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山域執行山難搜救 非一般消防員所能勝任?

文字-A A +A

深入山域執行山難搜救 非一般消防員能所勝任?

 

※ 真正內行的養鴨子人家都知道,鴨子是不會像雞一樣飛上架子的。因此,養鴨人要把鴨子趕上架子去,是強鴨子之所難,證明了這位養鴨人不懂得鴨子的習性與生活規律。此現象旨在說明一位領導人或幹部在不瞭解部屬的情況下強迫部屬去做他不能做到的事情。 ※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長官叫你上你就上,接獲山難求救通報後,在第一時間就叫消防搜救員上路就對了?先不管這些人有沒有山難搜救能力,也不管這些人當時的身體狀況,更不管這些人是否準備好了?有句廣告詞說:「喝了再上」,登山也必須準備妥當再上,而山難搜救人員尤其要學會了登山、要學會了山域搜救、要學會了山域生活,尤其要學會山域求生技能,否則貿然上山或「應卯的」胡亂上山去「救」人,得隨時要有把命掛在山上之慘烈情況發生?

2018年9月初,彰化有位葉姓山友獨攀南三段,因身體受點小傷而家屬兩度求援,不但引起輿論撻伐,南投縣消防局還要對其罰金兼求償238萬元。這則新聞喧騰了近半個月,百岳老查對此新聞當然關心,曾有專文探討。一般談論此則山域求救卻「落跑」案件,率以獨攀、輕傷叫直升機載下山、浪費社會資源等等為批判重點,惟百岳老查在此則新聞冷卻之後,特從消防員參與山搜任務受困,甚至有搜救員已在山區將「遺書」都寫好了,可見這一場山難搜救在消防搜救這一端確實很有「討論」空間?

葉姓山友申請0901至0910日獨攀南三段,至0912日他因腰痛傳訊給妻子求救,南投縣消防局獲報即組隊上山搶救,金姓搜救義消在0914日於無雙山附近率先尋獲葉男,葉男隔天竟「不告而別」,造成搜救隊員因颱風外圍環流而受困?到0917日葉妻又再度求救,於0918日搭直升機下山送醫,身體卻無明顯傷勢,引發搜救人員氣罵:「我們的命不是命?」這「氣罵」得好!的確,你們的命在長官眼中似乎「不是命?」因為,一則在颱風天前夕深入山域搜救,以百岳老查的經驗來說,在高山上颱風會比平地來得早也來得大?這個決策顯然沒有把搜救員的命作很嚴肅地看待或對待?二則這幾位入山搜救的消防隊員到底有幾位受過「正規的」山難搜救訓練並取得相關證照(甚至合理懷疑這些搜救隊伍當中可能有人沒爬過高山?)若沒有受紮實的訓練而叫其上高山出任務,這些發號施令的長官豈不是「太過大膽」或「賭很大」?

中颱山竹來勢洶洶且有增強之條件與趨勢,會發展為中度颱風上限或強烈颱風,且暴風範圍較大,從0911日左右即引起氣象單位及政府高層之關切,預報可能在0916或17日會最接近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0913日還特別指示行政院災害防救辦公室,邀集內政部、經濟部、國防部、交通部、農委會、交通部中央氣象局及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等相關部會,於中央氣象局召開「情資研判會議」,可見各級政府對這個可能襲台的颱風「如臨大敵」般的整備。但「傻傻的」山難搜救單位卻在此關鍵期間派遣搜救員深入南三段去救人,這個形勢判斷確實值得檢討?有獨攀能力、也能與外界聯繫、又無生命的立即危險,碰到颱風來臨,無法及時脫離山區,就要及早尋覓適切地點作「山區避颱」的準備,當事人必須有沉著應戰的本事及因應,搜救單位應該想辦法與求救者家屬及當事人聯繫,教導其早做防颱準備,而不是盲目的把搜救員投入一個即將面離極大風險的山域?最後,還好山竹颱風轉向,否則這一起「落跑」山難整個救援行動恐還有更大的「風波」可瞧?

根據報紙所載,從這次南三段救援行動看來,消防隊這樣的救援似乎有點「怪怪的」感覺:

 

1.據悉,事發地點約在南三段最後一個山頭~無雙山前後,若從花蓮瑞穗入山,正常狀況下約需走7~8天才能到此,若從南投郡大林道入山也要3~4天才能到達無雙山。據消防隊員指出,「這次救援行動分3梯次(總共出動13名搜救人員),每梯次要帶4天的飲水、糧食,加上帳篷、炊具等,平均一個人要背15公斤裝備。」試問,光單程抵達目標區都要3天以上的時間,帶4天份的裝備及物資前往救援,這道理何在(原本就打算搭直升機來回嗎)?

2.消防隊員認為這趟救援「過程非常辛苦,更難過的是遇上颱風,帳篷擋不住風雨致變形、淹水,睡袋也淋濕,為了保持不失溫,幾乎整晚都沒有睡覺,當時山上溫度約5、6℃,寒風刺骨,手一接觸空氣就紅起來,彷彿在雪地中非常難受。」顯見,這些被命令上山救援的基層消防員對山域、對山域救援,甚至對在惡劣天候下出勤救援的訓練不佳、心理素質不夠、面臨險境之行止判斷不優?「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資治通鑑》」當前進時發現環境變化超出預期、甚至超出自己能力範圍時,領隊幹部當下(甚至得更早)要作「避險」處置,為何把搜救員推向另一個「絕境」,「在保證救援人員安全的前提下」進行救援工作,這不是救援工作的前提要件嗎?怎麼會「幾乎」把搜救者變成新的被救援者呢?

