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淒寒甲鹽的鹹凍 攏是生活也味

文字-A A +A

雪的淒寒甲鹽的鹹凍 攏是生活也味

 

日前,看到以寫台語詩見長的黃徙大詩人2016.12.19.貼出也這首「雪咧問:按怎看會著開春」台語詩,真有味。百岳老查闖蕩台灣高山多年,對雪有一種莫名的情愫,今日看著有人咧「問雪」或是「雪咧問」,感覺足親切,所以提筆和之,題為「雪的淒寒甲鹽的鹹凍 攏是生活也味」,曰:(請用台語試著念看看)

 

歸山坪也雪白謝謝

那親像故鄉鹽埕曬鹽也精采

想佇山頂剷一鍋雪煮出故鄉也味

不過,風真透真凍,寒到站袂條

不驚風寒也于右任顧山頭幾十年

講伊「葬我於高山兮,望我大陸」太辛苦

20數年前已經被扳倒了山谷不知去向

那是,慈湖風情嘛不外好

生活的目的甲生命的意義,嘛勒重寫

紅漆潑甲滿厝經,親像棺材流紅血

湖邊也紅血甲山頂也白雪

是這塊土地足不搭也風景

毋免問雪,亞毋免問紅漆

這自然,那恩怨,麥格提起

夥時間這個醫生慢慢來治

也好嘛不竹殼?

~ 百岳老查 2018.08.13.

 

附 記:

1.本照片一,係百岳老查那些年在攀登雪山時遇大雪的照片,風雪堆滿山,把山給封住了,走在新降的雪色裡,似在談起一曲悠揚的而完美的和絃那樣的情境相融,淒迷中似在掩人耳目什麼的浪漫?

2.照片二,引自2006.06.07.鄭文權先生在一篇談及有關台灣產鹽的歷史專文中。他說在台灣生產鹽的方法有兩種,一是台鹽通霄精鹽廠的離子交換膜電透析法,另一種是西南沿海各曬鹽場的天日曬鹽法。本照片是日曬曬鹽後鹽工採收粗鹽情形。鹽工的辛酸除了一個「苦」字之外還是苦,如同粗鹽的鹹苦一般,諸多在鹽田曬鹽的老鹽工肩膀上都有一塊因日日挑鹽所累積出來突起的硬塊,這是身體勞苦的印記,也是生活的歷程與軌跡。聽說,女鹽工常要臨盆前一刻才放下手邊工作,甚至還有鹽工索性在牆壁寫下誓詞,不要子孫再曬鹽,只因當時鹽工生活清苦,社會地位低落,讓人瞧不起。啊!鹹滷生活也人生,其誰知苦?

3.因為詩人黃徙,他是土生土長在早期台灣門戶的台江內海海埔新生地一帶,這一區塊曾經是台南市安南區「安順鹽場」所在地,該鹽田成立於1919年(1994年正式停產),不僅是台灣製鹽會社開發較早的鹽場,也是當時台灣島上設施最新的鹽田,更是日治時代台灣第一個製鹽工業區,當時其所生產的瓦盤鹽品質,在台灣可說是首屈一指。據悉,所生產的鹽大部分均外銷其他各國。黃徙詩人在這種鹽分地帶成長的特點正是醞釀他創作台語詩的好溫床與好題材。他的一舉一動及其詩篇中無不充滿諸多鄉土的鹽分色彩與滋味,尤其他近些年來致力於台語詩的創作,成果豐碩,頗多佳作,值得欣賞與推廣!

4.黃徙的原文:

《雪咧問no.4:按怎看會著開春》

恁,佇台湾海墘誠百年/ 食燒食冷,毋捌講/ 捀一碗起來山頂/ 阮,看于右任過年流喙瀾/ 清明孤單孤單/ 大寒閣貓貓仔看/ 頭寮尪架頂,鮮花綿綿綿/ 紅圓發粿滇滇/ 胡蠅蠓仔纏啊纏,甘願豉(sinn )/ 予歲月豉做思念的鹹酸甜/ 玉山白白白/ 頭閣犁犁/ 小雪先送伊一領棉績被/ 于右仼嫌傷短,跤尾手尾蓋袂著/ 大雪規氣共崁到天齊/ 伊閣講,按呢/ 無天無地/ 我是欲按怎食薰/ 欶雲?按怎/ 看會著土地開春!

註:

1)毋捌:不曾。 2)捀:端*捧。
3)尪架頂:上層供桌。4)滇滇:滿滿。 5)豉:醃漬&澀痛! 6)規氣:乾脆。7)食薰欶雲:抽菸吸吮雲。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55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雪的淒寒甲鹽的鹹凍 攏是生活也味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0,355篇報導,共11,64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0,355篇報導

11,64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