業,在面臨出社會這道門檻時,火舞比賽冠軍的榮耀顯得微不足道,出於對現實的不甘,郭彥甫不斷問自己「難道這些事情我們玩了這麼久,練了這麼久,畢業之後就要放棄了嗎?」於是在畢業前夕,郭彥甫找上蔡宏毅,一起創立「Coming True即將成真火舞團」,從一開始只有兩個人,到現在成為一個有十五個正職成員的職業舞團。

郭彥甫從學生時代開始學習火舞,堅持至今超過十年。攝影/馮萱榕

舞台上的火神 

蔡宏毅表示,一開始會接觸火舞,就是因為台灣有很特別的火舞文化。在大學迎新或是童軍的營火晚會上,大家都會圍著中間的營火起舞,在熱鬧的氛圍下,會催生許多熱血少年的表演欲望,進而學習火舞,這也使得台灣擁有全世界最多的火舞玩家。

蔡宏毅回憶起高中時代為了在營火晚會的舞台上表演,第一次練習火舞的情形,當時的他在表演前苦練了兩、三個月,每天和同學們拿著掃把棍,在兩側綁上毛巾,重複練習著火棍動作。直到登上舞台那天,點起火,蔡宏毅才發現之前的練習遠遠不夠,因為他手上的火是真正的火焰,是具有危險性,而且會燙、會燒傷人的火焰。蔡宏毅表示,當他帶著火棍、走上舞台時,他的心裡既緊張又害怕,全身卻又興奮地顫抖著,那一刻的他才意識到自己其實一直都很沒有目標,茫然地跟隨社會的腳步,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在他人眼中會讀書的孩子,然而在拿起火棍的那個瞬間,蔡宏毅發現自己可以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我可以帶著火在舞台上,就像一個『神』,一個『火神』。」營火晚會激發了蔡宏毅心中對於表演藝術與舞台的渴望,同時,他也感受到人類對於挑戰未知的勇氣。

蔡宏毅在初次登台表演火舞後,才發覺靈魂深處對表演的渴望。攝影/馮萱榕

用炙熱的火焰向家人證明自己的實力

對於蔡宏毅而言,成立團隊並沒有讓學習火舞這條路變得順遂,反而是挑戰的開始。蔡宏毅表示,自己從小就沒有父親,由母親獨自扶養長大,母親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他可以完成大學學業,然而,蔡宏毅為了實現職業火舞表演者的夢想,卻選擇中途輟學、離開校園。他獨自一人拉著皮箱出去闖天下, 這一闖就是三年。這件事情在當時成為蔡宏毅與母親之間的重大隔閡,蔡宏毅也不僅感嘆「當時我媽都差點不認我這個兒子了。」

二〇一三年,就讀明志科技大學機械系的蔡宏毅選擇了休學,他開始在宜蘭羅東夜市街頭表演,但九、十月的宜蘭幾乎每個周末都在下雨,沒辦法進行火舞表演,蔡宏毅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不斷地練習。他沒有學過任何表演專業,因此無法像從小習武的表演者,能輕易做出劈腿、折腰等動作,這讓蔡宏毅不禁反問自己,「該怎麼超越他們?」於是他選擇勤學苦練,開始嘗試其他表演領域,從劇場、京劇、震感舞與現代舞的元素中,發展出融合現代舞的轉棍技巧,確立了自己獨樹一幟的表演風格。後來在二〇一四年成立即將成真後,蔡宏毅跟夥伴們也開始參與包含東北大火在內的各項賽事,闖蕩火舞圈,更在二〇一五年,登上一檔名為《出彩中國人》的達人秀。為了跟母親分享這份成功的喜悅,蔡宏毅邀請母親一同飛往中國,觀賞自己表演。而當蔡宏毅的母親在台下看著舞台上自由揮舞著炙熱火焰的蔡宏毅,以及聽見演出過後熱烈的掌聲,才終於了解到自己的兒子並非只是在做三分鐘熱度、不可能實現的夢想,而是真正地在成就一個志業,努力透過舞台上的美,帶給觀眾共鳴、歡笑及感動。

