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翠對部份媒體扭曲報導的公開信

文字-A A +A

楊翠對部份媒體扭曲報導的公開信

對於警察凶殘的血腥鎮壓,你們是寬容的;對於一個青年的感動眼淚,親人的關懷淚水,你們竟然是嘲諷的。你們讓我看見這個社會的嗜血、冷血。

【敬致某些網友,並抗議《聯合報》、《中國時報》及若干電子媒體如中天、台視等的報導】

晚間剛回到花蓮。才能開始閱讀臉書。

這兩日,好多好多溫暖的聲音,好感謝。我剛回來,已經50幾個小時沒好好睡,未來我會好好寫一篇,以謝新知、舊友、至交的溫情暖意。

這篇文字,我要先敬告某些網友及各種奇怪的人士,請不要再騷擾我們!
敬告某些媒體,請不要再扭曲變造我們的談話!

某些網友及各種奇怪的人士,使用非常人身性的、極盡醜陋的攻擊性語言,他們寫到我的臉書動態時報、私訊,大批攻進我和 魏貽君 在東華大學的e-mail,這也就算了,甚至以電話攻入我和魏貽君的研究室、家裡、手機,還打到東華大學華文系的系辦,騷擾謾罵。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暴民」。請自制。當你不斷以「暴力話語」,指稱別人「暴力」時,你才是不折不扣的真暴力者。??

對於當日有孩子在行政院現場的父母:你們不斷來電來信指罵我們,是魏揚帶你們的孩子去行政院的。我可以理解你們的心情,我的孩子在現場,我也同樣焦慮。但我已一再澄清,魏揚不是「首謀」,不是發動者,人群不是他「教唆」去的。

當日他整天在新竹參加學術會議,發表論文,群眾衝進去時,他在客運車上,他從臉書看到訊息,到場時已是晚間的八點出頭,人已在那裡,但乏人挺身拿麥克風主持 (會被當「首謀」),現場秩序有些混亂,他比較有經驗
,所以才出面指揮主持。

我相信當日若沒有主持人,任由群眾散落,情況將更糟糕。攻入政院已證明是週日下午臨時謀劃,在時間和空間上,學術會議中的魏揚、客運車上的魏揚,根本就不可能同一時間「策劃」、「帶頭攻入行政院」。這就是為何魏揚被台北地院裁定「無保請回」的原因。

我能理解你們的心情,你們的孩子和我的孩子一樣,有自己的選擇,但是,請相信他們,不要看輕自己的孩子,認為他們不會思考,一定是「被利用
」、「被教唆」,沒有自主性。請相信你自己的孩子。

抗議《聯合報》、《中國時報》、電子媒體的報導:儘管都已一再澄清說明了(昨天整天,大概對各家媒體重複說過好幾十遍),然而,今日媒體的標題,仍然一口咬定「策劃首謀」、「帶頭攻入行政院」是魏揚,而那些時間的比對證明,竟然都被減掉,持續造謠。

公民運動者,做了就做了,沒做就沒做,「策劃首謀」、「帶頭攻入行政院」不是他,後來聲嘶力竭勸讓人群好好坐下、手勾手的現場指揮是他。都說了十遍百遍,還是被作掉。連殺人重案都先採「無罪推定」,公民運動事件卻是採「有罪推定」,這是何種心態?

兩報及若干電子媒體如中天、台視等關於魏揚「哭了」、「嚎啕大哭」、「崩潰大哭」的報導以青年眼淚作文章,令人難過得「想哭」!
而且是不實的。他都聲押禁見了 ,請問你們是用哪隻眼睛聽見?哪隻耳朵看見?

當時魏揚已聲押禁見,除了委任律師之外,包括我在內,沒人能見他,媒體更是直到他在午夜12點多出來才見到他,卻說他在聽見自己被「聲押」就崩潰得大哭,母親楊翠擁抱安慰他。當時,我都見不到魏揚了,如何擁抱安慰他?

何況,魏揚後來清楚說明,當時律師告知他聲押,同時告知他,清華的老師姚人多老師,上午就到了保安大隊,但無法見他,律師讓魏揚與姚老師通電話,聽到老師的溫柔關切聲音,魏揚很感動,所以哽咽流淚,卻被寫成是因為被「聲押」而害怕流淚。

魏揚出來時,與親人擁抱,不只我們三人(我、魏揚、魏微)泛淚,旁觀的律師老師同學朋友,多數都泛出淚水,還有人痛哭。這是害怕嗎?

電子媒體整個早上都在追問我,「魏揚為什麼會哭」「是害怕嗎?」「是後悔嗎?」,連周玉蔻都問:「是不是敢做不敢當?」。這究竟是哪一種對「
流淚」的莫名奇妙的讀法?

魏揚從頭到尾都很平靜,如果「害怕」「後悔」,法院裁定請回的當下,面對媒體,他如何能立即做出那一番邏輯清晰、內容詳細、訴求清楚的談話(可在網路尋找影音檔)。

原本,流淚是小事一樁,我們也都沒真正看見,但是,記者們明明見到更多其他可以延伸討論的(例如,警方的驅離手段是否過當?),卻挑了一個「
哭」字,大作文章。然後,因為這些莫名奇妙的報導,我和魏貽君受盡騷擾
,加起來起碼收到好幾百封信郵,咒罵魏揚和我們是孬懂,哭什麼哭,而與家人擁抱泛淚,竟罵是媽寶。媽寶會走上街頭嗎? 

我要問這些媒體和網軍,你們要如何定義「別人的」眼淚?憤怒、悲哀、感動、喜極而泣,都是一種哭。再說,哭又如何?我每天都哭好幾回,照樣堅強面對事情。你們真的都沒流過眼淚嗎?

不過,我相信,如果你沒哭,他們也可照樣罵你,果然沒心沒肺、毫無悔意,云云。如此不良善的聲音,不斷湧來,令人難過得好「想哭」,為這世間的沒血沒淚之人而「哭」。

對於警察凶殘的血腥鎮壓,你們是寬容的;對於一個青年的感動眼淚,親人的關懷淚水,你們竟然是嘲諷的。你們讓我看見這個社會的嗜血、冷血。

敬告若干媒體:這兩天以來,我們全家一直配合著媒體的詢問,有問必答,但是報導呈現的結果幾乎都被扭曲、切割,十分遺憾,從今日起,我與魏貽君將暫時不為此事接受訪問。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1.04.18

bulamyang

加入時間: 2011.04.18
1,274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楊翠對部份媒體扭曲報導的公開信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1,643篇報導,共11,36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1,643篇報導

11,36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