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無畏威權的山東盲人維權勇士陳光誠

文字-A A +A

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出獄九個月,仍無自由

──再送一次陳妻袁偉靜的信給馬總統

     被拘押兩個多月的中國大陸著名藝術家艾未未,在國際關注壓力下,終於在6月22日以取保候審名義獲得釋放,馬英九總統隨即透過發言人表示肯定,並呼籲中共當局釋放其他拘禁中的異議人士。

 

事實上,除了在監的良心犯之外,即使是已經出獄的異議人士,仍然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其中以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一家的遭遇,最令人髮指!陳光誠因為揭發山東臨沂當地暴力計劃生育的黑幕,在被軟禁兩百多天之後,於2006年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構陷入獄四年三個月,但在去年九月出獄之後,陳光誠沒有一天自由的日子,他從一個監獄換到另一個監獄,連同妻子袁偉靜以及小孩一起被軟禁在家。

九個月來,陳光誠一家被迫和外界斷絕所有通訊,電話、手機、網路一概不通,即使外國媒體與中國國內友人試圖前往探望,都遭到暴力阻撓!總部設在美國的基督教「對華援助協會」6月16日公佈袁偉靜寫給朋友的親筆信,信中透露了全家老小受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袁偉靜在信中親筆寫道:2011年2月18日下午,70到80人撞開大門,她和丈夫陳光誠再次遭到暴打和兩個多小時的酷刑折磨。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家中被洗劫一空,袁偉靜和陳光誠被嚴重打傷,陳光誠一度不省人事,當局還是不准他們出外就醫。接著在三月上旬當局又三度派人闖進他們家中,封死窗戶、斷電、搶走電腦,連小孩的玩具和書本都被搶走。

今年2月9日,「對華援助協會」曾經發佈陳光誠夫婦自己拍攝的錄像帶,披露了陳光誠從去年9月9日刑滿釋放之後,當局如何二十四小時監視偷窺他們全家的情景。這是陳光誠出獄之後,外界第一次看到他的影像。

袁偉靜於陳光誠入獄期間,曾經於2009年2月5日寫信向馬英九總統求助。當時陳光誠已經腹瀉數月,體重減輕十幾斤,在監獄又得不到積極檢查和治療,袁偉靜為他申請保外就醫,多次遭到駁回,為此她寫信呼籲馬總統關注此事。袁偉靜說「馬總統!我自始至終沒有如何如何讚揚你的言語。這是因為:首先,我給你寫信,這就說明我認同你的人權、個人價值的理念。第二,你是位真正的民選總統。第三、我不擅於說大道理,更不擅於說那些恭維,甚至於奉承的話。但無論是我的丈夫,還是我的那些因言獲罪的朋友們,都做好了「要為了他們的價值理念而承受苦難的準備」。但我想,我們有責任為他們減輕苦難。那就讓我們在您的努力和幫助下,加上我們家人和朋友的努力,讓自由、民主來得更早一點吧!」

袁偉靜的信曾於當時送交總統府,但非常遺憾,沒有任何下文!總統府發言人范姜泰基23日表示,「艾未未在馬總統六四公開呼籲後的18天獲釋,總統對中共當局此項舉措表示肯定」,今天我們希望再一次送交袁偉靜的信給馬總統,但願在馬總統公開表示關切後,能夠促使陳光誠一家早日恢復正常生活!

 

 

聲援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記者會一

 

聲援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記者會二

 

 

 

 

 

 

陳光誠簡介:

陳光誠1971年出生于中國山東臨沂沂南縣雙後鎮的東師古村,因幼時生病導致雙眼失明,他沒有經過法律的專業培訓,僅依靠自學法律知識,來幫助許多村民、殘疾人士維護權益,因此又被媒體稱為「赤腳律師」。陳光誠長期從事維權工作,並多次協助法律界人士和海外記者,揭露臨沂當局執行計劃生育政策,暴力侵犯婦女權益的黑幕,因此遭到臨沂當局報復,2006年8月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判刑4年零3個月。 陳光誠2006年5月入選美國《時代雜誌》全球100名最具影響力人士之一。 2006年12月,榮獲紐西蘭亞太人權基金會「維權鬥士獎」。 2006年12月,榮獲「中國自由文化運動」2006年特別人權英雄獎。 2007年3月,被總部設在倫敦的國際知名言論自由監督機構──查禁目錄組織授予2007年度「言論自由獎」。 2007年8月,被菲律賓麥格賽賽獎基金會授予「新興領袖獎」,也被譽為「亞洲諾貝爾獎」。 2007年7月,陳光誠妻子袁偉靜獲得美國21世紀中國基金會頒發的「受難者家人獎」。 2010年9月9日,陳光誠刑滿出獄後,全家失去自由,至今無法與外界聯絡。

