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政策 院長為何「轉彎」?

文字-A A +A

選戰逼近,為了拼搏選票,經常出現令人驚悚的候選人談話,其中之最,應屬吳敦義最近一系列反覆「轉彎」之說。10日在行政院會上,他又痛斥農委會林務局收回梨山的林地而任其荒蕪一事為「無能之至,國家的施政最怕這種敗家做法!」

乍聽這句話,只覺得他對山林管理頗為隔閡、政策反覆,令環保人士氣結而期期以為不可,深怕吳敦義此話導致林務政策又要「轉彎」,但看那些林務局高官仍然端坐廟堂,沒有任何引咎自責的樣態,實在令人感到納悶,這一切是不是為了搏選票?

南投這個農業大縣是吳敦義的老家,他是那裡的老縣長,很多果農依靠林務局租地營生,面對目前隱諱不明的選情,吳敦義當然緊張,為了讓自己在自己的票倉得票率不要太難看,必然想方設法鎮守本區。因此,不難想像他何以拿林務政策來痛罵林務局了。

現今的林務局在農委會主委陳武雄的主導之下,放任宗教團體任意放生,不管虐待動物的事實,把責任全都推給民間信仰,確實「無能之至」,但林務局在處理推動「國有林事業區出租造林地補償收回計畫」這件事情上卻非如此。因為此事牽涉國土濫墾、超限利用、水土保持的國民前途大計,而直接利益衝擊的對象,並非住在山上擁有保留地的原住民,而是過去在山上大肆開發旅館業、茶園、果園、高山蔬菜等產業的平地漢人,主要以「台灣原墾農權聯盟」的成員為主,其前身就是過去由平地漢人組成的「平地居民權益促進會」,簡稱「平權會」。

平權會是自1993至1997年間,相繼由南投縣、台中縣、屏東縣、宜蘭縣、桃園縣等山地鄉的漢人相繼組成的利益團體,打著「公平正義」、「爭取居住在原住民地區的非原住民權利」為號召,主張山地鄉的原住民保留地全數開放,在市場中自由買賣。這些團體其後於2003年8月成立「台灣原墾農權聯盟」。

依筆者過去多年走訪原住民部落的訪談中得知,這個組織在原住民眼裡,是一個挾帶著漢人沙文主義及資本主義的壓力團體。而對其描述最翔實的,莫過於1999年,前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顧玉珍及張毓芬所撰寫的碩士論文「台灣原住民族的土地危機:山地鄉『平權會』政治經濟結構之初探」,至今雖已12年,仍反映大部分目前現實。

顧玉珍文中指出:「平權會由台灣山地鄉內的非原住民所組成,以『全面開放原住民保留地自由買賣』為主要訴求,利用政治與經濟優勢,力阻台灣原住民的還我土地運動。」

近年屢屢向林務局抗議「國有林事業區出租造林地補償收回計畫」的團體,就是「台灣原墾農權聯盟」的成員,他們多次向行政院、林務局抗議,提出「還我土地」的訴求,而這個口號卻與他們極力阻撓的原住民「還我土地」運動的口號一致,訴求的區域也重疊,為什麼這群人樂於拾人牙慧呢?這得從民國37年公佈的「山地保留地管理辦法」到現今的「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之間,歷經十餘次的修法說起,透過修法,逐步開放平地人向山地「侵門踏戶」,以致形成今日國家公園內,原住民不得動一磚一瓦,不得採集一果一花,而溫泉業者卻可大興土木的現況。

這群人之所以能夠如此,乃因其政治力不容小覷,內政部多次協商「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修正案」時,所邀集的非原住民立委名單,跨足藍綠,或多或少都與平權會有關,吳敦義於立委任內,亦曾受邀,敢說不曾參與其中?

總統大選倒數二個月,兩黨處於劍拔弩張的狀態,而身為國家行政首長的吳敦義,倘若為了固樁,為了選票,竟不惜犧牲國土復育的政策,而指責林務局「若讓原本放租的林地繼續放租,可以增加管理費收入」來討好原墾農,不但顯示他的「無能之至」,也因政策轉彎靠邊傾斜,而擴大了山林之間的「原漢之爭」。現任最高行政長官利用職務之便,強迫政策轉彎,不但圖利某些族群團體,也將造成國土安危,這樣的作法,全民皆唾棄,如何能搏得選票。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漢人甲

漢人、高山蔬果、茶園、柏油、水泥、民宿、觀光飯店、溫泉、新台幣上山。

土石流下山。

2

加入時間: 2010.08.13

linjuichu

加入時間: 2010.08.13
123則報導
38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山林政策 院長為何「轉彎」?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885篇報導,共11,266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885篇報導

11,266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