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雄工人拿頭盔攻擊護樹志工 你還記得正義的模樣嗎? 20150206

文字-A A +A

我抬起頭,看著每一位工人,他們沒人敢直視我。沒有一個人。

是什麼讓我們的社會變成這樣?

臺灣國難當前,復興空難才過一天趙藤雄就拿著郝龍斌的公文來挖樹,而柯p才說要替大巨蛋處理善後,不會清算前朝。

那人民的正義呢?

空難發生,我們能只撈起屍體、每年同一天遙忌親人而不檢討事故嗎?

餿水油混進全臺灣,我們能只下架而不追究黑心廠商的責任嗎?

大巨蛋弊案爭議未決,我們就要接受最枝微末節的移樹工程嗎?

「做對的事」柯市長說。

但沒有將邪惡逼出來除掉,只是不斷的善後、善後、再善後,這是對的事嗎?

看著黑夜中劃過天際的鐵圍籬,我在心裡不斷、不斷的問自己:

你還記得正義的模樣嗎?

─────────────────────────────────────────────────────────

臉書上有這樣的一則貼文,這是怎樣的台北?這是怎樣的財團爪牙?

──────────────────────────────────────────────────────────

今天感觸很深,等等再寫個長文,若你還不知道今天凌晨在松菸發生了甚麼事, 松菸護樹歡迎你多了解。
記得去年四月底,我看著遠雄工人在我面前把護樹志工打到頭破血流。
今天卻是發生在我身上,還好躲過了頭部攻擊。但在那剎那,那名遠雄工人的嘴臉是讓我驚恐的,把我的衣服揪住,但我穿得夠多,最外側的外套拉鍊被拉壞,緊接著工人就用頭盔攻擊,把我們往帳篷的桌子推,結束衝突後這名遠雄工人快速離開現場,警方維持秩序卻找不到人。而過了一陣子,我才發現手腳挫傷,左手握緊時手心隱隱作痛。

唉,台灣真的是法治國家嗎? 在那當下我都懷疑自己在學校所學的了。先睡了,晚點再來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yM7OULVF3g&feature=youtu.be

 

在上到松菸護樹,有這樣的貼文:

https://www.facebook.com/songshantree/photos/a.230539420475320.1073741830.230338253828770/342003695995558/?type=1&theater

他們手拉著手,或推或擠或用手抓住我們的頭,把我們拖走。

用拖行的。

問他們公文呢?他們說不知道,繼續推或擠。好不容易警察來了,問警察他們夜間吊車施工的公文呢?

「不知道」警察說。

突然遠雄工人又一陣拉扯,女志工大聲尖叫,工人不理,幾十位壯漢繼續襲來,我們堅守著不動,不相信人民擋不住財團,混亂中,一支手臂伸進來將我往外拉,旁邊又是尖叫怒吼聲此起彼落。

一件黃色背心抓住我往外拉,是警察。

「先生,出來!不要阻礙他們施工」

無法置信的憤怒摻雜另一股巨大失望湧進心頭。這不是我們的人民保母嗎?怎成了財團的保全?

上百名工人繼續湧入光復南路,吊車一台台從大巨蛋工地內伸出鋼索,用圍籬將老樹們圍起來。一座一座鐵圍籬劃過天際,從天而降,那無以名狀的荒謬彷彿在回應十個月前的夜晚,那晚遠雄用吊臂將老樹一株一株拔起,斷枝被吊進工地內。

一樣地越過圍牆。

警察走來說,有公文!移樹的公文。

「什麼時候核准的?」我們問。

「去年12月23日」他回。

「夜間使用吊車的公文呢?」我們再問。

警察愣了一下,「嗯⋯還沒看到⋯」他說。

接著又是一陣推擠,工人重新集結,請警察讓到一邊。而警察還真的讓了。這一回他們什麼招都用上了,死命拉、推、扭、扯、踹,眼見一位一位夥伴被拉走,女志工紅著眼睛被工人抬走,兩名夥伴抵死不從,最終,他們暫時放棄了,手拉住手將志工圍起來,阻斷與外面夥伴連絡。

我們坐在地上,我問夥伴你有受傷嗎?他說他左手抬不起來。沒事,等下就會有人來幫忙,我說。

我抬起頭,看著每一位工人,他們沒人敢直視我。沒有一個人。

是什麼讓我們的社會變成這樣?臺灣國難當前,復興空難才過一天趙藤雄就拿著郝龍斌的公文來挖樹,而柯p才說要替大巨蛋處理善後,不會清算前朝。

那人民的正義呢?

空難發生,我們能只撈起屍體、每年同一天遙忌親人而不檢討事故嗎?餿水油混進全臺灣,我們能只下架而不追究黑心廠商的責任嗎?大巨蛋弊案爭議未決,我們就要接受最枝微末節的移樹工程嗎?

「做對的事」柯市長說。

但沒有將邪惡逼出來除掉,只是不斷的善後、善後、再善後,這是對的事嗎?

看著黑夜中劃過天際的鐵圍籬,我在心裡不斷、不斷的問自己:

你還記得正義的模樣嗎?