3.搜救隊員「受困後預估最少得在山上待3個晚上,除了分配糧食外,大家也互相加油打氣,每隔2、3小時就要互相喊話,最後搭上直升機獲救時,還有隊員說已經錄好遺言了!」何以至此?孰令至此?帶隊幹部沒有「危機意識」嗎?明知道此行上山極可能會碰到颱風,為何沒有「料敵從寬」作更妥適的因應或及時調整行程?(又有一說,此行還有搜救員因高山症而被送下山的?待查)另聽到搜救隊員都已經錄好「遺言」這訊息,印證了「我們的命不是命」這句氣罵,令人不捨,也令人憤慨!

4.第一梯次上山搜救的南投縣消防局玉山分隊隊員因颱風外圍環流而受困在山區,若因應失措,這命可能如懸在狂風暴雨中?難怪搜救人員返程「登上直升機的一刻,自己的眼淚也不聽話的掉下來!」慶幸自己這條命撿回來了?山域搜救的消防隊員你有幾條命可以如此「妄為」?山域搜救不但「不打無準備之仗」,而且更要「不打沒有勝利把握的仗」!「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孫子兵法》」把沒準備好及沒有在惡劣天候下打勝仗把握的消防隊員,貿然「驅使」上山遂行艱難「任(勤)務」,所為何事?

 

救援的激情是高昂的,但惡劣天候的現實是異常殘酷的。善於用兵打仗的人,先立於不敗之地,而後不放過敵人的漏洞,取得勝利。審時度勢是一個領導者最基本的素養,倘若消防單位不管在遂行火場搶救或者山難救援等,最不要貿然或逞強地出擊,若試圖在趁亂或企圖在打爛仗中取勝,這種獲勝機率往往是非常低的,而且還得付出相當代價?敬請記住《孫子兵法》上的一個核心價值:「先勝而後求戰!」最不該胡亂的讓一群訓練不精的消防搜救員在狂風暴雨中貿然入山,然後製造新的一起山難,這不是很諷刺嗎?

~ 百岳老查 2018.10.29.

 

附 記:

1.人生中最大的危險就在於身處危險卻毫不知情?在那麼惡劣、艱困的情況下,每個人能夠對其他人伸出援手的能力總是相當有限,而消防隊員若在惡劣天候下深入山域去執行山難救援任務,確實存在著某種程度的危機,這些基層消防的長官們,知否危機是一種病重的狀態?暴虎馮河式的衝動救援正是危機本身,稍有閃失就是死亡。因此,「危機」代表的是死亡前夕的最後的警告,而在惡劣天候下登山或入山救援,這都是一個「死亡遊戲」,試問白目的登山客或搜救單位的領導,這種遊戲能玩嗎?(何以從0912至18日颱風來臨前夕這一個星期期間,葉姓山友幾乎都停留在無雙山這一帶?真的令人費解?)

2.深入山區去做山難搜救任務,關消防單位什麼事?就好像有人發生海難,離開海岸邊之外就不關你消防的事之一般(是海巡署的事)!進入登山口以後的山難本不該由消防單位負責,為何消防單位要「自告奮勇」的出來訂定什麼「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呢?就像早年主動或被動「攬來」的捕蜂捉蛇勤務一樣,既攬下來就很難甩得掉!這山難搜救任務也未免撈過界太遠了,怪誰呢?

3.本照片引自2018.09.12.「新頭殼」網站。是今年第22號颱風「山竹」來勢洶洶,且暴風圈持續擴大,目前等級是強颱的山竹,讓不少專家、民眾都憂心其破壞力;但近日有網友因為「山竹」同為水果名稱,突發奇想將水果的照片放入颱風眼中,結果在各大社團瘋傳,讓許多人看到都覺得「很可口」。

百岳老查回應1:

在玩一種疊積木遊戲時,堆得越高,就越難平衡!基層消防員面對深入崇山峻嶺去執行山難搜救任務時,似乎把無奈、焦慮全寫在臉上,高層長官你看到沒?一則深山裡、高山上的山難搜與救勤務,是何等專業的事,長官你知道嗎?也許你根本搞不清楚山難之搜與救的急迫性、危險性與困難度、複雜度?輕易就去包攬回來這項「要命的」任務,叫絕大多數沒有受過山難搜救的消防弟兄情何以堪?「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踩在自己弟兄及其家屬的血淚上「步步高升」的長官,你如果還有良心的話,會安嗎?「並且事成之後,大人步步高陞,扶搖直上,還望大人栽培呢!」就是官場現形記嗎?

嗚呼,長官看部屬是「誓死達成任務」的事,比被「赴湯蹈火」弟兄的命還來得重要?在官場上,大部分的長官是極力求表現給首長看,日夜盼望首長那「關愛的眼神」,希望儘快在同儕中「脫穎而出」,早日完成「升官美夢」?在這些長官眼中,他還會在乎部屬勤務太繁重、太不公平或太過危險嗎?古代學者言:「可憐白骨攢孤塚,盡為將軍覓戰功」,豈是虛言? ~ 百岳老查 2018.10.29.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55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深入山域執行山難搜救 非一般消防員所能勝任?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0,353篇報導,共11,64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0,353篇報導

11,64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