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洗腦 聖徒

文字-A A +A

要離開電腦去帶老媽去做復健但看到聖徒這篇,破不亟待要刊出來,我的前言就後再補了。。。。。

後補如下:

之前和聖徒筆談,他提到到美國留學,才知道在台灣被洗腦,我們針對洗腦有一些書信往返,最後我請他整理後出刊,不要浪費敲鍵盤的功夫。實際上我在想洗腦這個字眼,之前覺得很負面,如果丟掉負面的意義,也許就是單純的『溝通』,社交的重要一環。有些人我們會想要跟他溝通,因為看到有溝通的可能,對方會認真的考慮自己提出的意見,就相談甚歡,感覺到遇上知音;也有時候對方不認同,提出相反的意見,也不錯,有機會看到自己的盲點。可怕的是言詞用語如果尖銳,就喪失了繼續溝通的興致!但是也有可能自己就失去了看到自己盲點的機會,佛印禪師的『屁』字有多少人能參透!能繼續不斷的互相洗腦而不失去幽默與寬容,才能成就長久的友誼!

@@@@@@@@@@@@@

好奇寶寶副刊

洗腦     聖徒寫於2013年7月30日

最近,好奇寶寶邀我以“洗腦”為題作篇文章。由於本身對此題目涉獵不多,不敢一下答應,後和一友人聊到此事,沒想到,他的經驗及意見還蠻多的!經他同意,將他的談話作成文章和大家分享,為了方便起見,本篇文章即以友人的第一人稱來論述:
洗腦確實很可怕,並不是一停止被洗腦就會馬上醒過來。
以我來講,我曾是國民黨的一個優秀黨員(有“優秀黨員證書”為證)。二十多年前,剛到美國留學時,只要聽到有(自家)人批評國民黨,我就會自然而然的產生一股來自內心深處的厭惡感!當時,我的想法是國家栽培我們這麼久,怎麼會有人可以忘恩負義到一離開國門就對國家開罵!換句話說,我當時是將國民黨和中華民國中間劃上等號的!後來,不知怎麼的,可能是停止被洗腦夠久了吧?半年後,有天,我突然就醒過來了!醒過來了後再往回看,覺得自己以前實在是幼稚的可以,汗顏之至!從此之後,為了擔心自己又在不經意中被洗了腦,看中文報紙時,一定看兩份,一份較偏國民黨的“世界日報”,另一份則是較中立的“國際日報”。
可怕的一件事是,假設我們在台灣的其他同胞的智慧和我的大約一樣,恐怕他們永遠沒有醒過來的一天(因除了出國念書,很少有離台半年的機會,而越來越多的人不出國了)。
感謝上蒼讓我醒了過來,要不,以我所知我自己的才智,造起虐來一定和做其他事一樣很有效率。不曉得到如今已幫他們造了多少虐?
如今我已學會“負責”兩字的真諦,如果真幫他們造了虐,我還不能將指頭指向他們說是他們害我的(這恐怕是咱們政府裏許多公務員的心態),造虐者是我,當然還是我要負責的。以最近的洪仲丘事件為例,戒護士們操死了人竟然說是奉命行事,即是這個“台灣精神”發揮到極致的結果!沒錯,有些命令確實比較無從判斷對錯。但,人命關天,很難令人相信,那些戒護士不知道操死人是不道德、也不合法的。再看我們社會上最近發生的許多事,苗栗大埔事件裏,我沒看到劉政鴻、江宜樺、或甚至馬英九在開怪手,那些房子會被拆掉,沒有其他拿百姓薪資的公僕的幫忙執行是不會發生的。就像二次大戰一樣,希特勒殺了上百萬猶太人恐怕他自己沒扣過一次扳機!都是德國士兵做的!當然,希特勒不能因此卸責,此所以我們一直說“希特勒殺了上百萬猶太人”而不說“德國士兵殺了上百萬猶太人”,但,同時在另一方面,這些德國士兵也不能卸責,畢竟,人是他們殺的!在希特勒面前,他們不但是無罪的還是有功的!不過,在世人面前(及他們自己的良知前),他們是否有罪,我想應該不須辯論即知!
話說回來,“洗腦”只是一個手段,德國士兵殺猶太人用的工具是槍、是毒氣,工具本身無罪,罪在用心狠毒的使用者。有時,為了一個比較高尚的目標,我們會嘗試者去“洗”別人的腦,希望在自己的理想被實現(私利)的同時,別人也可以因此而受惠。比方說,筆者現在就正在嘗試洗讀者的腦!
通常目的一經訂定,手段可以有很多,都不同但都可達到同樣的目的。“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雖然“洗腦”這個工具一般給人的印象是負面的,但只要使用者的用心並不是純為私利(這點使用者自知,而全天下也只有該使用者確知他是否是為了私利在做這件事),我以為嘗試要洗別人的腦並沒問題。一樣的,毒品是不好的,但我們治療痛症時,有時不得不依賴嗎啡。砒霜是毒藥還是解藥,端看如何使用。用來醫人即是解藥,用來害人即是毒藥。當然,和使用者的用心無關,砒霜只要使用過量即會致死。所以,用來醫人時,我們還是要小心!
洋人對於“雙贏”這個詞好像比我們東方人(至少中國人)知道得多或體會的深。我們東方人(至少中國人)常常會掉到一個迷思,認為如果有人贏就一定要有人輸(在遊戲理論理,這被稱為“零和遊戲”)!要不然,贏的利益從何而來?但,天底下就是儘有雙贏的局面。比方說,當有一家公司在做促銷,我知道了以後,趕快告訴我的朋友去買,這是三贏。至少,當我朋友非常高興的以低價買到他需要的東西(他贏了)及那家公司非常高興的業績又成長(那家公司也贏了)的同時,我並無損失!這種只能一方贏的零和的迷思造成我們很多的行為非常可笑!比方說,我當年要考博士資格考時,有一來自台大的朋友非常關心,告知我他有一些考古題存在某人那邊。我聽他的話去向某人要考古題。結果,要到了兩三頁、沒甚麼價值的考古題。後來跟此台大朋友又碰了面時,他問我考古題拿到了沒,我據實回答只有兩三頁。結果,他當然非常驚訝,督促我再回去跟某人要,因他當初給了某人的絕不是兩三頁,而是厚厚的一本。我聽了他的話再回去找某人要,果不其然,是厚厚的一本。後來,我仔細思考會為何某人一開始不給我真的東西。其實,他也知道博士資格考試,有時,可以全部參考者都過,有時甚至全部都不過,換句話說,並無所謂的名額問題。告訴了我考古題,如果因此幫了我過資格考,並不會因此減低他本身也過資格考的機率(他恰好當年也要考博士資格考),那,為何一開始不給我真品呢?我的結論是那就是在他心底深處那個來自遙遠的東方的深深的烙印在他DNA裏的零和心態的迷思在作祟!
不過,寫到此處,我並不是說,所有的“洗腦”都是以“雙贏”為出發點的。確實有人(或人們)僅為一己之私(尤其是,政治目的)去洗別人的腦的;比方說,如我們小時候國民黨對我們的洗腦。
成長後,發覺被洗了腦的眾多事之一包括了共產黨有多壞。因為我僅知道他們將事實扭曲了,但又不知道事實的真相到底確實如何,所以,針對此,如果我恰好沒有機會和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聊天交換意見的話(他們告訴我國民黨和共產黨這兩個Made in China的產品是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差),我的推論結果可能是:共產主義除了不像他們講的那麼壞以外,有一可能性是,它其實是好的!假設我這些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並沒說謊,那麼我的這個結論就錯了!所以在推銷自己的觀點時千萬不要以扭曲事實來達到目的。我們都學過“狼來了”的故事,“狼來了”叫多了,等狼真來了,就沒人信了,害人又害己(雙輸)!可笑的是,教我們“狼來了”的故事的就是國民黨!
後記:
幾周前的一個周日到新北市雙溪一遊時,問當地的朋友,當地人對核四支持與否。
結果答案是,當地人支持核四因核四給他們帶來商機。
我就再問,那為何我在電視上看到貢寮居民有反核四的遊行。
結果我聽到的答案是,會出面反核四的都是要錢的,只要錢來了,他們就不會再反了。
不曉得有多真實。如果不真,不曉得當地反核四人物知不知道外面這樣傳說。
聽說這是政府的詭計,但我一點都不驚訝。
咱們這個國民黨經過多年和共產黨的鬥爭,別的沒有,詭計倒是長進了不少。
其實,我這樣說,說不定還抹黑了共產黨,我並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共產黨像國民黨一樣一肚子害人的詭計。
幾年前,我曾經由一個非常可信的資訊來源聽到,在沒解嚴前,他曾由南警總的一個上校聽來,在美麗島雜誌社要在高雄遊行(那個後來導致包括施明德在內多名黨外人士遭逮的遊行)的前一陣子,南警總即已訓練好一批黑道份子以備在遊行當晚投入,若當晚遊行人士和執法人員沒起衝突,也要假裝是黨外人士對執法人員攻擊,來製造衝突。這是給政府一個口實,用來洗台灣老百姓的腦,黨外有多壞,以及用來入黨外人士莫須有的罪名。他們在洗腦方面確實非常成功。包括我在內,許多人都被洗腦了。我自己即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對黨外人士的印象非常差勁!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paul.p.saint

