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人

文字-A A +A

這是舊稿有做了些修正,本來標題是寫<我是台灣人>,只是很容易讓人誤會以為是獨台的思想,所以又改成了<我是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人>;

但若看了這編文後,而有不以為然者,敬請能見諒,因安東只是把認識朋友的故事,還有台灣的歷史做了一客觀真實的交集和呈現來描寫和分享罷了。

筆者有年的過年前回了趟台北,當晚和一位失聯多年的朋友B君,相約在家咖啡廳用餐,但可能是我太沈默了,朋友笑笑的問我:

=學長又失戀了嗎?

<我一時閃神的回問:你失戀了嗎?你不是結婚了嗎!和誰失戀了?朋友搖著頭笑笑的看著我;(啊!真抱歉,我忘了他和我都是同為離婚的單身漢!另外B君和我是在軍中認識的;其實他的學歷比我高,但他為人很謙虛,就喜歡叫我學長,我本來對於沒有繼續的學業滿自卑的,但想他可能是在學校叫慣了,久了也就順他了。)>

等用完餐時,朋友再問:

=學長到底是怎麼啦?!花東不行就回台北呀...

<哦,不是啦,是中午時遇到了A君啦(我因坐前晚的末班車到台北,所以精神有點不濟,等回過神來才明白B君的意思:A君和我彼此都很有主見,也是認識了二十多年的朋友,我B君和A君彼此認識,但與A君是在入伍時就認識了;當時只要三人在一起時,就會開起小型的辯論會來,我和A君常常激辯到把B君逗到哈哈大笑,這也就是我們要暫時結束的時候了)!

=哈哈,那看來你們兩人肯定又是一場激論了!

<這次可沒有!而是他在彼此要告別時問了我一句話:你最近常上網吧,那不知道你的資料是怎麼寫的?又怎麼自我介紹的?

=那你怎麼回答?

<這問題確實困擾著我,我老實的回說:我當然是台灣人,只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寫和回答?A君又問:你不認同你是台灣人嗎?>

我回說:不是不認同,而是這句台灣人在台灣是句失焦的話,明知道對方是以怎樣的角度在問我的,所以我不想和他一起舞!A君笑笑的看著我說:回答自己是台灣人有這麼困難嗎?!難道你要回說自己是中國人嗎!?

這時我真生氣了:就算我說自己是中國人有罪嗎,因那也是我血源裡的一部份,只算是事實而已,該不會要判個什麼十惡不赦的罪吧?唉!然後當時我嘆了一口氣就和他告別了...>

PS.這篇舊文修改後有和B君分享,並再度談到以上這段內容,就以那句失焦的台灣人定義,是因為這句話是單指閩南人或所謂的本省人,可能因當時閩南人佔較多數吧;所以當我們聽到我是台灣人,或是,他是台灣人,更或詢問:你是台灣人嗎的時候,事實大多數都是在問你是本省人,或是你是閩南人嗎?當然現在新的世代較有開闊的心靈了,較不會像我們小時的眼見耳聞般的狹隘了!

(安東的基因裡有一支應該是塞外的少數民族,但也應該早在中原時就已漢化,而約二百多年前來台祖先才獨自遷移台灣,來台的第二代也更是和閩南人和原住民通婚的下一代結合的,所以雖家族都是講閩南話,但安東在上小學時,就已多少了解到這種族群結合的愛恨情仇糾葛,而對於那種有意無意排擠他人的作法很不以為然,也感到很憤怒和傷心!)

B君看著我說:

=老實說,被學長這麼一說,我也搞不清楚應該要怎麼表明自己的身份了?是呀,我這們這代所受的教育雖是大中國思想,但我們又不同於政客的嘻皮笑臉似的大中國嘴臉(B君的父親是標準的北方人,而他雖有一半的原住民血統,但就是看不出有什麼輪廓特徵)!

<說得好!安東身上同有少數民族和漢民族的基因是不爭的事實,但我絕對的珍惜和尊重生養我的台灣,更為她的歷史憤憤不平!>

=對啦,學長,我老爸前些時候因海協陳大會長來台,台灣人民在遊行抗議時發生被毆打和拘捕事件後,就一直怪怪的,好像生了憂鬱症?!

<嗯,我想伯父的心情可以理解,當他看到當時高喊著要反攻大陸收復河山的那一群人,還有本來一直支撐著精神的那偉大政黨,卻在選戰連連失敗後,不只沒有好好的反省和改進,卻在執政黨失去民心時,雖難得重拾執政權了,但卻只是在絞盡腦汁的變賣黨產!

而在對岸的官員來台時,不只看不到立場還一面倒;甚至於還開倒車的以恐怖的警力來傷害自己的國人,我想這對他老人家來說,一定又是再次的打擊吧!也讓他以前堅持沒有什麼白色恐怖,當時因是在非常時期所以才會有些不得以的手段論不攻自破了吧,因在這太平時代還發生這樣的事件事那等於是不攻自破了!相信這時他老人家必是相當的錯愕和再加上羞憤了(伯父听說是位很有正義感的人,在228事件時,還偷偷的幫忙過幾位台灣人,但他卻不想多談那件事)!>

=應該是像你說的吧!對,他老人家昨天既然和我講了一句話:孩子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媽媽,還有對不起台灣人...

