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子民在台灣(下) 作者:江蓋世

文字-A A +A

 

 

2008年12月27日下午……這是一個長期存在的難題,而坐在我面前,已經靜坐19天的圖博人,他們一張張疲憊乾枯的面龐,一雙雙凝視期盼的眼神,似乎正在檢視台灣是否為人權立國的民主國家。

圖博人的宗教領袖達賴喇嘛 

逃離西藏高原 靜坐自由廣場 藏身桃園角落
-----台灣應制定「難民庇護法」(下)

本文刊載於2009年1月6日江蓋世部落格,網址如下:http://kaise1958.pixnet.net/blog/post/24035626

五、

1948年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二條明文規定:

人人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區別。並且不得因一人所屬的國家或領土的政治的、行政的或者國際的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區別,無論該領土是獨立領土、托管領土、非自治領土或者處於其他任何主權受限制的情況之下。
 
簡單一句話說,就是:「一個人,不論你來自哪裡,或身在何處,都有基本人權。」

我們再看看「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四條的規定:人人有權在其他國家尋求和享受庇護以避免迫害。這項規定,就是強調,尊重人權的國家,不可眼見他國人民有事,來個冷眼旁觀,甚至助紂為虐。

台灣退出聯合國之前,台灣是會員國之一,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這項普世的價值,我們接受了。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台灣也簽了,1967年「難民地位議定書」台灣也簽了,1967年12月14日聯合國「領域庇護宣言」台灣也接受了。

目前,台灣雖非聯合國之會員國,但是,難民庇護的基本原則,台灣嘴巴支持,過去也實質進行難民庇護措施,如1975年台灣曾接納越南、高棉、寮國等國難民約三千人,1967年仁德專案接納越南難民約六千人,海漂專案接納中南半島難民約二千人。

越南、高棉、寮國逃難而來的外國人,台灣可以接納他們,用的是「專案接納」,因為我們那時尚未制定「難民庇護法」。

30多年後,圖博人來台尋求難民庇護,為什麼我們無法接納他們?因為,「世界人權宣言」公佈整整60年之後,直到現在,我們尚未制定「難民庇護法」!再加上依據台灣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圖博人是兩岸人民啊,翻遍該法條文,礙難申請難民庇護。

民進黨不是信誓旦旦要加入聯合國?

國民黨不是想以「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

加入也好,重返也行,講到「難民庇護」的事務,民主先進國家行之多年,為什麼60年來,台灣還一直無法落實「世界人權宣言」的相關規定? 台灣自1987年解嚴以來,國內各項人權法治不斷進步,但是,涉外的這項涉外的「難民庇護法」草案,目前依然躺在立法院冷藏室。

昔日,我們有難,人家幫我們庇護,現在,他人有難,我們幫不幫別人呢?這是一個民主先進國家必備的制度,也是一個自詡人權立國的社會,應有的態度啊。

也許有人會大聲質問:「那些要求難民庇護的人,他們是非法偷渡客!」
那我們可要反問:「請問有哪些難民,是堂而皇之走進你家大門的?」

依據國際難民法相關規定,「偷渡本身不是犯罪,不是取得難民身分的障礙。」

逃離希特勒政權納粹魔掌的猶太人,都走大門嗎?
逃離北京天安門坦克車輪下的民運人士,都走大門嗎?
逃離國民黨政權白色恐怖的台獨人士,都走大門嗎?

因此,問題不在於偷渡不偷渡,而在於逃離出境的人,不管是自己的國籍國,或是居住國,他逃離的原因是否符合世界人權宣言所講的要件。

若是,他是難民;若不是,他就不是難民,而是應該被逮捕的偷渡客。我們應該制定「難民庇護法」,並建立一套明確程序與專責機構,來處理難民問題。

少了這項法源,不論圖博人如何風雨中靜坐,企圖尋求難民地位,他們仍將四處碰壁,求助無門。

台灣的蒙藏委員會愛莫能助,台灣的外交部也無法向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尋求協助認定,台灣的其他相關單位,就無法處理居留、歸化等業務。

