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縷幽魂山林哀戚 落單落難誰在乎?爹娘恩來世報!

文字-A A +A

一縷幽魂山林哀戚 落單落難誰在乎?爹娘恩來世報!

 

※ 腸斷聲處腸已斷,淚眼滴痕淚未乾。回首山林遊踪深,魂魄山中難追尋。腸斷心灰,淚枯氣短,路遠人離,回望家鄉爹娘,遙在碧雲山外! ※

 

薄命似我,29個春秋化作泥,互揪一日畢祿山縱走羊頭山,卻落得孤苦伶仃魂斷山溝!誤信團隊相扶持,嘆乎?悔乎?而竟已乎?想到傷情,傷情哀山域,尤悲人性?入山生死與共,總是自欺欺人?且看今日下場,陰陽兩隔,數翻惆悵,幾度咨嗟(嘆息之意)!嗚呼,不索怨他人,我未準備好又「被落單」,加之幾度關鍵性錯判,於歧途谷地裡越陷越深,欲待回頭又何易?身心俱疲,天色已晚,一日單攻所攜裝備糧食與簡單過夜裝具均無,恨自己大意失荊州,又能怨誰?親愛山友們,若你是從來不信邪者,或不知何謂邪者,有時懸命在山,一聽老天斷送?

入山,獨攀或跟團,大抵少了一分準備與功課,可能會多受一分折磨;自負太高,便增一分孽障,或誤人、或害己?誰人不歌頌登山英雄,那個不聞名欣羨?輿論或譴責山難之發生,死於非命、喪非其所,岳界無光?團走有始無終兮,悲乎落單,我無怨人兮,乃成怨曲,眾聞怨曲兮,有誰為我不捨、悲傷?

生前何等多姿,死後怎這般孤寂?嗚呼,香魂已斷,餐風露宿,山色迷濛也,誰來憑弔?山高月冷,昏慘慘天暗雲霾,淒切如含怨,冷清似有懷,陰暗山溝,塵埋我妝台,哀哉!

山林知音少,辜負我喜好登山一段緣!我這倩女幽魂,登山背包在肩,氣喘吁吁,追趕前隊之步伐不敢稍歇,可我已盡力了!汗水淚水模糊了那杏臉桃腮,裊裊娜娜的凌波舞步亂了,儘管力求娉娉婷婷又有誰賞?悲歧路,哀青春,憐薄命,苦零丁,一身無處著,永伴青山,夜夜山域成孤魂?

哭相思我爹娘家人,哽咽無時了,心痛有聲難吞下,思念深深欲訴又不能,心不能甘,情不能已,嘆登山苦情多,散兵游勇式之攀登,各自為政,隨人顧命,此情太諷刺又奈何?死別已吞聲,生離常悽惻。至親家人們,恕我不孝、無情、自私,此次生死乖離,聊盡於此,惟禱各自安泰,毋以我之永別為念。爹娘至親好友們,獨生女的我跪拜磕頭,爹娘恩來生報,珍重萬萬,心中無限傷心事,盡在山林不語中…。

山林女魂 葉○○ 泣訴 2020.11.23.

 

(百岳老查從本山難苦主葉女之角度撰文,一則再度提醒登山朋友跟團登山並不保證安全?二則網路揪團入山,彼此不認識,各人能力又差異過大,極易發生落單或隊伍拉太長等弊,宜三思!三則遺憾造成,亡者已矣,生者親人卻須承受至痛,愛登山者能無惕乎?)

 

附 記:

1.報載,一支來自台中的7人登山隊11.17.「1日畢羊縱走」,因隊員間腳程落差大,7人先分成4、3兩組走,而3人這組後又拆成1、2人走,主揪與腳程快者這4人於當日下午4點下至羊頭山登山口,遲遲等不到落隊3女下山,於晚間近8時向花蓮縣消防局報案。據推測,該3人可能在畢祿山與鋸山之間的下切溪溝一帶走錯路?搜救人員18日下午於該乾溪溝再深下切100M處發現黃姓、林姓2名失聯者(2女生說,29歲葉女「下切後走得比她們更快」,還持續一路往下走)。19日再擴大搜尋並配合直升機空偵,上午發現失聯的29歲葉姓女子,疑似失溫倒臥乾溪溝,無生命跡象,已吊掛下山並交由家屬領回。照片一.引自2020.11.20.自由時報(取自網路),是29歲葉姓美甲師,她熱愛大自然,常與室友一起爬山,不幸卻於本次單攻畢羊縱走時落單而罹山。照片二.引自2020.11.19.自由時報(花蓮縣消防局提供),是該支畢羊一日單攻時落隊迷途獲救之2女。

2.就百岳老查實際經驗看,從畢祿山往羊頭山方向走,在接近鋸山底部前會先陡下一處乾溪溝一段距離之後,在山腰處則要從乾溪溝陡上切攀上鋸山,關鍵就是這個上切點,如果沒走過的人又沒注意到上切點的記號(有路條或疊石,太魯閣國家公園是否盡快在此地豎支里程及方向指示牌),就會一直順著山溝一路下去(此山溝平時沒水,似乎一直往下,有可能接瓦黑爾溪源頭支流之一),此時如果再遇上天氣不佳時,不出事也難?最要譴責的是前面這4位健腳者就應該在這個關鍵轉折上切處等人(如果是網路揪團,前組健腳者就無需在關鍵轉折處等人嗎?山友們應該抵制這種網路揪團登山行為!主揪者「不殺伯仁,伯仁因你而死」?良心不會自責一輩子嗎?),但他們只顧自己衝衝衝,豈知他們下午4點下到慈恩登山口時(中橫公路132.8公里處),他們的隊友們卻「刁山」,正與死神在搏鬥?(有無法律上之困擾不得而知,但連道德、道義上的責任也無嗎?)這個案例頗值得想參加自組隊或網路揪團登山者,好好參考與省思,進而向網路揪團說不!

