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鳥飛行 鷸見溼地---荒野保護協會正式認養五股溼地生態園區

文字-A A +A

文/翁其羽(荒野台北總會五股溼地組解說員)
圖/林郁文、賴榮孝、謝振東

93年11月13日這風清雲朗的午後,千百名遊客在五股溼地生態園區面對著數不清翩飛冉舞的水鳥,發出此起彼落的讚嘆;小孩子歡欣雀躍地指著退潮的沙灘上,招潮蟹正探頭探腦,彈塗魚活蹦亂跳,小鳥碎步著追趕獵物;大夥頂著烈日聽志工們細細數說:沙灘上的是小環頸?、彩?、鷦鶯、黃鶺鴒和小雲雀剛穿梭而去,小白鷺露了黃襪子,披黑衣的是來台定居的埃及聖環……老一輩聽著觀音山、五股溼地的人文景觀導覽,不禁又勾起少年時家鄉的美好回憶,曾幾何時,那個被工業廢水、垃圾傾土埋葬已久的水鳥天堂,竟然又在此刻重現眼前!

今年生態工法博覽會活動由石門國中及金華國小的舞獅表演中熱鬧開場,由獅口中吐「千鳥飛行」「鷸見溼地」的活動標語,台北縣代縣長林錫耀將五股溼地的景觀模型交給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李偉文完成認養儀式。8位五股國小的小小解說員也拿著溼地鳥類的圖片,象徵將這片溼地獻給所有溼地生物,並給人類一個美麗的溼地生態教育場所。(攝影/林郁文)

是的,關於五股連接蘆洲這一帶的低窪水域,竟在短短50年間,滄海桑田一幕幕辛酸搬演。多數人大概難以想像:它,自清代以來就是人煙稠密的屯墾地區;它,淡水河與基隆河沖積而成的肥沃平原,曾是台灣早期著名的米倉。然而位於台北盆地西南邊緣,卻也承受了台北盆地水患不斷的原罪。


 為了解決海水倒灌,相關單位於民國63年在溫子圳設立閘門,結果造成閘門內積水排出困難,加上地層下限嚴重,水患成為揮之不去的夢魘。(攝影/林郁文)

黑鳶告別五股,水鳥不再來

民國51年起颱風接連侵襲,隔年葛樂禮颱風更讓台北縣市遭逢60年來罕見的災情,當時政府研擬,決定炸?獅子頭隘口以利洪水快速排出。但炸?隔年,淡水河口倒灌的海水直抵五股心腹平原,積水不退,千頃良田化為沼澤鹽地。五十年代以至七十年代,五股、蘆洲居民飽受海水倒灌的夢魘,政府為確保台北市的繁榮安全更著手規劃「二重疏洪道」,強制執行洲後村、竹華村等遷村計劃。就這樣,當地農民面臨生存壓力而人去樓空。潮起潮落,塭子圳從豐饒的平原轉變為不利耕作的廣大沼澤,水生動植物悄悄接管了這一片溼土。

民國67年在這個區域記錄到鳥況共84種4,714隻,當時的五股和關渡並列兩大賞鳥勝地,群鷺俏立,黑鳶飛翔,鴨嗓漁唱好不熱鬧。然而這豐美的水鄉景致竟也成為盛綻的最末!隨著二重疏洪道的興建、堤防外工業區污臭的廢水排放,以及台北縣市工程廢土大舉入侵,這塊腹地淼闊的溼樂園逐步縮小達40倍之多;鳥況也逐年惡化,七十年代末短短不到十年,竟只能記錄到30種470隻!生態食物鍊的頂層代表——黑鳶,也就是俗稱的老鷹在觀音山棲地遭受濫墾濫葬後日漸撤離,加上水質污染、食物快速減少,終於在75年留下了最後一筆觀察記錄,就此從五股消失。


溼樂園,失樂園!

八十年代之後,這裡的生態調查幾乎付之闕如,僅僅民國86年一筆慘淡的鳥況記錄:18種109隻。那時,任職於五股國中的賴榮孝老師寫下對於鄉土遭受永久破壞的悲傷:「我走向這裡的荒山窮水,試圖找到鴻爪片鱗,但除了污黑的水流、呼嘯的車聲,我聽不到任何的鶯聲燕語。就在我低吟著五股沼澤悲歌時,總算在廢土堆積的山凹處找到一處清澈的水塘。紅冠水雞漫步在鋪滿水芙蓉的池畔覓食;一群小水鴨、琵嘴鴨悠遊其間;四周的山黃麻及構樹憩息著無數的白鷺鷥;荷田間殘葉枯枝,是豆娘嬉遊的樂園。但這塊原野樂園,二年後也因廢土入侵而淪陷了,悲歌竟成了輓歌……」現在是「疏洪道溼地保育聯盟」執行長的他回憶89年間寫這篇〈五股溼地的輓歌〉時,他說:「當時我真的認為五股沼澤已經死了,最近翻閱關渡自然公園檢討修正計劃(台北市野鳥學會/地靈國際工程顧問公司,1996年),報告中的地圖上標明——五股溼地(已消失),那種震撼,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