從那之後,蔡宏毅的母親不再反對兒子追求夢想,蔡宏毅也相當爭氣,在全台首屈一指的火舞賽事「東北大火」上,拿下全國冠軍的光榮,也代表台灣參加世界各地的藝術節表演。蔡宏毅表示,有時母親甚至會拿著團隊的表演影片給鄰居和親朋好友看,引以為傲地跟別人說「你看,這是我兒子。」

蔡宏毅認為,追求夢想不一定要跟家人有爭執,更多的是要溝通, 一定要讓家人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是什麼?有什麼樣的規劃?要想讓家人安心,就得先使他們理解,「自己想要帶給他、帶給全世界什麼樣的感動,相信總有一天家人們會接受的。」

浴火重生後的勇氣

郭彥甫表示,家人對於他追求火舞這條路是相當支持的。從高中三年級開始學火舞、在大學創立火舞社,再到出社會後成立火舞團,家人從未反對過。直到二〇一六年在天津的某次個人表演上,當時的郭彥甫心想「這一套動作我表演很多次了,很簡單,今天想要演一演趕快回家。」於是上台前少做了好幾道防護措施,在沒有任何的助手和團員從旁協助的情況下,郭彥甫的服裝在表演過程燒了起來,旁邊上百個工作人員都沒預想過會燒起來,不知道要怎麼辦,於是郭彥甫只能自己一個人從舞台中央跑到後台,幫自己滅火,但火已經在郭彥甫身上燒了二十秒以上,造成全身十一%的三度灼傷。

受傷的郭彥甫回台治療後,在加護病房住了十七天。一直以來都很支持兒子追求夢想的郭彥甫母親,看著兒子的傷勢,都不知道是否該繼續支持。郭彥甫表示,身體上的傷會隨著時間慢慢痊癒,但心理受的傷害才是最難康復的。除了家人的擔憂外,郭彥甫解釋,從前的自己在面對社會質疑火舞的安全性時都很不服輸,想要透過在國外闖蕩成功的成績,證明火舞可以很安全,但在受到這麼嚴重的傷後,自己又要如何說服台灣的朋友火舞表演是安全,而且值得被信任的呢?

在休養的一年裡,郭彥甫的內心很掙扎,猶豫著到底要不要繼續堅持下去,這時剛好遇到一個親戚問他要不要重新開始練習火舞,當時的郭彥甫一臉茫然地跟那位親戚說自己不知道,卻沒得到預想中的關心或憐憫,反而被親戚用輕蔑的語氣對他說「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啊」。這麼簡短的一句話,對當時的郭彥甫而言是醍醐灌頂,郭彥甫瞬間頓悟,「跌倒了就是再站起來,繼續堅持,哪有什麼好考慮的呢?」

走出傷痛陰霾後的郭彥甫表示,很多事情都是機緣,當時如果自己沒有受傷的話,在舞團持續壯大的過程裡,可能會因為類似的疏忽,釀成自己或其他團員遭遇更嚴重的傷害。這次受傷的經驗,讓郭彥甫深刻明白,縱使已經對火有深刻的了解,但是意外往往發生在舞者最高傲,也是最安心的時候。郭彥甫多次提醒團員不管變得再怎麼樣厲害、實力再怎麼樣強大,所有的安全程序都應被重視。

即將成真珍惜每一次的表演機會,帶給觀眾難忘又精彩的觀賞體驗。製圖/馮萱榕

安全第一 不斷的檢討與改進

二〇一一年,台中市知名夜店爆發火舞表演者在拋接火棍時,不慎燒到天花板的隔板泡棉,釀成九死十二傷的悲劇,從此台灣人心中埋下了對火舞表演的恐懼。

面對社會對於火舞的疑慮,即將成真火舞團深知必須在安全規劃程序上做到萬無一失,才能讓觀眾安心地觀賞表演,再加上團長郭彥甫的受傷意外,因此火舞團開始正視安全問題,為每一次的演出把關。蔡宏毅表示,火焰是危險的,玩火一定會被燙傷,但是安全的玩火是「有規矩的」,所以團隊裡面樹立了許多安全規範蔡宏毅說明,在表演現場都會先規劃好後台每個區域的範圍,像是第一層是火舞維安人員,緊接著第二層是滅火區,最後第三層才是點火區,滅火區在點火區的前面,才能在第一時間撲滅火勢。每次演出過後,團隊也都會進行檢討,反思如何讓表演過程更安全。

