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染毒被家暴!被安非他命控制的人生在雲林那可拿找回希望

文字-A A +A

宜玲從事八大行業,獨自賺錢扶養女兒,在這個圈子久了,開始接「搖頭桌」,所謂的搖頭桌,就是陪客人一起吸食毒品的場子,其中又以吃搖頭丸為最多數。

 

原本宜玲只在工作場合使用搖頭丸,後來認識了藥頭男友,回家也有毒可以吸食。男友早已安非他命成癮,吸毒讓男友的個性變得暴戾、偏執,對宜玲表現出很強的佔有欲,甚至禁止宜玲外出和工作,同時提供安非他命給宜玲吸食,藉此控制宜玲的一舉一動。

 

宜玲說:「我在碰安非他命之前,還可以賺錢、顧孩子,但是碰了安非他命後我整個人變了,藥效來的時候,我就像沒有靈魂的空殼,會執著的重複做機械性的事,藥效退去我就變得極度暴躁,甚至沒辦法好好跟孩子說話,最後小孩只好托付給娘家照顧。」

 

為何宜玲不和男友分手就好?宜玲透漏了成癮者的心聲:「其實毒癮者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吸毒、欺騙等等)是不對的,但又無法控制內心的毒癮。我就只能仰賴男友繼續供應毒品,一旦我想出去工作,男友就毆打我,讓我全身、臉部都傷痕累累無法見人。在低靡的環境下日復一日的生活,早就放棄自己了,會覺得『無所謂了,就繼續吸毒吧』,不相信自己有力氣改變現況。」

 

吸食安非他命後,成癮者會陷入自己的虛幻世界中,重複做一件事(例如掃地、看電視等等),眼裡沒有別人。宜玲表示吸毒後,會一直划手機、看電視,可以完全忽視正在飆罵她的男友,這似乎成為他們之間唯一能和平相處的方式,只能依賴安非他命來為自己的生活找到一絲喘息的空間。

 

「後來我漸漸發覺我的家人過得很痛苦,尤其是爸爸,看不到他意氣風發的模樣,因為擔心我而吃不下、睡不著,整個人變得憔悴,我很捨不得,才答應要戒毒。」

 

原對自己失去信心,只想讓家人安心而來到那可拿雲林戒毒機構,是戒毒課程讓她大開眼界,由輔導員一步步的引導下,宜玲有許多觀念大大改變,審視自己的生活圈、自己交的朋友,宜玲說:「說真的,以前待在那樣的環境,我並不覺得吸毒、詐騙的行為有何不對,因為大家都這麼做。上完課我才開始有能力分辨是非對錯和選擇對的朋友,觀點的改變,就讓我的視野完全不一樣了。」

那可拿雲林戒毒機構的祕書長陳勝吉表示,對成癮者來說,家人的堅持與陪伴是非常重要的,觀察戒毒中心的成功案例,十有八九都是在家人的努力不懈之下,才讓成癮者有機會和戒毒團隊牽線,翻轉黑白人生。有毒酒癮相關問題需要諮詢,歡迎來電:05-6625500。或者進入官網觀看更多戒毒成功案例:https://drug-frees.com/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22.05.10

林芯瑩

加入時間: 2022.05.10
19則報導
1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陪酒染毒被家暴!被安非他命控制的人生在雲林那可拿找回希望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72,222篇報導,共12,073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72,222篇報導

12,073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