針對洪仲丘事件,昨天軍檢結案了,果不其然,大部分的重罪多落在低階士官兵身上。
昨晚在三立電視台聽到一位透過電話受訪的楊姓軍人(知道洪仲丘事件的一些內幕,所以三立以楊先生稱呼他來隱藏他的真正身份),被問及他對僅由一戒護士一人扛下大部分的重罪的結果的意見如何,我很高興聽到他會說這個人“罪有應得”!
請注意,我的意思並不是,此案本就只有一人犯罪!我只是要彰顯“聽命行事”不能拿來卸責!
這就是我在本文中提到的,雖然殘害猶太人的這個主意原來來自希特勒,但開槍殺人的德國士兵不能卸責!
雖然,軍檢不見得已將大家要求的真相揭露,至少針對他們已提訴的,很高興他們沒有將重罪全押在高官上,要不,就作了一個最壞的示範。未來,黑幫的小弟儘可殺人,因到時司法會將罪責落到他們的老大身上去!
本來,開槍殺人就是犯了殺人罪,而希特勒(或黑幫老大)犯的是教唆殺人罪!
很高興我們社會裡還有腦袋清楚的年輕人,總算,我覺得咱們台灣又有希望了!
除非我們社會的最低執行層(通常是最年輕的)都知道該對自己的良知負責(這位楊姓受訪者確是在他的回覆裏清楚的提到了"良知"),而不是一昧的“聽命”,要不然,我們的年輕人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利用去幹壞事!

1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346則報導
249則影音
6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副刊:洗腦 聖徒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5,169篇報導,共11,080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5,169篇報導

11,080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