對於舞台上的安全訓練,即將成真火舞表演者、同時也是負責舞團服裝製作的楊立微表示,失誤跟受傷的造成其實有非常多潛在的因素,譬如說沒有吃飽、沒有完整的暖身,又或是燈光閃到了眼睛。楊立微強調,自己表演結束後都會分析失誤的原因,例如自己曾經因為舞台上的燈光不夠,火又太亮,再加上自己有散光,導致在舞台上看不清楚自己腳踩的地方,意外失誤讓本來支撐自己身體的桌子掉到地上,好在旁邊的兩個助手即時幫忙把桌子放回楊立微的腳上,演出才得以安全完成。在發現原因後,楊立微立即調整問題,現在每當要詮釋這項表演時,她就會多帶一台燈照在身旁,避免同樣的危險再次發生。

楊立微發現問題後會立即改善。攝影/馮萱榕

遭逢驅趕 仍堅持初衷

即使舞團的每位成員都竭盡心思做好安全措施,杜絕任何可能潛在的意外, 仍難以避免社會大眾將火舞與危險劃上等號。郭彥甫表示,雖然即將成真在海內外闖出知名度了,但如今還是會有在公共場所練習到一半,被警察鳴笛驅趕的情形。就算是在人煙稀少的地方練習,也難逃民眾的檢舉但郭彥甫仍樂觀表示,自己跟舞團會持續堅持心中的信念,更努力的訓練,燃燒心裡的這把火,把實力鍛鍊得更上一層樓,把握每一次的舞台,透過公開、安全而且動人的表演,感動觀眾、感動社會,進而翻轉大眾對火舞的負面印象。

面臨疫情衝擊 仍懷抱希望

蔡宏毅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的前一年,終於靠著在海外創造的佳績,如登上全球最高收視率的《央視春晚》紅回台灣,被各地方政府還有公家機關所知曉,而即將成真也啟動了深耕台灣的計畫,四處巡演,沒想到正當巡演到一半的時候,就碰上了疫情。

蔡宏毅感嘆疫情打亂了所有的計畫,甚至是世界的步調,也使得蓬勃發展的表演藝術行業面臨萎靡、萎縮的難題。蔡宏毅說,在這兩年間,自己和舞團幾乎沒有任何表演機會。郭彥甫則表示,蔡宏毅原先被受邀到世界三大藝術雜技賽事之一的法國明日馬戲藝術節演出,這是他畢生的夢想,卻也無奈於疫情而延期取消,但最令他難過的是,有團員因生計問題而無法堅持下去,轉而考公職,離開了團隊。對郭彥甫而言,疫情持續了兩年,卻還是看不到盡頭。

面對失去舞台的困境,蔡宏毅有著不一樣的想法,他反而堅信現在的時刻就像中古世紀歐洲爆發的黑死病,等待黑暗結束的那一刻,終有重見光明的那一天,就像歷史上的文藝復興一樣,「相信在疫情過去後,會有更多的觀眾因為在疫情期間無法看到表演,而更珍惜能觀賞表演的機會」。

團員在疫情期間仍努力訓練,為疫情過去後的演出作準備。攝影/馮萱榕

將悲傷轉化成創作的力量 台灣火龍為世界祈福

在疫情的這兩年裡,即將成真並沒有停下腳步。蔡宏毅強調「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練習、練習、再練習,努力創作出更新、更獨特、更獨一無二的表演。」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在今年初的苗栗火旁龍節上,即將成真展演的「台灣火龍」。蔡宏毅說,在火龍起飛的瞬間,全場一片寂靜,沒有任何掌聲,因為觀眾都看呆了,每個人都望著天空,過了一會兒才響起掌聲,甚至有的觀眾雙手合十,開始仰望、膜拜著火龍。那一刻蔡宏毅才終於意識到,原來火舞表演除了可以獲得掌聲外,甚至可以成為一種信仰、一種精神寄托。蔡宏毅自此下定決心,要把疫情這兩年不好的能量轉化成希望,獻給全世界。

