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友來信-最初的心

地區:
分類:
文字-A A +A

陳心禾/投稿(台北市)

 「要不要去當義工?」「好呀!」

 七十年代晚期,我還是個高一的新鮮人,剛加入手語社學手語。手語社的社長問我們這些高一的菜鳥,有誰願意在週六中午放學後,跟他一起去做志願服務?我們這群高一生全答應了!當時,我並不知道要服務的機構是哪個,只知道我是去當卡片義工的,因為耶誕節快到了,有家慈善機構收到不少卡片

訂單,需要人手整理卡片。在學長的帶領下,我和同學們來到一間地下室,在門口等候消息,原來,這家非營利機構名叫「伊甸」,這就是我與伊甸的第一次接觸。沒想到,來擔任義工的人太多,屋子裝不下那麼多人,我們這些高一生只好各自返家,留下高二的學長學姐在那邊幫忙。那時我心想,有心助人的熱血青年好多啊!多到連義工都供過於求,真好! 接著,在大學聯考的壓力之下,昏天暗地的幾年過去了,我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學。去大學報到之前,有二個月的暑假可以輕鬆輕鬆。某天,我和家人坐在客廳看電視,看到節目主持人訪問杏林子小姐:「妳創辦伊甸之後,現在伊甸最缺乏的是什麼?」,她回答:「義工。」接著,留了支義工報名電話給觀眾。於是,我照著電視上的那支電話,打過去報名。

 就這樣,我從騰寫捐款收據做起,繼而整理圖書、製作壓克力捐款箱、核對會計帳目、核對發票中獎號碼…等,一整個暑假,我就在這些事務中打轉。在擔任義工期間,我遇到其它前來擔任義工的社會人士,他們平日上班,不上班時,就空出時間來這裡服務,看得出來是很有心的人。

 在騰寫收據的過程中,我一邊寫,一邊讚嘆著:「這些捐款的人都好無私啊!願意把辛辛苦苦的血汗錢捐出來。」當時印表機還不普?,伊甸每收到一份捐款,都是用人工騰寫捐款收據;信封的收信人姓名住址,也是用人工騰寫的;寫好數大疊信封之後,我再抱著信拿去郵局寄出。

 有次,我一個人在拼裝捐款箱時,社工小姐帶了個義工過來幫我忙。在分工合作的過程中,我學會先把壓克力零件一件件剪好,全部剪好了,再拼裝成箱子。用這樣的方法來做,比我以前用的方法,節省了一半的時間,做出來的東西卻更多更好。原來,找對方法很重要!往後的日子,當我遇到某件事耗時費力時,我會停下來想想,是否用的方法不對?要不要換別的方法來做做看?這對我日後做事很有幫助!

 在眾多工作內容中,我不太喜歡核對統一發票,因為發票太多,有好幾大箱,一張接一張,馬拉松接力似地核對,核對了幾小時還沒對完,造成我的眼睛極度酸痛,很不舒服。一天下午,我工作完畢,那天的工作又是發票核對,讓我的雙眼疼痛異常,我瞇著疲勞過度的眼睛,蹣跚步上地下室的台階,有個小姐迎面向我走來,我發現她的腳步有點遲緩,她步下台階時,特別小心翼翼。當她的雙腳終於踏上地下室的水泥地,將她的眼睛望向我,我這才明白,原來她的眼睛不太好,看不清楚每一塊台階。她用模糊的眼光望向我時,我的心頭一震!和她比起來,能夠用眼睛核對發票,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我曾經抱怨發票上的數字太小,讓我對發票對得很辛苦,但是,轉念一想,那麼小的數字,我都能夠看得一清二楚,難道不應該感謝我的雙眼麼?

 當暑假接近尾聲,我要離開居住的城市,去外縣市就讀,我向社工小姐報告,開學以後,我不住在台北,要住校,無法繼續志願服務。辦公室的社工和義工,紛紛走來向我道別「小妹妹,學業進步哦!」。看著這些相處數星期的人們,他們在這的服務年資都比我長,有不少義工已經在這裡服務數年,而我只服務二個月就要離開。

 在外縣市上了大學,我遠離了台北的人事物,生活圈轉移到外地,不知不覺就到了民國九十年代。當我再度回到台北,認識了幾個新朋友,竟然有一個人正在伊甸工作!每當伊甸有什麼公益活動,我的朋友會問我要不要一起參加?就這樣,我又重新和伊甸搭上了線。

 從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幾十年的時間,我從青澀的高中生,蛻變成老練的社會人。年紀不同了,相同的是,當初參加志願服務的那份心。

 隨著時間飛逝,當初和我一起志願服務的人們,早已散落臺灣各處,我相信,他們也和我一樣,保持著---最初助人的心。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怪

發生什麼事了嗎?

為何一直出現這篇文章呀?

0

加入時間: 2007.04.23

伊甸基金會

加入時間: 2007.04.23
576則報導
3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會友來信-最初的心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2,551篇報導,共11,70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2,551篇報導

11,70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