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被排除在外?德國能源轉型中的性別、階級與族群

文字-A A +A

德國能源價格自去(2021)年9月就持續飆漲,再加上俄烏戰爭的爆發,使得社會對能此越發恐慌。然而,這場軍事衝突反而讓德國政界更加堅定推動能源轉型。然而,德國的能源轉型趨勢,也衍伸出新的社會議題:一是這些綠能推廣措施的參與者不夠多,因此有所侷限;二是能源轉型加劇了能源貧窮,讓弱勢家庭負擔更加沉重。

德國的能源轉型趨勢衍伸出新的社會議題,其中之一是綠能推廣措施的參與者不夠多,只有擁有獨棟的家戶才能裝設太陽能板,租客、中低收入者幾乎無法參與其中。圖片來源:flickr/Maryellen McFadden  (CC BY-NC-ND 2.0)

德國能源轉型趨勢:再生能源是「(民主)自由的能源」

德國能源價格自去(2021)年9月就持續飆漲,再加上俄烏戰爭的爆發,使得社會對能此越發恐慌。德國智庫Statista的數據顯示,德國能源價格已比2021年同期上升18%。很多人擔心這將阻礙德國能源轉型的腳步。

然而,這場軍事衝突反而讓德國政界更加堅定推動能源轉型。2月27日,德國財政部部長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同時也是自由民主黨(FDP)黨主席在國會發表演說,重申再生能源對德國能源自主極其必要,並稱再生能源為「(民主)自由的能源」(Freiheitsenergien)。

根據德國環境部資料,再生能源在2020年已占整體電力使用的45%。但與民生相關的供暖與交通運輸占德國整體能源排放量約40%,減碳成果卻長年停滯不前,因此,德國政府近年便致力提高這兩項系統的綠能占比。再者,多元化的能源使用也有助配合再生能源的間歇性發電型態,所以推廣電動車與其基礎設施,以及補助家戶、社區與工業型儲能設備等措施也越來越多。

德國的能源轉型趨勢,也衍伸出新的社會議題。一是這些綠能推廣措施的參與者不夠多,因此有所侷限;二是能源轉型加劇了能源貧窮,讓弱勢家庭負擔更加沉重。

德國再生能源在各類能源使用之佔比。圖片來:作者自製(資料來源:德國環境部

參與者不足:德國能源轉型中的性別、階級與族群

德國當代趨勢研究(trend:research)機構的報告顯示,德國2020年再生能源發電量的最大宗(30%),是來自於私人家戶的太陽能版,往年甚至高達四、五成之譜。但因為德國法規繁瑣,只有擁有獨棟的家戶才能裝設太陽能板,租客、中低收入者幾乎無法參與其中。事實上,德國許多在地的再生能源合作社會員,多數是中老年白人男性,女性、年輕人與其他種族則相當少見。

此外,電動車普及在德國是被視為重要減碳措施,也被許多年輕人批評是以男性為中心的政策邏輯。《隱形的女性》(invisible women)一書中引用眾多研究指出,女性比男性更常搭乘大眾運輸。在德國,私人運具擁有者的男女比例是7:3美國的研究數據則指出,男性擁有電動車的機率是女性的兩倍——能源轉型的政策設計如何囊括多元的視角與需求,在德國仍是挑戰重重。

德國公民團體BBEn去(2021)年與其他團體聯合發表聲明,要求政府應將歐盟的公民能源指導準則入法。其中包含法規鬆綁,讓租客、中低收入戶有更多機會架設自家太陽能板,也應讓智慧電表與相應基礎設施更加完善。這些做法不只能擴大再生能源的生產,也能讓能源消費更加彈性,最大化綠能的使用。此外,德國的公共運輸不可靠,像是設備老舊、價格過高,長期為人詬病,亟需更多改革[註1]

電動車普及在德國是重要減碳措施,也被許多年輕人批評是以男性為中心的政策邏輯。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Tomás Freres (CC BY-SA 4.0)