即將成真用火舞為台灣祈福。圖片提供/Coming True 即將成真火舞團

總有一天 要讓火舞成為台灣人的驕傲

即將成真作為台灣的職業火舞團,目標是成為台灣的驕傲。郭彥甫回憶起自己某次去韓國旅遊,韓國的朋友很自豪地向他介紹亂打秀,說回台灣前一定要觀賞一次亂打秀,才算來過韓國。郭彥甫表示,他希望火舞也能成為一樣的存在,當有外國人來到台灣時,台灣人可以很驕傲地介紹著火舞這門藝術,成為台灣的特色之一。

即將成真的團員奉獻了青春在火舞裡。圖片提供/Coming True 即將成真火舞團

蔡宏毅則表示,自己跟郭彥甫的夢想一樣,始終希望能吸引更多台灣人看到火舞的魅力,他不敢說自家舞團的表演絕對比其他團隊厲害,畢竟表演裡面沒有高低之分,只有特色的差異,而即將成真的特色就是每個團員都只表演火舞,沒有表演其他類別的藝術,「我們用盡了所有的青春,奉獻在這把火焰裡面」,所以團員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聚焦於如何在保持絕對安全的情況下,維持火舞的張力和唯美,讓觀眾安全的欣賞,看了以後會開心、會歡笑。

蔡宏毅形容,對自己而言,火是最吸睛的一種演出,就像是在黑夜之中點起一把火,周遭的所有人都會被火光吸引,火在舞台上,就是這樣一個無法忽視的存在。即將成真火舞團的願望是希望讓台灣人看見火舞的美,讓下一代的孩子們知道台灣有火舞這項藝術。對於觀眾而言,看完表演會有所共鳴,會去思考自己能堅持追求的夢想是什麼,而珍惜心中的那把火。

採訪側記

這次的採訪我們乘車前往即將成真位於桃園市新屋區的練習場,地點相當隱密,周遭人煙稀少,只有零星幾棟民房,距離最近的便利商店也要快十分鐘的車程。訪問兩位團長時才了解到原來這樣偏遠的角落,對即將成真而言是無足珍貴的寶地。團員們費時兩年之久,奔波新北、桃園,才尋覓到這一個能接納他們練習火舞的地方,所以他們相當珍惜這裡,不同專業背景的團員貢獻自己的知識,有人配電、有人畫建築草圖,幾經折騰才建設出這座屬於他們的練習場。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3

加入時間: 2007.04.03

輔大生命力新聞

加入時間: 2007.04.03
3,847則報導
1,953則影音
596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2:50

文學獎的傳承 推廣東南亞文化

2022-07-01
瀏覽:
206
推:
0
回應:
0
2:19

布袋戲文化轉型 劇場演出結合3D動畫

2022-06-28
瀏覽:
1,173
推:
0
回應:
0
3:09

拓蔬人蔬食料理 吃出食材美好原味

2022-06-27
瀏覽:
1,142
推:
0
回應:
0
2:37

無償開課 聽說協會助童不落人後

2022-06-24
瀏覽:
1,847
推:
1
回應:
0
3:01

馬術復健治療 腦麻孩童能跨步

2022-06-22
瀏覽:
1,919
推:
7
回應:
0
2:53

貓糞化為堆肥 拼圖喵打造貓便當菜

2022-06-21
瀏覽:
1,553
推:
3
回應:
0
1:46

舊衣回收 製成翻轉家具、太陽眼鏡

2022-06-20
瀏覽:
1,842
推:
2
回應:
0
2:24

安妮怎麼了 讓急救教育結合創新影音

2022-06-17
瀏覽:
2,183
推:
30
回應:
0
2:52

蝶釀永續 回收麵包再製精釀啤酒

2022-06-15
瀏覽:
2,072
推:
0
回應:
0
1:42

可食地景 老人、看護都能種菜療癒

2022-06-14
瀏覽:
2,043
推:
6
回應:
0

即將成真火舞團 勤學苦練燃燒青春火焰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70,043篇報導,共11,97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70,043篇報導

11,97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