@@@@@@@@@@@@@@@@@@@@@@@@@@@@@@@@@@@@@@@@@@

相關報導:

01222015 年代向錢看 柯趙會 大巨蛋重新議約 趙藤雄承諾年底完工 改新設計圖.SOP移樹.連通道施工 大巨蛋案4共識 圖利財團?! 馬郝市府簽下多少馬關條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ajnKErc_Y

 

楊忠和偷發文 柯P大罵遠雄趁人空難救災之危

http://www.storm.mg/article/41368/

(請點閱原出處,有照片和公文)

台北市政府高層於今天早上6時許接到護樹團體求援電話,表示遠雄集團在凌晨2時許,在大巨蛋工地進行路樹斷根、圍籬工程,有護樹志工遭到打傷,遠雄更拿出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後批准的公文強調移樹有據。柯市府團隊一早緊急追查公文,才發現原來是前體育局長楊忠和臨去秋波,1月22日由體育局發文遠雄巨蛋公司,公文內容表示,「本府同意大巨蛋基地未來完工後光復南路及忠孝東路,路型應維持原環評及都審核定之路型方案為宜」,亦即由楊忠和具名批示的公文核准了遠雄原本的移樹方案,北市府已在今天上午緊急要求遠雄暫緩移樹,並要體育局廢止該份公文(北市體設字第10431079800號函)。

[松菸移樹公文]
松菸移樹公文。

柯文哲上午在晨會中對此事極為震怒,認為遠雄在市府尚未同意其大巨蛋工程展延工期申請,仍處於違約狀態下,且市府上下正忙於空難救災之際,遠雄竟自毀集團總裁趙藤雄和柯市府於1月21日達成的議約共識,還未正式開會議約,也未照雙方同意的移樹的SOP標準程序進行,就逕行展開移樹作業,柯文哲會中忍不住大罵遠雄「趁人之危」,與會者會更直斥「良心被狗吃掉」。

遠雄集團總裁趙藤雄於1月21日和台北市長柯文哲會面,在遠雄同意議約下,北市府也答應遠雄4項請求,包括遠雄必須和護樹團體溝通,須依照市府公布的移樹SOP進行移樹作業;大巨蛋與國父紀念館間的地下連通道將依新版設計圖施作;捷運國父紀念館站5號出口及通風井移設連通,市府協助配合辦理;市長答應全力配合大巨蛋在年底完工等。

不過,台北市副市長鄧家基強調,市府雖有同意協助遠雄提出的包含移樹等4項請求,但「仍需在完成議約的前提下,市府才會予以協助」;依雙方21日約定,針對移樹工程,遠雄必須與護樹團體做好溝通工作,但6日凌晨遠雄的斷根、圍籬動作,完全未依照雙方達成的協議,依市府的移樹SOP作業程序來進行,明顯是一項「突擊」動作,所以遠雄的移樹前期作業工作在今天上午由信義分局要求下停止施工,並將施工人員及機具全數撤離。

鄧家基表示,雖然遠雄於1月30日來函表明同意將22+2項監察院修正事項納入修約,但對監察院其餘糾正事項,拒絕重新審議;且柯文哲也強調整個大巨蛋的疏散計劃,也是未來重啟議約要討論的項目之一,因此,在現階段遠雄與市府並未完成重新議約前,加上近日全國民眾皆十分關心空難救災後續,遠雄選擇此時移樹的舉動「十分不恰當,絕非適合的時機」。

知情人士透露,市府高層今天上午緊急追查,赫然發現,負責世大運舉辦及大巨蛋場館工程的體育局在前局長楊忠和具名簽文下在1月22日發出的公文,行文遠雄巨蛋公司同意移樹,且離譜的是,該份同意公文竟然枉顧市長柯文哲和遠雄在1月21日達成以「重新議約」為前提的合作共識,依據的是柯文哲上任前,前市長郝龍斌時代公園處於去年10月6日及12月1日核發的公文辦理。

公文中表示,「為因應大巨蛋基地未來人潮集散及車流量之需求,使交通更為完善,未來大巨蛋基地周遭將重新佈設車道及人行道,考量用路人的安全,本府同意大巨蛋基地未來完工後光復南部及忠孝東路路型應維持原環評及都審核定之路型方案為宜」。

更過分的是,公文指示完全未依據柯市府團隊上任後以儘量減少移樹,並堅持先和護樹團體溝通的與公民團體對話的決策方向,公文中強調,「請貴公司(指遠雄)依說明審核通過之移植計畫,進行忠孝東路及光復南路分隔島及人行道樹樹木斷根及移植作業,並依本府道安會報103年12月4日(柯文哲12月25日上任)之光復南路車行地道及引道工程施工期間交通維持計畫辦理」。

對於遠雄集團和市府體育局枉顧新市府新決議的「膽大妄為」,柯文哲及其及市府團隊在今天上午才知悉此事,柯文哲極為憤怒,尤其負責大巨蛋案和遠雄協商的市府主要負責人、副市長鄧家基亦是此次復興航空空難的主要協調者,柯文哲一早在晨會中追查此事,直斥遠雄根本是「趁人之危」,故意在市府上下忙於空難救災之際,趁亂進行移樹工程,明顯是小人行逕,與會者更大罵遠雄是「良心被狗吃掉了」!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415則報導
249則影音
6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遠雄工人拿頭盔攻擊護樹志工 你還記得正義的模樣嗎? 20150206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488篇報導,共11,257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488篇報導

11,257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