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絕海洋隱形殺手 「點點塑」創新過濾科技

嵌入:
文字-A A +A

【記者歐洵甫、王勖叡/新北市報導】點點塑的創辦人洪以柔和邱申富,認為塑膠微粒是急需解決的問題,歷經研究與多次改良後,終於創造出能夠在海洋中過濾塑膠微粒的蒐集器,協助政府分析塑膠微粒的組成。此外,點點塑也推廣海洋教育,增進大眾的保育意識,並在開發無耗材過濾設備上不遺餘力。

塑膠微粒是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點點塑技術長邱申富(左)與執行長洪以柔(右)。攝影/王勖叡

台灣在二〇一八年七月一日禁止販售含有塑膠柔珠的洗面乳、牙膏和磨砂膏等個人清潔用品,卻還是有大量的塑膠微粒存於河口和海洋當中。點點塑的執行長洪以柔說:「塑膠微粒在全世界都是一個非常新的議題,特別是二〇二〇年,歐盟把它定義為新興汙染物」。這些塑膠微粒可能源自於輪胎、衣物裡的合成纖維,或是工業排放。雖然塑膠微粒的大小約只有二十到五十微米,人類無法用肉眼看見,然而當它們流入海洋之中,隨著洋流在全世界蔓延後,除了對海洋生物造成威脅,也會存於我們所食用的海鮮當中,傷害人體健康,成為名符其實的「隱形殺手」。

二〇一八年中原大學的一門課程「開創力企業專案實作課程」成為洪以柔創業的契機。在這門課程中,她遇見了共同創辦人兼現任技術長邱申富,兩人從酪農業、霸凌、運動傷害開始討論,到最後認為塑膠微粒是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洪以柔回憶自己以前飼養金魚「小寶」的,曾經假想過「是不是把塑膠微粒倒進魚缸中,小寶就會死掉?」海洋生物無法開口與人類對話,但海龜身上可以拔出塑膠吸管、抹香鯨胃裡充滿包裝袋、寄居蟹的殼變成寶特瓶……這些現象卻安靜地在世界各地上演。洪以柔說,塑膠本身不應該出現在海洋當中,可是它的數量卻有很多,「總是要有人跳出來解決。」

想像力與不斷修正 皆是成功的要素

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洪以柔和邱申富除了領有畢業證書,也領取了公司設立核准函,正式成立點點塑。創業之初,他們先是參加許多競賽,並獲得許多獎項。例如:二〇一八年桃園市青年事務局舉辦的「新創之星競賽」,他們榮獲第二名,並在同年九月前往美國矽谷創業投資加速器Plug&Play培訓一個月;二〇一九年獲得經濟部主辦的亞太社會創新合作獎等。這些成果是一種肯定,同時也是一種驗證。洪以柔說,大部分的新創公司著重在互聯網、人工智慧或生物醫學,發展環保科技的比較少。


一座座獎盃肯定了洪以柔和邱申富的努力,也是發展環保科技在新創圈可行的驗證。攝影/歐洵甫

「荒謬!」,回想一開始的構想,洪以柔笑著自嘲。畢業之後,洪以柔和邱申富帶著他們所研發的過濾裝置四處與學者和教授討論,而最初以活性碳作為過濾媒材的想法正是洪以柔想出來的。洪以柔認為,很多過濾設備的濾網都有使用活性碳,所以活性碳應該有辦法過濾海中的塑膠微粒,然而實際上卻是不可行的。邱申富解釋,活性碳偏向用在過濾水中的氣態,經過與教授的討論發現,活性碳是靠密度來擋住微小顆粒,「換成沙子也有同樣的效果,還比較便宜。」此外,活性碳還有碳粉稀出的問題。

儘管利用活性碳過濾塑膠微粒的構想不可行,洪以柔卻沒有感到氣餒,她說:「所有的想像力其實就是一種突破的開始。」失敗了也沒關係,嘗試錯誤並不斷修正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在研發過程中,邱申富設計過許多原型裝置,他說,在知道活性碳的構想不可行之後,後續的改良方法就是多看論文、閱讀國內外的文獻,並與教授討們一起思考,「我提出一個方法,教授反對;教授提出一個方法,我反對,彼此的想法互相碰撞,最後才有我們現在的東西。」

下游設置蒐集器 塑膠微粒大剖析

歷經二、三年的研發後,洪以柔和邱申富透過改良汙水處理廠的傾斜板、結合台灣大學化學工程學系童國倫教授的無機薄膜技術,克服海水的濃度、流向與衝擊力道,終於成功製造出真的能在海洋當中過濾塑膠微粒的裝置。點點塑的塑膠微粒搜集器,設有讓魚不會被吸入的孔隙,水流在經過裝置內部層層的隔板之後,就能變成乾淨的水流出。邱申富說,現在已知的諸多濾材不容易逆洗,通常會直接被替換,成為消耗性材料,而點點塑的搜集器不需要耗材,也不需要使用電力,「只要水有在流動,它就能過濾。」


洪以柔和邱申富自行研發的塑膠微粒蒐集器。照片提供/點點塑

點點塑在河川出海口的水面上設置攔油索,特別以「>」型的方式排列,並在「>」的尖段處安裝蒐集器,就能定點過濾水中的塑膠微粒。邱申富說,這樣設置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會被攔油索擋住,順著水流往「>」的尖段處集中,只需要一張網子就能清理乾淨。


