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冷對千夫指 登山捲起千堆雪?談這一場南三段山難救援風雲

文字-A A +A

俯首冷對千夫指 登山捲起千堆雪?談這一場南三段山難救援風雲

 

※ 也許你已拼盡了所有的力氣,以為能求一個完美的南三段結局,奈何大自然不給、似乎老天也不允許?問老天為何不允,原來是為了快速完登百岳而功夫下的不深,又莽撞而遇到了麻煩,卻用光所有的運氣。這就是登山嗎? ※

 

有位道行很深的高僧隱居山林,很多人不遠千里地來跟他學習請他開釋生活禪門。有次,眾人到達此深山卻發現高僧正從山谷裡挑水上來,眾人注意到高僧挑的水不多,小木桶裡的水都沒有裝滿,這和眾人的想法相去太遠,他們以為高僧應該能夠挑起裝滿水的大桶子。但高僧何以不用大桶挑滿水呢?他們不解地問:「高僧,這是什麼道理?」高僧回說:「挑水之道並不在於挑多,而在於挑得夠用。一味貪多,會適得其反。(作者:智緣)」嗚呼,挑水之道正如登山之道一般,不在多而在夠用,這不但是生活態度更是處世哲學!登山不在百岳山頭數而在你享受了多少山林之樂、之趣?進而從中得到多少啟發?

來自彰化的葉姓男子,獨自走中央山脈的「南三段」,卻鬧得滿城風雨?走出一身腥羶、走出一身屎味、走出一身胡鬧、走出一身穢氣?如果山友們不把快速累積百岳山頭數這種「登山文化」給看淡或摒除,類此山林中的狗屁倒灶事還會層出不窮?一則使美麗山林污染,二則使登山界蒙羞,三則對不起歷來為推動登山正常化的前輩心血,四則讓管山官僚有箝制登山活動似是而非的說詞,五則加深輿論界對登山活動的誤解,六則正當且健康的自由登山價值將重重的遭到污名化?就因為少數幾顆老鼠屎,搞得「一著不到處,滿盤多是空」的窩囊?

爬個山,搞到千夫所指、萬刀所剮,這未免太莫名所以了?爬山本該自自冉冉,欣賞山間那亂石崩雲,激流裂岸之美,不意、不料卻引起千堆雪般的譴責?孰令致之?何以致之?一言以蔽之,登山者太白目是也!輕易去動直升機的腦筋、視搜救人員為侍從?正因為動機不純、攀登能耐過弱、抗壓性太差、心理素質不高。誤以為,反正出事情自然有人會來幫忙擦屁股?百岳老查奉勸存有這種僥倖心理且不自量力的登山客,最好再下點功夫、再精進些,也最好跟著團體去登山,否則類此的獨攀,把山搞臭了,把登山這乙節給搞擰了,把搜救單位給搞毛了,把社會輿論搞沸騰了,集這種種「惡緣」於一身,其誰能夠?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逃避也)。」登山出事了,而且動用到搜救單位及直升機,然後又在高山上「耍」了搜救人員一番(家屬報案後搜救隊員上山花了2天與他接觸到,他卻說:「我不需要救援」?並在清晨時拔營「跑掉了」,又隔了2天,再度發訊要人上山救援),如果報導屬實,而在直升機吊掛時,被吊掛的這登山出包者卻又企圖「自拔扣環」(是想把自己的登山大背包一併吊掛上機,殊不知這個解扣行為有多危險),被直升機救下山之後也沒什麼大礙,根本不須就醫?凡此種種匪夷所思行徑,就像在登山這鍋粥裡連續拉了好幾顆屎,不臭也難!

三立新聞報導說,「警消今(2018.09.18)晨派出直升機成功吊掛救出葉男,沒想到葉男才剛吊掛上機,竟自行解掉扣環,嚴重危及值勤人員安全,讓機組人員全氣炸!從畫面可見,空勤很快地找到了葉男位置,但不知何故葉男卻遲遲不願進行吊掛,與搜救人員掙扎了好一陣子,拖延救援時間、延長空勤直升機滯空時間,增加執勤風險。據警消人員表示,執行吊掛作業時,因葉男背著背包影響作業安全,再加上吊掛有重量限制,搜救人員決定割斷背包進行吊掛,怎料葉男竟不死心,逕自解開身上安全扣環,取回背包掛在特搜人員身上,搜救人員見葉男堅決要將背包帶下山,只好先將背包吊掛上機後,再進行吊掛葉男。」