靜坐區的一位圖博人向我表示,他感激自由廣場上台灣民眾的關心,他感激野草莓學生們提供的睡袋,他感激台灣民眾的捐款,給他們食物,還特別感激雲林縣長蘇治芬,送來的許多箱柳丁,感激民進黨蔡英文主席來看他們,……但是,他無奈的吐露:「不過,……我們要的是難民的身分啊!」

六、

中國政府眼中,他們是偷渡出境的罪犯;台灣政府眼中,他們是逾期不歸或偷渡入境的罪犯。但是,他們自首了,他們走在陽光下,自認為是「追求自由」的難民。然而,我們的「難民庇護法」遲未制定,他們就不能提出申請,而擁有合法的「難民」身分。

2001年,陳水扁總統以特赦方式,解決了125位滯留在台圖博人的困境,但在推動「難民庇護法」立法方面,仍受制於國民黨而無法於他總統任內完成。

2008年的馬英九總統,面對105位坐在自由廣場餐風宿露的圖博人,尚未提出具體解決方案。立法方面,也不見明確政策。

在此,我不禁要問,台灣仍要在「兩岸關係條例」的框框中,走不出中國的陰影?還是要符合世界潮流,制定彰顯「世界人權宣言」精神中的「難民庇護法」?

這是一個長期存在的難題,而坐在我面前,已經靜坐19天的圖博人,他們一張張疲憊乾枯的面龐,一雙雙凝視期盼的眼神,似乎正在檢視台灣是否為人權立國的民主國家。

我們聊了一小時多,有一位圖博婦女,弄來一壺熱騰騰的茶,忙著為大家服務倒茶。擔任翻譯的那位青年,向我解釋:「來,喝看看,這是我們家鄉的西藏奶茶。」

我接下了一小塑膠杯的乳褐色奶茶,連聲說謝謝。

我不喝咖啡,也不太喝茶。但眼前這杯,讓我為之心動,它是來自西藏高原的奶茶喔。我手捧著這杯奶茶,真想喝一大口,不過,那時我一想到當天中午,我剛輕微拉肚子,而奶茶內含有牛奶成份,好吧,就忍一忍,我把奶茶擱在地上,繼續握筆疾書,紀錄訪談要點。

訪談進行約100分鐘,結束後,他們還教我如何說圖博語的「謝謝」(Thujichey),如何向人表達「您好」(Tashi Delek)。

下午4點40分,我起身向他們道別。廣場上,因晚上有「台灣危機,全民總動員」的活動。人漸漸多起來。可是,牆角邊的圖博人靜坐區,仍是廣場上最安靜的區域。

七、

這幾天,氣溫驟降,想到他們躺在廣場的牆角,長夜漫漫,等待天亮,勢必難熬。昨天,我打了一通電話給他們。

一位圖博朋友告訴我:「謝謝你的關心,我們已經離開廣場了。……我們生病了,有的人感冒,有的人發燒,有的人拉肚子,……現在,我們在桃園,暫時安頓下來,等待你們政府的決定。……」

我在國家地理頻道,曾看了許多有關西藏的影片。我從未到過4000公尺的雪地高原,但我能有機會,就在台北的自由廣場地上,坐著聽到來自圖博的心聲。圖博人的故鄉,擁有世界最高的山峰,世界最高的湖泊,世界最多的冰川,世界最深的峽谷。

他們雖有達賴喇嘛的臨時政府,雖有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印發的身分證明,卻沒有自己的國家。

現在,他們無法倘佯在山川壯麗的故鄉,只能藏身桃園角落,等待一個又一個的明天……。

(全文完)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素素-停權

台灣不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剛好相反的是中華民國本身是一個難民組織,是美國安置在日本台灣已經七十年了

2

加入時間: 2009.07.21

happyleo

加入時間: 2009.07.21
178則報導
0則影音
1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達賴子民在台灣(下) 作者:江蓋世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565篇報導,共11,26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565篇報導

11,26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