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警眷的另一種聲音回應:不知道是為警察打人覺得比較心痛呢?還是看到作者那破碎的父子關係更心痛?

文字-A A +A

最近媒體一直在炒作警眷新聞,警察工會的議題也再次被提出,而好奇寶寶的網路論壇中(就是找了幾位反核與擁核的知識人士,希望他們之間的溝通能促進雙方異議的消彌,如果社會菁英份子,都沒有能力好好的談,怎能期望台灣社會有融合的一天?現在他們的討論,從核能轉進到社會議題,看起來(最近好奇寶寶沒有來信必看)似乎任何議題都是壁壘分明,沒有交集。這是個台灣社會的縮影!)反核碩士高飛鷂寄來了一句話和警眷的連結:不知道是為警察打人覺得比較心痛呢,還是看到作者那破碎的父子關係更心痛:

。。。3/24那清晨, 我看見一堆警察, 就像看見無數家庭的爸爸. 無情的面對著我們, 甚至對別人動手, 我小時候的記憶徹底再被掀起. 當有人被警察拖過去時, 我把他們拖回來, 警察這時整個對我不滿. 我直接對警察怒吼: "我爸也是警察, 對我打!! 不准動其他人!!!!!!!!!!!" 他們對著我著眼睛突然轉變成傷感, 有些人嘆一口氣, 收手. 但是隨著指令向前, 他們也不得不向前推, 卻眼睛再也不敢直視我. 我沒有打算要和他們衝突. 我使出瞪我爸的冷血眼神轉身離開. 我知道他們的敵人不是抗議者, 也不是他們小孩. 但我必須說, 有太多警察不敢讓小孩子知道這陣子他正在做什麼事. 更怕小孩子天真問他為什麼要打人. 不過, 小時候我爸爸卻曾告訴我: "因為打人的是壞警察" 

到現在這個困惑我仍然無法脫去. 好像在台灣當警察就是這種宿命, 長官叫你打人就打. 那我可以叫我爸爸不要打人嗎? 我真的恨不得直接殺了他長官. 命令我爸辭職. 我感覺, 警察跟戰犯沒兩樣, 一輩子被擄了後, 要替上頭賣命做事. 只有解除他們的封印, 才有辦法救出我爸. 難道警察不應該屬於人? 不應該擁有基本人權? 甚至不應該指令大到要求違背人性? 原來這些都是可以立法要求的, 就如同新聞中所描述的德國警察 <德國警察拿掉鋼盔,並與德國人民一起遊行抗議>

德國警察是人 台灣警察是畜生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137338

 (圖) 

〈自由廣場〉德國:警察與學生領袖手牽手...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765292 (其他文章) 

就我身為警眷的立場, 我寧可不要18%, 不要學費減免, 不要無限上綱的被動員. 有一個值得的薪水就夠了. 我只希望我爸能小時候多一點時間陪我, 也許, 我們之間當初並不會走到撕裂那一步. 但我還是要講一聲:

幹你娘! 万癢您!

──────────────────────────────────────────────────────────

全文轉載:

身為警眷的另一種聲音

http://www.ptt.cc/bbs/FuMouDiscuss/M.1397319022.A.726.html

身為警眷的小孩, 我也表達我的心情與看法好了 我其實一點也不會同情警察這份職業, 但我同情我父親的辛苦. 兩者我完全不願意混為一談. 那一種巨大的矛盾, 也是一種傷痛. 為什麼呢? 我小學只要惹到我爸, 不順他意, 把我全身打得就跟受虐兒照片那樣慘, 全身瘀血甚至嘴角流過血. 他根本就是把訓練過的力道, 拿來對付抵抗的歹徒一般. 當時的我, 根本沒有力道贏他. 卻也把我的個性越推越硬. 我從那時候就開始痛恨我爸, 連我爸是警察都不想跟人聊. (然而幼稚園以前我是多麼黏著我爸, 警察爸爸好棒喔!) 那是一種情感上的撕裂, 明知道兩者同一件事, 但卻硬要分開來. 只有我感覺到這種情緒嗎?