<呀!這樣嗎?>

=老實說,當我知道學長你要回來時,我就想剛好可以和你談談,因為我好怕他會不會走極端?!

<嗯,那你可要多陪陪他老人家,對啦,今晚有誰在家陪他?>

=我妹妹,我有跟他說這件事;對啦,你不再去我家了嗎?不會是為了之前他說的那句話吧?

<沒有的事,我只是不習慣去而已,而且他老人家也可能不習慣我的出現!>

=老實說我從小就不像學長,凡事敢愛敢恨,而嫉惡如仇的個性更是讓我極度的欣賞你...

<我苦笑的回說:哈 別忘了人家是怎叫我的,叫反骨仔呀!>

=我還記得那次我們放假時,你來我家因看到我媽媽的遺照,更和我聊起了我媽媽的家族,當時我膽小的,直嚇的不敢回答你什麼!因我一直在注意我老爸會不會忽然出現...

<當時真的被他嚇到了,他老披頭就破口大罵:生為台灣的中國人是你們命好,讓你們做中國人你們還不想做,還談自己是什麼少數民族...要不是他老又說了一句文明人不當還想當個番仔時,我當時的回話就不會那麼衝,當然我的語氣對他老人家也是種不尊重和不禮貌;我當時大叫的說:什麼叫非常時期的不得以手段!你們藉由種種理由,強盜人民還殘殺人民,還敢自稱是從祖國來的政府當局...>

=我了解,學長是一直想向他說聲道歉,但為了真理又只能忍住,做個不尊敬長輩的人。

<在人世間的角度那有什麼是真理不真理的?只是人們自圓其說自欺又欺人的說理罷了...>

=怎會呢?!

<嗯,我認為是有一未知的實相!重點是要以什麼態度來面對這未知的實相...>

=學長,你我的血源基因裡都流有相同的原住民血夜,但家族視原住民為番仔,是無文化又不知道理的未開化落後民族,所以我們算是生長在愛恨情仇糾葛的環境中;記得你曾說其實兩族在交流時,曾經是原民優勢的,但終抵不過強勢的文化和經濟,及強權的巧取豪奪...

<耶,不簡單喔...(筆者每每想到強勢野蠻的文明,怎樣無知自以為是又傲慢的,常常以強勢的經濟和政治和武力來壓制少數民族,而本身的文化裡卻又是充斥著講是一套做又是一套的假道學,還有腐敗的官僚體系和政客思想時,心中更生起一股憤世嫉俗的怒氣)!>

=沒錯,,是你跟我說過的,但我也真的了解呀!

<嗯...>

=老實說,我不想做中國人,但卻又感到無法在這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中找到立足點...

<可以理解,但應該是說你不想回歸中國!但又無法從學習成長的環境中認識到自己,所以身份的認同就變成了一種很深的生命失落感(其實這也是安東的心靈寫照)...>

(時間過的很快,我因故需要趕末班的火車回花蓮,所以兩人的談話漸漸的轉入一些較輕鬆的話題,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終需告別了,兩人只能相約下次,但看是我回台北,或他來花東時再敘了;對了和A君的明晚之約也只能取消了)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素素

我住在鳳山的舊部落.有多舊.居然有人的祖先是跟著鄭成功來台.也有平埔族.他們都經過可怕的228與白色恐怖.他們為了要保護自己的後代除了拒絕談政治.還全家移民出國.所以我小時候的鄰居越來越少.他們都是當時的社會精英.卻無法在自已深愛的台灣居住.

安東


什麼叫非常時期的不得以手段
當時我跟朋友的父親大叫的說
你們藉由種種理由
強盜人民還殘殺人民
還敢自稱是從祖國來的政府當局
還好他當時沒有對我做什麼動作
不然我看早就軍中玩完了
感嘆
台灣也就是因為失去這些尊重和珍惜的心
今天才會這樣的彼此矛盾和對立
而人民太瘋政治終是社會的不幸

2

加入時間: 2010.07.07

安東

加入時間: 2010.07.07
27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台東公民記者聚會

2010-10-17
瀏覽:
3,076
推:
13
回應:
6

2010-10-13
瀏覽:
2,367
推:
4
回應:
1

安東的感悟

2010-10-07
瀏覽:
2,829
推:
7
回應:
4

安東的人生

2010-10-07
瀏覽:
2,407
推:
1
回應:
0

安東的徵屋啟事/以東部為優先.地點隨緣 

2010-10-07
瀏覽:
2,466
推:
2
回應:
4

台灣的故事要怎麼說呢

2010-10-06
瀏覽:
2,121
推:
4
回應:
3

話說五都

2010-10-04
瀏覽:
2,151
推:
3
回應:
0

你們真是夠了

2010-10-03
瀏覽:
1,948
推:
3
回應:
2

單車騎士的自律精神

2010-10-02
瀏覽:
2,616
推:
8
回應:
2

致公視公民記者平台的一封信

2010-10-02
瀏覽:
2,277
推:
3
回應:
0

我是生於斯長於斯的台灣人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1,204篇報導,共11,338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1,204篇報導

11,338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