據悉,消防第三大隊竹山分隊長在醫院還特地對「闖禍」的葉姓山友指教(數落)說(摘錄):「黑鷹直升機不是給你這樣用的,你想叫就叫,台灣就是因為你這種人」、「我們的命不是命,你想叫一次多少錢,這政府對你太好嗎」、「爬百岳又怎樣,很會爬,我沒有百岳,但我要去救你啊」、「你浪費多少人力多少資源,有人十幾天沒回家,還不是為了你」、「每個人都有家庭啦,我今天是很客氣跟你講,在山上遇到你我就打你,我現不出手是很忍」、「你憑什麼搭直升機,你哪裡不舒服,就你這種狀況要搭直升機,我腳扭到我還走下來」、「爬百岳又怎樣,獨攀出事我看多了,這種程度!」、「你剛剛在幫你吊掛時候,你有沒有做危險動作,你為什麼要做危險動作」、「如果地上有洞我就鑽進去…我們掉下來掛掉算誰的?」、「要爬山,有種就不要求救」!這支消防分隊長指教葉某的影片長度3分18秒,字字句句打在登山人的心頭上,何其暢快?何其淋漓?何其無奈?何其沉痛?何其憤恨?

一兔過街,百人逐之;一鼠過街,百人打之。「千夫所指,無病而死。《漢書》」葉姓山友啊,「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如歸來,請帶回餘香!」但這一趟,你從山中來卻是如此不堪聞問、如此的悔不當初、如此的始料未及?「社會輿論也似乎很習慣性地會採用這套過街老鼠哲學:不論究其因,好像只要把表面的禍首/肇事者往死裡的打,把老鼠打死了,問題就會解決?」也許管山的、登山的都應該嚴肅地思考,是什麼樣的制度「養鼠貽患」?老鼠進了山就「撒野」起來?或許大家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但政府有在關心或處理這些「根本」的問題嗎?誰又是最該被究責的對象?

~ 百岳老查 2018.09.20.

 

附 記:

1.若無二步七仔或沒有三兩三,你怎敢上「南三」?百岳老查登山只是純興趣、純想改變一下生活心境及模式,沒有累積山頭數的壓力,沒有經濟壓力(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都能過)也沒有後顧之憂,所以登山這一路走來逍遙自在,光這個「南三段」就去走了4趟(這對一般登山客來講算很多,但對職業者來說4趟只能算「小兒科」,季參她光這段至少去過十數次),走此段由於時間會拉得很長(1趟下來約須8-12天不等),若要獨行則須要有很強的揹負能力及很強的判斷與應變能力,否則還是跟著隊伍上山會較輕鬆、安全些?百岳老查寫這篇的用意不在「灑狗血」,只是要提醒所有的登山客(不管你是老鳥或菜鳥)對山、對登山,絕對不能恣意、絕對不能任性、更不能為所欲為!須知留在山上的「每具白骨,都代表一個夢想的蒸發,一場勇氣的掙扎」!本照片是百岳老查在2007年03.15-03.27日的「南三段連走馬博橫貫」於無雙山所拍照(中間為季參領隊、左為該趟嚮導青陳兄、百岳老查也忝為該趟之嚮導)。

2.直升機「將葉男平安救下山後,搜救人員準備將他送往竹山秀傳醫院檢傷治療,但葉男卻拒絕檢查,僅表示自己腰痛和輕微擦傷,只要稍微休息就好,最後在妻子的陪同下離開,令人看了相當傻眼!」本次出勤總計5趟,救援成本初估達150萬元,南投縣消防局研議後將向葉男求償,先依《南投縣登山活動管理自治條例》開罰13萬。另,經查葉某在2014年6月時也是在南三段的可樂可樂安山鞍部(H3525M),因腳踝受傷而通報求救,斯時共出動3次直升機才將其救出,故有人說他是「叫機(直升機)慣犯」?

3.或許山友們會問,重罰能解決問題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老子.《道德經》)」部落客阿牛說:「『治世輕刑罰民越治、亂世用重典民更亂』,社會治安(按,登山亦同)的好壞取決於人心、教育、施政,而不在法律多完備或多嚴酷,一無所有的窮人根本不怕死,家財萬貫的有錢人才怕死,不知道執政者是否了悟其中道理?」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55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俯首冷對千夫指 登山捲起千堆雪?談這一場南三段山難救援風雲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0,355篇報導,共11,64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0,355篇報導

11,64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