其實我爸越年長也發現他年輕時待人的無知, --他無法分清楚職業與家長的差別. 畢竟不常回家, 也不管家務事. 年輕時的他也拼命想升官. 但他卻越來越害怕自己無法做好父職. 已經來不及了, 正當我國中叛逆期時, 一些家庭關係的事, 事前他們夫妻已經好幾次吵架. 我不時看到我媽在哭泣, 有次等他回來時, 變成我發火與他對峙. 最後我撂下這堆話: "最沒有用的男人才會去當這種職業, 家裡發生事情時, 你人在哪? 你除了躲在警察局你懂什麼? 你根本沒資格教我!" 我寧可不要你這個爸爸!! 我從小到現在對你的恨, 都還沒跟你算清楚. 幹你娘!!" (把這些話改成台語你就知道有多嗆) 結果演變成我跟我爸的熱血格鬥, 最後被數十位鄰居親戚們支開.事實上......我整個搓到我爸最害怕, 最愧疚的點--親情. 他整個人崩潰大哭快一個小時. (我猜應該是他這輩子哭最久的一次) 當下的我恨意滿點, 他憑什麼哭? 是他自己要從事這職務的. 但最辛苦的, 不是我, 是我媽.

國三後, 我老爸個性轉變了, 以家為重, 不想插管警局裡各種烏臭事. 可是, 警界你們也知道, 有些黑暗事不是你不想管就可以"無禮無視". 最後被降等, 被四處調職. 但他也無所謂, 這段時光, 是我們家庭最緊密和樂的時候. 我漸漸才開始學會體諒父親的辛苦, 只不過, 我爸在警界裡卻一振不厥, 這才是我真正討厭警察這行業的原因. 當他認真工作時, 對家庭是愧疚的.

3/24那清晨, 我看見一堆警察, 就像看見無數家庭的爸爸. 無情的面對著我們, 甚至對別人動手, 我小時候的記憶徹底再被掀起. 當有人被警察拖過去時, 我把他們拖回來, 警察這時整個對我不滿. 我直接對警察怒吼: "我爸也是警察, 對我打!! 不准動其他人!!!!!!!!!!!" 他們對著我著眼睛突然轉變成傷感, 有些人嘆一口氣, 收手. 但是隨著指令向前, 他們也不得不向前推, 卻眼睛再也不敢直視我. 我沒有打算要和他們衝突. 我使出瞪我爸的冷血眼神轉身離開. 我知道他們的敵人不是抗議者, 也不是他們小孩. 但我必須說, 有太多警察不敢讓小孩子知道這陣子他正在做什麼事. 更怕小孩子天真問他為什麼要打人. 不過, 小時候我爸爸卻曾告訴我: "因為打人的是壞警察"

到現在這個困惑我仍然無法脫去. 好像在台灣當警察就是這種宿命, 長官叫你打人就打. 那我可以叫我爸爸不要打人嗎? 我真的恨不得直接殺了他長官. 命令我爸辭職. 我感覺, 警察跟戰犯沒兩樣, 一輩子被擄了後, 要替上頭賣命做事. 只有解除他們的封印, 才有辦法救出我爸. 難道警察不應該屬於人? 不應該擁有基本人權? 甚至不應該指令大到要求違背人性? 原來這些都是可以立法要求的, 就如同新聞中所描述的德國警察 <德國警察拿掉鋼盔,並與德國人民一起遊行抗議>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137338 (圖)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765292 (其他文章)

就我身為警眷的立場, 我寧可不要18%, 不要學費減免, 不要無限上綱的被動員. 有一個值得的薪水就夠了. 我只希望我爸能小時候多一點時間陪我, 也許, 我們之間當初並不會走到撕裂那一步. 但我還是要講一聲:

幹你娘! 万癢您!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347則報導
249則影音
6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身為警眷的另一種聲音回應:不知道是為警察打人覺得比較心痛呢?還是看到作者那破碎的父子關係更心痛?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5,327篇報導,共11,103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5,327篇報導

11,103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