百岳老查回應1:

用生命做代價的「壯舉」,除了為保家衛國外,其餘的活動若付出生命,其意義何在?價值何在?

生命之殞,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智者不難從中取捨,而愚者、莽者卻不知自己所為何事,就這樣一命嗚呼,悲乎?憐乎?自取乎?

智慧登山,行於不得不行,止於不得不止,不勉強、不躁進、不逞能,或若「雖九死無一生,未足悔恨」式之登山,不足取,亦無須如此壯烈?多人拍胸脯說「死又何懼」,勇哉斯言!惟死於非命卻要「死毋遺憂」,方是乾淨之死、負責任之死!登山卻高呼死無足懼,死後歸葬山林「得其所哉」?若死而無遺憂,他人又何須置喙!現實面,絕大多數罹山者,均讓親友至慟,甚至痛苦一生?如此之死,令人遺憾、遺恨多多?

「人生孰無死,貴得死所以。(註,此地之「所以」,乃指實在之情由或適宜之舉動)」,猶記得台新金前總經理林克孝在2011年8月墜谷罹山,其父在追思會上說:「克孝生活在世上只有52年3個月,來不及送他的父母,也看不見自己兒女的長大,但我仍要感謝他可以陪爸爸52年快樂幸福的日子。」這個心痛,有幾個父母承受得住?登山,尤其要愛惜羽毛,豈是虛言!  百岳老查 2020.11.23.

百岳老查回應2:

有位山友回應說:「前輩 請尊重死者,以女子角度發文根本幻想文,想宣導登山教育是好事,但您不是她,這些也不是她要說的話。」百岳老查回之曰:

 

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莊子》」

翻譯成白話:莊子和惠子(惠施)在濠水的一座橋樑上散步。莊子看著水裡的魚說:「魚在水裡悠然自得,這魚真快樂啊。」惠子說:「你又不是魚,又怎會知道魚很快樂呢?」莊子說:「你不是我,怎知道我不知道魚很快樂呢?」惠子說:「我不是你,所以不知道你知道什麼;但你也不是魚,因此你也無法知道魚是不是快樂。」莊子說:「請回到我們開頭的話題(請回本體,本源)。你問『你怎麼知道魚快樂』這句話,就表示你瞭解到我知道魚快樂才問我,我是在濠橋上知道的。」(見,維基百科)百岳老查 2020.11.23.

百岳老查回應3:

承上則留言。這一位署名「○ 鯨」的山友在百岳老查的臉書上再留言說:「沒什麼好爭辨,拿死無對證的人,來討論您知不知道她的心聲,我也不想討論了,無聊,如果有天您死了,我再來幫您寫遺書。」百岳老查以平靜的心情來回覆這則留言,曰:

也許我比妳年長幾歲,至於誰會先死,尚不得而知?妳說要幫我寫「遺書」,以妳的知識水平,恐還不夠格?一則妳對人的態度似乎有點超過?二則妳的文學底子還須大大磨練?為人處事還是謙虛一點的好,妳有在爬山,看來妳還沒學得山的一絲毫謙卑智慧,「得意之時莫張狂」!年輕人,生活處處是學問,不須要如此半瓶子晃蕩?最後引用一則有關中國近代作家錢鍾書的夫人楊絳的訊息:話說某人很崇拜楊絳,高中快畢業的時候,他給楊絳寫了一封長信,表達了自己對他的仰慕之情以及自己的一些人生困惑。楊絳回信了,淡黃色的豎排紅格信紙,毛筆字。除了寒暄和一些鼓勵晚輩的句子外,楊絳的信裡其實只寫了一句話,誠懇而不客氣:「你的問題主要在於讀書不多而想得太多」。  百岳老查  2020.11.23.

百岳老查回應4:

Yaping Hsiao2020.11.24.20:35於百岳老查臉書留言:

藍鯨

雖然別的事情我常常跟你不同調,但是這件事情我贊同你,這篇實在太糟糕!老頭幹嘛模仿女孩說些年輕人根本看不懂的八股文言文,無聊!真的不需消費死者。死者有錯,可以指明,讓山友們了解,真的不需要一個老頭的語氣用女孩的名義說出,還倩女幽魂勒~我看是假的黑山老妖胡言亂語!

百岳老查回之曰:

「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莊子》」大意是說:井裡的青蛙不可能和牠們談論大海的事,是因為受到生活空間的限制;夏天的蟲子不可能和它們談論冰凍的事,是因為受到生活時間的限制;不學無術的登山客不可能和他們論事,是因為受教養的失敗及教育的白受。這是「認識的局限性」,是也!  百岳老查 2020.11.24.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22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一縷幽魂山林哀戚 落單落難誰在乎?爹娘恩來世報!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3,885篇報導,共11,43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3,885篇報導

11,43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