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掃除感言 發的心到底夠不夠真?夠真,就有「願力可消業力」的效驗  

文字-A A +A

國防大學退休教授談遠平先生今日指出,下午終於大致完成今年的年終掃除,連續幾天的打掃,身上確實有些痠疼。女兒一直唸我說為什麼不請人來家打掃,花點錢不是很省事嗎?其實,我並非想省錢,而是因為每當清整家裡之後,我心中都會覺得很舒坦快慰,滿心歡喜。我對女兒說,把房間弄明亮整潔對我是有療癒作用的,但不知我這種感受是否很奇特?   

年終打掃房間真正辛苦的是,要把平常不常清掃的「死角」弄乾淨。這使我想到,一個光彩亮麗的房間很可能只是外表如此,在不易看到的地方真不知有多髒呢!這就如同我們在外人看得到的地方,好像也頗像個樣子,但內裡是否表裡如一就很難講了。猶記得高中讀到司馬溫公講:「生平事無不敢對人言」,這句話當時就嚇到我,真的做得到嗎?現在年過七十,我已經沒有機會講這句話了,因為我的一生(生平)有太多「不能對人言」的劣跡歹念,只好退而求其次說:「但願餘生事無不敢對人言」。這表示今後心念所起,必須連死角都清掃乾淨,絕不能再口是心非,絕不能再裝模作樣了,否則終有一日,會發現自己的「髒」都被自己「藏」著,清掃再久,又有何用?  

 

其次,打掃之所以辛苦,在於很久沒清潔的物品和地方,會很難清整乾淨,甚至已沒有可能弄乾淨了。這也好比一個人的習性一但養成,想回頭就難了。平日大家都稱許「浪子回頭金不換」,我卻始終認為這句話是在警告我們,千萬不要當浪子,因為浪子幾乎都回不了頭。所以,我也發現我這一生並沒有做到劉玄德所說的:「勿以惡小而為之」;大多時候我都太放縱自己,不認為所作所為有什麼「關係」,結果就變成現在這種很難再徹底打掃乾淨的人了。因此,當我稍微懂得古人為什麼要說「讀書要趁早」之時,已有「時不我予」的深切感慨。   

再者,一間房子在剛住進去的時候,應該都是乾淨無垢的,隨著時日,房子卻處處有了「灰塵」。這就好比人在初生時,也是乾淨純潔的,隨著年歲增長,渾身不但沾塵附垢,有時還會臭不可聞。這不禁讓我想到,平日談玄說妙的「何處惹塵埃」,對我這種人而言,是不是太過輕巧,輕巧到華而不實的程度,反而忽略了「時時勤拂拭」的重要。結果只落得不「實落用功」,天天只在身處妄想中,那「灰塵」當然越積越厚。   

最後,凡是知道該打掃房間之時,多半已是房間髒到難以容忍的程度;同樣的,當一個人知道要修行淨化自身時,身上可能已是所謂「滿身罪業」。對這一點,我一直有很大的不解,如果人之所以降生於世,是因為往昔所造的諸般因果導致我們「被當」了,這一世方要為此進行「重修」;問題是通常當我知道要「重修」之前,我可能早已又肇下了更多因果,這樣即便我反覆降生於世,又怎麼會有「畢業」之日?倘若不能「畢業」,豈不是生生世世都在流浪紅塵?最近得知,正因如此,所以佛才以大願力為想修行的人設置了「淨土世界」,意思是說處在「五濁惡世」的人,想修行並不容易,即使發了心,也是扶得東來西又倒;如能前往連鳥鳴花開都是「佛音」的淨土世界,顯然可以專注修行不受外擾了。

 

這話若講得通,那祈求往生淨土,並非修行終點,而是修行起點,若無想修之心,求生淨土又有何意義呢?同理,求生天國也並非說天國是樂園,所謂「安息主懷」應是在天國稱主之名、行主之道,精進淨化。所以,凡不想行主之道的人,又何必去天國呢?這樣一來,我們平日講的「回家」,是否也是這個意思呢?   

素有「警界孔子」之稱的前警大教授、崇右影藝科技大學副校長、現任華夏科技大學副校長高哲翰表示,非常認同談遠平教授論述,話再轉回來,我們確實身處「五濁惡世」,也確實難修難行,何以如此,非我所能知。但對求生淨土、天國之外的人而言,如果求修之心真的堅定,仍然可以「一生成就」,不必再來「重修」。這其中的關鍵就是,發的心到底夠不夠真?夠真,就有「願力可消業力」的效驗。問題是至今我仍只能「心嚮往之」。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21.08.16

john高_停權

加入時間: 2021.08.16
67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年終掃除感言 發的心到底夠不夠真?夠真,就有「願力可消業力」的效驗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70,061篇報導,共11,97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70,061篇報導

11,97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