我們失去了一片生態樂園,然而,動植物們是不是就得永遠失去明天?賴老師認為:「我們只要給大地療傷的機會,生命是會自己找出口的,自然將會以最溫和的方式對待我們,畢竟人類也是大地的子民呀!」90年開始,台北縣政府在此開闢佔地420公頃的「二重疏洪公園」,規劃了各種運動休閒設施,想要為水泥都會的人們找回寬闊綠地可供活動;但是就生態觀點而言,這雖是轉機,卻也存在著對生態永續發展的衝突癥結。當時,一向在地方奔走的陳儀章先生,找上了賴老師以及荒野保護協會的夥伴,於91年7月重新展開了五股生態探勘,同時也讓這群熱心的保育人士看到塭子圳沿岸許多隱藏的生機,對於這塊土地重生的信心倍增。

五股工業區運作,過度追求經濟發展的結果,導致自然生態嚴重惡化。五股沼澤區不僅面臨廢水污染,許多的廢土也進入這塊溼地,造就了五股垃圾山。(攝影/林郁文)

「溼」機重現

93年11月11日,台北縣政府和荒野保護協會正式簽約,將面積達93公頃的「五股溼地生態園區」交由荒野保護協會認養。事隔兩年後的今天,回首這段路程,或許可以簡單地用附註裡的大事紀歸納,但其中對生態環境調查與營造的辛苦、和各方包括政府的協商溝通,以及夥伴之間相互扶持的點點滴滴,卻是耐人咀嚼,也讓我們學得許多寶貴經驗。

一開始即投入復育工作的夥伴汪雨蒼在92年寫下當時大家的努力:「……2月份,同時也是我們觀察到最多鳥類的時間,包括數百隻藏在蘆葦迷宮的小水鴨、鐵塔上佔盡地利之便的空中之王——游隼,來不及一瞥蹤跡的紅隼……3月以後,為了因應督促溼地公園的設立,我們開始以兩個星期一次召開工作小組會議……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也產生了第一份DM,然後開始到疏洪道各地公開的場合發放……

如果能給五股溼地三年的時間不受人為干擾,這個地區是可以再回到一定程度的生態環境。但我認為談保育最終是要教育人類、改變人的生活習慣及態度,進而達到人類與自然和平共存的目的,而保育萬物只是一個做法及過程,如果能借由復育這個手段激起一批當地人的社區意識,找出50個像福源兄這樣熱心的當地人,我認為這是一條可行的路……太激烈的手段是會造成反效果的,想要長久運作議題是需要有一顆溫柔的心及堅定的意志,對於彼此不相同的理念要想辦法接納而後再圖改變。」


 五股溼地生態園區內沿著河濱綠地有100公里長的自行車道,
民眾來此賞鳥,可以租腳踏車在疏洪道、河濱馳騁。
(攝影/謝振東)


破壞環境何其容易,而要改變破壞環境的人心卻又是何其困難!兩年走來的路堅持「一顆溫柔的心及堅定的意志」,辛苦而顛躓,但今天在五股的夕陽下隨處可見騎著單車的親子,伴隨飛翔舞踏的水鳥,我們可以自豪地說:這是一條漫長卻唯一有效的路!

路漫漫,卻有許多關心這塊土地的朋友同行;我們已經在路上,而你呢?認養五股溼地生態園區之後,將有很多重要的復育工作待執行——我們希望更多的鷸?科水鳥回來;三年後成立生態保留區或保護區,提供水鳥活動與繁殖的完整環境;五年後成為人與野生動物的樂園;十年之後,夢想黑鳶歸來。我們敢夢,更要下去做。除了亟需贊助的經費之外,義工的人手也明顯不足;最重要的是,我們還需要你關懷鄉土與生態的熱忱!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ting

請問
財團將在五股區(獅仔頭)設置火葬場.殯儀館.
噪音.空氣污染.
是否會受影響(水鳥天堂)

1

加入時間: 2007.06.20

荒野保護協會

加入時間: 2007.06.20
311則報導
3則影音
1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2012地球一小時

2012-03-21
瀏覽:
5,021
推:
5
回應:
6

關掉城市的燈,照亮人們心中的荒野

2008-06-10
瀏覽:
6,512
推:
2
回應:
4

台灣城市減碳 從減自己的碳足跡開始

2008-06-05
瀏覽:
6,895
推:
6
回應:
1

Pethany原陸風情攝影展,愛地球捐荒野義賣特展

2008-03-11
瀏覽:
5,503
推:
1
回應:
0

守護清水溼地,不只是丹頂鶴

2008-01-23
瀏覽:
7,220
推:
5
回應:
0

在混濁的政治生態中,投下綠色環境種子

2008-01-04
瀏覽:
4,715
推:
0
回應:
1

千鳥飛行 鷸見溼地---荒野保護協會正式認養五股溼地生態園區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8,597篇報導,共11,23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8,597篇報導

11,23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