加劇能源貧窮:單親媽媽、移民、獨居長者、身障人士被拋下

麗莎是個住在亞琛(Essen)的單親母親,去年與前夫離婚,帶著年幼的孩子搬出來住。因為自己的土耳其姓氏與低收入,最終只租到一個破舊的市郊小公寓。由於公寓裡的暖氣設備老舊,能源效率低落,導致麗莎每個月都要和可觀的水電帳單奮戰。

從「能源貧戶」的數據來看,南歐與東歐占比可達20%以上,核能大國法國也大約有5%的人口活在能源貧窮線下,德國2018年能源貧戶[註2]占總人口數2.7%,遠低於歐盟的平均,且斷電斷氣的執行次數,在近十年也呈現緩降的趨勢。

儘管如此,在德國仍有3萬能源貧戶。根據德國北威州消保會(Verbraucherzentrale NRW)在2020年的報告以及德國學者皆指出:單親媽媽、移民、獨居長者、身心障礙人士更加容易變成能源貧戶。而碳稅擴大徵收,例如2021年將汽車燃料納入課徵,也將讓中低收入戶的經濟負擔越來越沉重。

除了麗莎這類正在育兒的單親媽媽,需要使用較多的能源;移民常遭遇租屋市場歧視,因此住所的屋況通常較差、能源效率也比較低;身心障礙者、獨居長者則因為行動不便、照護需求高,用電量需求較高。這些族群除了容易落入長期貧窮,高昂的能源開銷更使得他們「窮上加窮」。

德國歷年斷電與斷暖氣執行次數。圖片來源:作者自製(資料來源: 德國電網管理機構)



德國的能源轉型趨勢衍伸出新的社會議題,其中之一是能源轉型加劇了能源貧窮,例如:暖氣設備老舊,能源效率低落,導致弱勢家庭負擔更加沉重。圖片來源:flickr/Steven Isaacson (CC BY-SA 2.0)

弱勢家庭未受電費補助 台德兩國社會安全網失靈

能源價格上升可能讓更多家戶落入能源貧窮危機,但更主要的原因在於德國失靈的社福政策。以麗莎的案例來說,因為有工作收入,她不具備申請租屋補助的資格,更遑論水電費補貼——由於德國低收入補助往往不包含電費(或只補助部分金額),即使給予電費補助,額度也不會根據能源價格調整,使得弱勢家庭在能源價格大漲時負擔更沉重。此外,弱勢族群也缺乏資源與社會支持,來處理與能源公司的法律糾紛。

為了減少能源貧窮,德國消保會呼籲政府應透過補助與徵稅控制能源價格、補助老舊設備汰換、提供更加彈性的社福政策且完整補貼低收入戶家庭能源費用,並且對於執行斷電斷暖氣應該設下更多門檻等,例如給予特定弱勢族群的斷電/斷氣的豁免權[註3]

能源貧窮在台灣目前仍沒有公認的定義與官方數據,但根據媒體報導指出,許多弱勢家戶往往陷入老舊耗能設備造成高額電費的惡性循環,例如:台電雖然針對用電量低的用戶實施電費凍漲,但部分弱勢家庭的用電量仍會超出這的度數,因而無法享受到凍漲的好處。此外,社會學者洪伯勳也曾指出,台灣的低收入戶認定標準有根本性的問題,認定門檻之高,導致許多貧困家庭無法取得低收入戶資格,即使被認定為低收入戶,水電費在社會救助法中也沒有直接的補助。

兼顧社會正義的能源轉型,對德國與台灣仍是一大挑戰。

註釋

註1. 2020年底,德國國會通過了總共12億歐元的公共運輸投資預算。

註2. 此處採定義「受訪者表示自己無法在冬天有足夠供暖」,其他指標因為篇幅限制不在此提及,但其趨勢也相近。

註3. 在英國已有先例。其法律規定特定弱勢族群在冬季不得被切斷能源,另外六大英國能源公司也簽署協議,囊括更多弱勢族群。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1.14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

加入時間: 2007.11.14
1,382則報導
1則影音
3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是誰被排除在外?德國能源轉型中的性別、階級與族群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9,999篇報導,共11,97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9,999篇報導

11,97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