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島巍巍佇大海 沙灘店店流目屎

文字-A A +A

海島巍巍佇大海 沙灘店店流目屎
 

※ 詩人高克多說/他的耳朵是貝殼/充滿了海的音響/我說/貝殼是我的耳朵/我有無數耳朵/在聽海的秘密。(詩人覃子豪.〈貝殼〉) ※

 

    「台江泮」的主人~黃徙,他在2016.12.25.於臉書貼文說,「今仔日是我自1991年來,再詳看七股海口:沙埔&紅樹林&灌喬木~無限驚疑&感慨!竟然對曾文溪口北岸到七股燈塔<六空仔>將近六公里的木麻黄&紅樹林所圍起來的防風林沙灘,九成九全消失,只賰萬里長城海堤佮海水!我是講:25年前,我直直愛走(跑)十幾分鐘才通過,才看會著海水,現在,海湧直接拍到萬里長城跤,拍到我跤底!」

    嗚呼,斯地、斯景、斯情,引起百岳老查很大的同感。近二十年的鄰近海邊偏村生活經驗,沙灘是一種天然的「動態平衡」,不管颱風、洪水或海水怎麼沖刷,最後沙灘還是會以自然的方式「補回來」。印象中,海浪從沒打到村落裡來(有一次因為颱風暴雨加上大潮,洪水無處宣洩,釀成唯一一次村內海水洪水交雜之大水災),潮起潮落都在海灘上前進後退,很少會衝過沙灘後的防風林。不禁要問,為什麼要把沙灘及防風林毀掉而在其上蓋上如萬里長城般的水泥堤防?難不成這海堤長城又是威權「海禁」的遺緒?

    去年(2016)12月,中國時報有「消失的西部海岸線 台灣胖番薯變瘦地瓜」的系列專題報導,記者曹婷婷及莊曜聰在報導中就指出,「台灣海岸線長達1500多公里,但全台西岸北到南都出現海岸退縮現象,台南北門、七股海濱50年來倒退1000公尺,黃金海岸20年退縮30公尺,海岸線退縮讓台灣陸地從胖番薯變瘦地瓜;政府預算不足,更缺乏長期且全面性的搶救計畫,紀錄片《洪水來了》恐在台真實上演。成功大學水利及海洋工程學系副教授董東璟強調,政府養灘都不如波蘭,不能再持『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思維了。」

    「其實自然的海岸,加入新的人工結構物,漂沙就會被阻擋,而另一邊海岸就會因為沙源補充不足,而發生侵蝕,這就是所謂的『突堤效應』。目前台灣大大小小的漁港、商港、軍港共有兩百多座,平均約每6公里就有一座港口,港口密集的程度可說是世界第一,海岸與港口工程,一旦規劃不當,除了造成國土流失以外,也可能為自己帶來大麻煩,有些港口可說是台灣的大錢坑,彷彿永遠也填不滿。」這是9年(2008)前公共電視所播出的「台灣海岸十年」裡所報導的事實。不禁令人感嘆「權力帶來腐敗,執政帶來傲慢」,政治人物的好大喜功與無知或官商間別有所圖,以致千餘公里的台灣海岸線,被醜陋而不實用、甚至是為害的水泥堤防和消波塊(肉粽角)給圍困住,也許這是當年那種「當偉人犯錯時,其錯誤也是偉大的」寫照?從此,「遠岸秋沙白,連山晚照紅」的場景將不復見!

    2008年8月,公共電視台于立平、柯金源這兩位記者在該台所製播的「台灣海岸十年」專題報導中又說:「沙子原本就是流動的,但是當人介入了自然的變動,整個海岸生態系統都被破壞了,台北港港區的用地,完全以填海造陸方式取得,總工程經費超過千億元,未來除了要防治海岸侵蝕,港區可能也需要不停的疏浚,這些長期又龐大的維護經費與環境成本,是沒有被計算在建港預算內的。另外,常常被忽視的,還有無形的文化成本,在一切向錢看的經濟發展思維之下,當地世世代代以河口潮間帶維生的漁民,也是被犧牲的族群,我們看到因為興建一座港口,導致一個可以養育後代子孫的永續漁場消失了,小漁村與文化也跟著崩毀,人與海相依存的圖像,會不會成為淡水河口的記憶呢?」(見「環境資訊中心網站」)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美國當時的國務卿海約翰曾預言︰『地中海是過去之洋,大西洋是現在之洋,太平洋是未來之洋。』二十一世紀已經到來,二十一世紀正是太平洋躍上世界舞台、鷹揚鳳翔的世紀。台灣處在太平洋西緣中段的重要戰略位置,亞太經濟的重要樞紐,面對海域遼闊、海運便捷的太平洋,隨著太平洋時代的來臨,不能不思考如何從島嶼走向世界,從海洋邁向國際。(詩人作家. 蕭蕭)」可悲的是,台灣卻用一道宛如萬里長城的水泥防波堤將自個團團圍住,來迎接新的太平洋世紀,這一道長堤都是由民脂民膏所堆疊而成的,大而不當,其實際效益如何?意義何在?嗚呼,錯誤的政策比貪汙還可怕,豈是虛言!這痛、這苦、這害,後代子民將逐漸去承受?百岳老查不禁感嘆:

母親の山頭剃光光
母親の海岸水泥堤
母親の溪河多汙染
母親の身軀被紋身
紋身千餘里有外痛
二千外萬粒蕃薯子
擔不起母親的苦痛
想水泥紋身煞畏寒
讓人心頭凝捶心肝
二千萬外粒蕃薯子
甭通擱店店不出聲
母親の名字叫台灣
誰人將沙灘換堤防
海邊無沙無防風林
驚海埔地日日流失
海沙有情水泥無魂
請還阮海灘護母親
  ~ 百岳老查  2017.01.03

 

附記:本照片引自2011.7.25自由時報。根據林務局嘉義林區管理處的統計,台南北門、七股沿海有登記的保安林地共有145公頃,因為現地已經變成海域、水池、淺灘,不能營林,實際只剩不到30公頃。很多專家學者早就發出搶救海岸線不可能立竿見影,重點在「慢慢做、不要停」的聲音,這聲,不知政府聽到、聽進沒?政治人物與政治家的區別,十九世紀美國牧師克拉克(James Freeman Clarke)曾經做過一個定義:「政治人物關心下一次的選舉,政治家想的則是為了下一代。」如果是「為了下一代」,相信這道水泥海岸長城不會出現!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5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海島巍巍佇大海 沙灘店店流目屎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0,148篇報導,共11,637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0,148篇報導

11,637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