定點式過濾示意圖。製圖/歐洵甫

二〇二〇年,點點塑突破只能定點蒐集的限制,開始運用無人船技術。只要事先在岸邊設定好移動路線,無人船就能搭載著搜集器在港灣與海口過濾塑膠微粒。洪以柔說:「我們自己做蒐集,也自己做檢驗,我們的檢驗方式也是跟著學界走。」目前,點點塑正在與政府合作,將蒐集器過濾到的塑膠微粒組成分析結果回報給政府,協助政府判斷是否需要研擬相關的決策,以降低塑膠微粒的數量。

洪以柔說,點點塑可以掌握有什麼種類的塑膠微粒流過,大部分都是民生用品所產生的塑膠,若突然有不尋常的塑膠微粒出現,可能代表有人在中、上游偷偷排放汙染物。以桃園市某溪流的下游出海口過濾到的塑膠微粒組成為例:聚乙烯(PE)占比最多,高達百分之二十六點九;其次為占了百分之二十三點九的聚丙烯(PP);聚醯胺(PA,俗稱尼龍)、聚甲基丙烯酸甲酯(Acrylic,俗稱壓克力)和矽膠(Latex)並列第三名,皆占百分之七點五。


結合無人船科技,點點塑的搜集器不需要耗費人力運載。製圖/歐洵甫

推廣海洋教育 帶領民眾參與設計思考

除了能夠過濾塑膠微粒的蒐集器,點點塑的另一大主軸是推廣海洋教育,甚至將過濾出的塑膠垃圾回收再利用,成為教材的一部分。洪以柔的胞妹、在點點塑擔任行銷與企劃一職的洪以庭說,儘管點點塑能夠清理海水中的塑膠微粒,然而如果民眾缺乏環保意識,仍然無法真正解決塑膠汙染問題,所以希望透過教育,改變民眾的想法,使得他們主動重視海洋環境的保育。

海洋教育的實行地點以校園為主,洪以庭針對不同年齡層的學生,規劃了不同的海洋教育課程內容。點點塑製作了一套桌遊,利用遊戲的方式引導國小孩童認識塑膠微粒,以及他對海洋生物的危害,並讓他們嘗試以筆墨勾勒出對過濾裝置的想像。面對國、高中生,點點塑則結合課綱與課內知識,推動海廢平台設計思考,讓他們親自動手做出一台海廢機台,去捕撈池塘中的微粒。點點塑也有拍攝倡議影片,期望能將「丟棄垃圾很簡單,回收卻很難!」的理念傳達給一般民眾。


在國小孩童的想像中,過濾裝置還會有什麼樣天馬行空的模樣呢?照片提供/點點塑

從源頭減塑 打造環保一條鍊

點點塑在解決塑膠汙染的「上游」也付出了許多心力。洪以柔說,點點塑一直都有在協助工廠轉型,促使它們改用無耗材的過濾設備,從源頭改善塑膠排放的問題。未來,點點塑希望能夠落實真正的影響力,在「下游」以搜集器過濾和分析塑膠微粒之外,還能再進一步協助政府研擬法規,或是取締廢棄漁網,甚至與食品業合作,檢測海鮮當中的塑膠微粒;在海洋教育的「中游」,近期也將推出電子互動遊戲,並將研究資料分享給學術界。洪以柔說,點點塑接下來的努力方向是「把上、中、下游串成一條鍊」。

點點塑是個年輕的新創團隊,洪以柔、邱申富、洪以柔庭和其他團隊成員也都是青年。即使當初是以學生身分,在沒有教授或實驗室的支持下創業,他們依然憑著自身的努力與對海洋環境的深切關懷,在不容許錯誤的新創科技圈,創造新的可能。

採訪側記

這是我們第一次採訪和新創科技有關的學生創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受訪者說,在高科技產業中,不會因為學生身分而比較受到包容。或許殘酷,但我認為這樣的高標準和把青年與前輩一視同仁的態度,反而更能刺激新創科技的誕生。台灣的青年都是非常具有創造力的,期許未來有更多不同領域的學生創業!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04.03

輔大生命力新聞

加入時間: 2007.04.03
3,537則報導
1,663則影音
494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2:33

學生創業 幫企業購用再生能源

2020-10-26
瀏覽:
67
推:
2
回應:
0
3:00

男性協會 喚起對男性性侵受害者的重視

2020-10-23
瀏覽:
680
推:
0
回應:
0
2:51

玻璃大師許金烺 人性化教學傳承玻璃工藝

2020-10-22
瀏覽:
734
推:
4
回應:
0
2:39

希伯崙共生家園 給社會邊緣者一個家

2020-10-21
瀏覽:
782
推:
4
回應:
0
2:19

青鳥居所 承載歷史故事的書店

2020-10-20
瀏覽:
1,105
推:
13
回應:
0
2:46

宜蘭白米社區 把遺失的木屐技藝找回來

2020-10-19
瀏覽:
918
推:
4
回應:
0

OPENBOOK閱讀誌 為大眾篩選優質書籍

2020-10-16
瀏覽:
1,050
推:
4
回應:
0
2:43

「方向:D」前進部落 陪伴孩童激發潛能

2020-10-15
瀏覽:
1,110
推:
1
回應:
0
2:59

戲說台南 阿伯樂戲工場給居民一個舞台

2020-10-14
瀏覽:
1,700
推:
57
回應:
0
4:04

遊戲化學習 培養閱讀素養

2020-10-09
瀏覽:
1,138
推:
2
回應:
0

杜絕海洋隱形殺手 「點點塑」創新過濾科技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814篇報導,共11,26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814篇報導

11,26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