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右影藝科技大學副校長高哲翰 推薦崇右影視傳播系 陳家逵副教授

文字-A A +A

【警大時報督導 彭可/台北報導】 

素有「警界孔子」,前警大教授 、中央警察大學教授兼主任、台視《台灣變色龍》評論人、八大第一台《暗光鳥新聞》主持人 ,前環球科技大學文創學院院長、 華夏科技大學副校長兼商管學院院長 。現任:双子衛星電視台首席顧問知名主持人、崇右影藝科技大學副校長兼表演藝術學院院長、 影視設計學院院長 高哲翰教授推薦崇右表演藝術學院影視傳播系堅強業界師資陣容之一陳家逵專任副教授 

沈浸表演二十多年,陳家逵雖已邁入大叔年紀,但依舊保有青春無敵的外表與心境。趁著果陀爆笑喜劇《老闆不願透露的事》再加演前夕,斜槓鬼才特地在百忙之中抽空受訪,為你揭露他是如何堅定信念、走出跨界人生的背後故事。

劇場表演者/電視電影演員/表演教師/電台DJ/演創空間共同創辦人/表演平台團長,上述這一連串的職業名稱,單憑一口氣念完都很困難,但它們卻都是「劇場鬼才」陳家逵的多重身份之一。

早在「斜槓青年」一詞掀起熱議之前,陳家逵便已善用自身才華遊走於不同領域之間。如今的他,不但是知名藝人林依晨、六月、Janet最信賴的表演老師,更從劇場界跨足電視電影圈,憑藉客家電視台電視劇《台北歌手》中的精湛表現,一舉入圍2018年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獎;難得的是,這一路上他也沒有放棄深愛的電台DJ工作,每晚在空中與聽眾相會。

從劇場到鏡頭,揭開表演的多元面向,人生是由一次次選擇累積而成,不過當陳家逵談到,自己如何看待他在人生所做的關鍵選擇?他卻說出一句令人噴飯的評論:「我對自己的判斷好像滿常有誤差的。」

當年陳家逵懷抱著電影導演夢就讀淡江大學大傳系,因為陪伴同學參加校內劇團甄選,就此踏上舞台這條路。隨後在大學即將畢業之際,他一次報考了南藝大動畫所、北藝大導演組與表演組三個不同研究所,原本陳家逵信心滿滿、篤定自己一定會考上導演組,沒料到他的名字卻出現在表演組榜單上頭。聊起這段往事陳家逵再度笑說,「這又證明了我對自己的判斷很容易有誤差。」

研究所時期,陳家逵與啟蒙老師馬汀尼相遇,教學風格嚴厲的馬老師某次課堂看了他的呈現後,用一巴掌將他打醒,只希望他能拋棄草率的心態、別用花拳繡腿應付表演。「每個演員天生都有一些長處,那可能是你自認為的武器。馬老師會告訴演員不要做什麼、做那個很廉價;但她不會教你應該做什麼,她反而常說,我不知道,you tell me。所以,上她的課會遭遇痛苦撞牆期,然而你仍舊必須找到解答。」陳家逵說。

如果北藝大時代讓陳家逵初探了表演的形貌,那麼日後他前往英國攻讀表演的過程,則帶領他挖掘了表演的更多可能。

按照原訂計畫,陳家逵會花兩年時間在愛丁堡藝術大學攻讀電影,無奈那裡的教學方式讓他提不起興趣。因緣際會下,一年後他轉赴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裡的Drama Centre攻讀螢幕表演,「裡面除了鏡頭表演課之外,它還教Yat’s Book,那是Drama Centre獨特的表演訓練。它把劇本的人物分成不同原型,無論講話、移動、輕重大小會有他的pattern,你要先操作這六個原型,熟了之後再開始變奏,對演員是一個非常好的檢驗工具。」

誤打誤撞教表演,建立專屬表演心法,教表演真的是誤打誤撞。2009年,陳家逵習得一身本領學成歸國,在周遭朋友口耳相傳之下,他開始教授鏡頭表演。「我那時根本沒想要這麼做,是身邊有很多劇場演員好奇鏡頭表演要學什麼?所以最初我是用分享的概念,第一堂課還是幫我的同學嚴藝文上課。」隨後陸續有經紀公司開始邀請陳家逵開班授課,今年他也開始在崇右影藝科技大學擔任專任副教授,教育更多對表演有興趣的學生。

談起藝人與素人表演課教學有何不同?陳家逵細膩地答,「帶藝人表演課,通常他們已經手邊有劇本,可能兩個月後就要拍戲,他們自己或公司知道哪裡可能做不好,這時我要做的是協助他理解劇本,並且告訴他該怎麼運用自己。素人的話,他們通常來的時候感情都很豐沛,但鏡頭可能很廣、拍不到那麼細節的情緒,所以需要教他如何使用情感、建立分鏡的概念。」