2009年2月5日,陳光誠的妻子垠偉靜求助馬英九的信。

我是中國大陸山東省的袁偉靜,是山東省沂南縣雙堠鎮東師古村盲人陳光誠的妻子,是一位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三年多的中國公民。

非常抱歉要耽誤您非常寶貴的時間,告訴您事實的真相。在○五年的四、五月份,山東臨沂的山區九縣,出現了大規的暴力計生運動。也就是當地政府為了控制人口,強制如果第一個孩子是女孩,又在政府同意的前提下生過第二個孩子的家庭父婦,至少要有一個去做結紮手術。亦即如果第一個孩子是男孩,而又懷孕的婦女必須去做流產。這樣,就有很多夫婦為了身體的健康,不願意去做結紮手術,已經懷孕的婦女,更不願意拿掉自己想要的孩子。

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就不得不離家出走,逃避災難。雖然他們暫時逃避了政府計生人員對他們的強制做結紮手術,或者拿掉他們即將降生的孩子。但是他們的雙方父母、兄弟姐妹、有可能沾邊的親戚,甚至他們的鄰居就要面臨災難了。他們會遭到當地政府人員,以及政府雇來的社會上的人員的抓捕、毒打。目的只有一個:逼迫他們出來做結紮或流產。他們的這種野蠻做法,當然是違反了中國的《計劃生育法》的。是否結紮,法律上是說「採取自願原則」。

我和我的丈夫傾聽並確實目睹了一些暴力計生的實況。光誠決定作細緻調查,並不斷的和當地的公安、法院、檢察院等連繫,但一直沒有他們的任何答覆。最後和朋友們一起公佈了調查報告,從此引起了當地政府的極度不滿。

於是從○五年八月份起,我們家就享有特殊的待遇,即每天二十四小時,有人在我們家週圍盯哨。○五年的九月下旬,我和我的丈夫被當地的公安、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毫無理由控制在家中,不准出大門一步,徹底限制了我們的自由,而不再是盯哨。同時中斷了我們家的家庭電話和網絡,在我們家週圍還安裝了手機屏蔽儀,這使我們徹底中斷了與外界的所有連繫。後來他們還把我的丈夫帶走,詳細搜了我們家。我問搜我們家的理由,公安人員告訴我說,我的丈夫非法向國外提供情報,輕則十年,重則無期。我當時就氣昏了。我的丈夫只不過說出了你們暴力計生的真相而已。這叫什麼國家情報?

幾個月之後,他們實在無法從所搜查的東西中給光誠羅織罪名,後來只好抓了一些村民,用卑鄙殘忍的刑訊逼供的手段,讓村民說他們已經給光誠羅識好的罪名。最後村民無法忍受他們的折磨,只好按照他們寫好有關光誠的罪狀背誦下來。這就是後來官方用來起訴光誠的「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擾亂交通」罪的證據。

光誠被起訴以後,律師想來我們村調查取證,但遭到看守在我們村口和我們家週圍的非法人員的欄阻,車輛被掀翻,器材被搶走,人員多次遭到毆打。開庭的時候,全國各地的一些朋友想來旁聽,卻同樣遭到毆打。最後,在律師遭誣陷、毆打,證人被綁架的情況下,判光誠四年零三個月的有期徒刑。就這樣,我的丈夫被迫入獄了。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即使我的丈夫入獄了,作為他的妻子的我,依然每天受到幾十人的嚴格看管。直到○七年的六月份,我在看管人員的監控下,去山東省臨沂監獄探視我的丈夫。當時我哭了。我的丈夫在幾天前,遭到同監區服刑犯人六七人的暴力毆打,身體幾乎很難站直,渾身被踢打得厲害。回家後,我日夜難眠,眼前總是浮現我看不見的丈夫被幾個暴徒毆打的場面。我決定逃離,為丈夫呼籲。再說那個時候,看管我的人員相對少了,每天只有幾個人。我於是翻過三道牆逃跑了,跑到了北京朋友的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1.04.18

bulamyang

加入時間: 2011.04.18
1,272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聲援無畏威權的山東盲人維權勇士陳光誠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1,301篇報導,共11,343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1,301篇報導

11,343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