「我剛回台灣的時候,別人覺得,你是不是認為你出過國就很了不起?甚至在我去見一位經紀人的時候,他先問我會不會推軌?他還說,台灣不是看學歷喔,是看經歷喔!你要從頭做起。」當年甫踏入電視電影領域,雖然陳家逵早已在舞台表演打響名號,但對影視圈來說他還是個新人。幸運的是,他遇見了已故劇場演員洪瑞襄,想成立經紀公司的她為了讓陳家逵得到更多機會,不辭辛苦地帶著他去劇組見統籌、見製作人,甚至在宜蘭拍完自己的戲份後特地驅車前往高雄,只因為擔心陳家逵在片場的狀態。洪瑞襄的溫暖細膩,至今仍令陳家逵銘記在心!

電視劇《俗女養成記》/ 影像來源 華視 在客台電視劇《台北歌手》中,陳家逵一人分飾多角,多變、收放自如的演技,令他一舉入圍2018年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獎,「公布入圍那一天我還在劇場排戲,中間休息出來抽菸的時候,手機突然噹噹噹響起、看到一堆訊息恭喜我入圍。能入圍我當然開心,但是沒有那種特別開心的感覺,因為台灣這麼多演員早該入圍或得獎,沒有的話,真的不是能力問題,而是沒有碰到劇本、沒有遇到願意給你機會的劇組。」陳家逵謙虛地說。

▲陳家逵戲外是宋緯恩的表演老師,戲裡是一對。(翻攝俗女養成記臉書) 

陳家逵以《台北歌手》首度入圍金鐘獎男配角獎 / 影像來源 中時電子報 從音樂劇到爆笑喜劇,鬼才與果陀之間的緣分

陳家逵與果陀的初次相遇可回溯到兩千年初,他說,那是他生平第一齣商業劇場。「當時我才讀研究所一年級,第一齣商業舞台劇就是果陀的《看見太陽》。當時幾乎所有演員都是公開audition、很多表演者都是素人,但有很多現在都繼續在業界奮鬥,我覺得滿不簡單的。」

歌舞劇《看見太陽》/ 影像來源 Godot Theatre 時隔多年,陳家逵透過參演《老闆不願透露的事》再度與果陀牽起緣分。劇中他除了扮演逢迎拍馬的主管Charlie、不知是人是鬼的電梯先生,還有執念很深、口音很重的日本導演,面對為數眾多的角色,各個個性不同,準備起來想必頗有難度?面對提問,表演底蘊深厚的陳家逵輕描淡寫地答,「因為是喜劇,所以我覺得要把角色切割快速,你的姿態、口音都要馬上不一樣,藉此完成喜劇的節奏。」

辦公室喜劇《老闆不願透露的事》/ 影像來源 Godot Theatre,這次演出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莫過於與一群熟識的演員同台飆戲,「感覺比較像大家一起玩耍,而且光是演出就常笑場啊!因為郭耀仁的嘴巴沒有辦法快速應變,所以我跟阿迪(黃迪揚)就會給他出很多的即興狀況題。」

如果可以挑戰另一個角色,陳家逵最想嘗試菜鳥要怎麼演,「因為我是一個反骨仔,很少可以乖乖地執行,或信服一個人;但如果今天必須得這樣的時候,我還滿想知道自己會長成什麼樣子?」

從戲劇菜鳥茁壯成今日的模樣,面對未來,陳家逵內心除了堅定的導演夢之外,剩下的都是很實際的想望,「終極目標還是希望可以導自己的電影,我也希望能演到好的劇本。至於獎項的話⋯⋯能得最好,但我現在不會只追求這些了。啊!最好的目標就是我一年拍一部戲就可以好好生活,那該有多好。」

也許時間會把人的稜角磨平、把天馬行空的念頭打消,但在陳家逵身上依舊沒變的,是斜槓生活裡的不忘初衷、是從不設限的自我期待。

▲文「警界孔子」,前警大教授 、中央警察大學教授兼主任、台視《台灣變色龍》評論人、八大第一台《暗光鳥新聞》主持人 ,前環球科技大學文創學院院長、 華夏科技大學副校長兼商管學院院長 。

現任:双子衛星電視台首席顧問知名主持人、崇右影藝科技大學副校長兼表演藝術學院院長、 影視設計學院院長 高哲翰教授。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8.10.12

CoCo可

加入時間: 2018.10.12
420則報導
47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崇右影藝科技大學副校長高哲翰 推薦崇右影視傳播系 陳家逵副教授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763篇報導,共11,26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763篇報導

11,26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