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論將,神明變幻不可方物;今之大將,有體無魂國憂之大矣

文字-A A +A

古人論將,神明變幻不可方物;今之大將,有體無魂國憂之大矣

 

※ 吾人任事,與正人同死,死亦附于正氣之列,是為正命。附非其人,而得不死,亦為千古之玷,況又不能無死耶!處世無遠慮,必有危機。一朝失足,則將以薰蕕為同臭。而無解於正人之譏評。(清朝名將.胡林翼)  ※

 

    報載及電視畫面都可清楚看到,2016.11.10.上午中國首度以高規格來紀念孫中山150周年誕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紀念大會,由其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習近平所主持的儀式。據悉出席該次大會的台灣退役將領有37人、63顆星(7名上將、12名中將及18名少將),不僅聆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演說,更在會場播放中國國歌時起立,引發爭議。回顧當年這些將領在軍中叱吒風雲模樣,滿口仁義道德,滿口國仇家恨,滿口敵我不共戴天,如今「歸組害了了」,與敵共舞到「忘我」境地,為國人所不齒!甚至連累現役官兵在國人心目中的觀感與評價,只能用「痛心疾首」來形容!

    回顧80多年前,蔣委員長在「廬山軍官訓練團」講話指出:「這次訓練其唯一的目的,是要先尋著我們軍人的靈魂,再來挽回我們整個國家的靈魂!」又說:「此次訓練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消滅赤匪,一切的設施,皆要以赤匪為物件,一切訓練的方式動作以及各種戰術,統統要適合剿匪戰術的需要,統統要針對土匪的實際情形與匪區的實地的地形來作想定並實施訓練。」當時在訓練團團址前還建造了一座木牌坊,上面刻著蔣委員長手書「軍人魂」三個大字。只是這一切已如垃圾,今後將不可能再聞問這鏗鏘有力而且目標明確的「宣示」,因為敵我似乎已「泯恩仇」?只是,現今敵人還是敵人,敵對的危險因子並未因「兩岸情勢緩和」而降低許多?「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數千年來這不是隨便講的!

    自古以來,軍人就要像軍人的樣子!但軍人應該是什麼樣子呢?舉幾位歷史名將來對照一下,便可知道這些跑到敵營去「你儂我儂」的退將那副嘴臉有多可惡!

一、1150多年前,進士出身的唐朝名將張巡,在安史之亂中,在內無糧草,外無援兵的情況下,以區區兩縣幾千兵力,苦守雍丘、睢陽這二個孤城近二年,最後城破被俘,變節投敵將領的尹子奇見到張巡後,問道:「聞公督戰,大呼輒眥裂血面,嚼齒皆碎,何至是?」張巡答道:「吾欲氣吞逆敵,顧力屈耳。」尹子奇大怒,用刀撬開張巡的嘴巴,只見嘴裡僅有牙齒三四顆。張巡罵道:「我為君父死,爾附敵,乃犬彘也,安得久!」張巡始終不肯屈服,其餘將領無一人投降,張巡寧死不屈,時年49歲。

二、870多年前,南宋名將岳飛,他治軍極嚴,賞罰分明,率領的「岳家軍」號稱「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只可惜,滿朝瀰漫著投降主義氛圍,一紙「莫須有」罪名就被革職且喪命,「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已然不可能,難怪會很不服的寫說:「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徒留「臣子恨,何時滅」之浩歎!

三、370多年前,進士出身的明朝名將史可法在揚州抗清被俘,不屈而死。死前見勢不可為,就寫了幾封給其家人等遺書,最後城破被俘,慷慨就義,得年45歲。他的第一封遺書寫著:「敗軍之將,不可言勇;負國之臣,不可言忠。身死封疆,實有餘恨。得以骸骨歸鐘山之側,求太祖高皇帝鑒此心,於願足矣。」第二遺書寫著:「可法死矣!前與夫人有定約,當於泉下相候也。」這種對家、對國的愛,千古流芳!

    看完忠烈史實之後且再看古今中外任何國家及政權對其軍人的變節,大都不能容忍,必處以極刑,而變節之將其下場大都很慘,如:

一、明末帶兵將領吳三桂,鎮守山海關卻降清,不但引清兵入關,甚至還追到緬甸去,將逃往該處之明朝永曆皇帝帶回清朝處死。明朝皇族和大臣等都斥他為「漢奸」,他也就成為「漢奸」的代名詞。

二、明末鄭成功的部將施琅,變節投降清朝,還曾兩度領兵來攻打台灣的鄭氏王朝,只因為被強風所阻,未能如願。後來調到北京當官,期間生活甚為貧苦,僅依靠妻子作些女紅裁縫等來貼補家用。

    星雲大師 在《人間萬事》裡談到「變節」時說:「世上有許多忠貞不二的人,他們的品德操守讓人歌頌,但也有不少中途變節的人,他們的行徑令人唾棄。所謂『變節』,就是捨棄原有的倫理,改變身分,另找出路。」大師還舉例說:「國家的軍隊應該效忠國家,效忠領袖,但有的人因為思想不同,反而投誠敵營,成為逃兵。…這種軍人,不以榮譽為生命,只看重利益而變節改投敵營。當中或有重大的內情,但其行不值得稱道。」真是震聾發聵,一語中的!

    真不知道台灣這些退將在中國官方的這個紀念會場子,聽著中國國歌~中國義勇軍進行曲,也專心聆聽解放軍最高領導人「威脅性」的講話,他們坐在台下當時心中的感受是什麼?真如台灣國防部馮部長所說「被情勢所逼」的嗎?馮部長講的好「退伍軍人袍澤是我們的兄弟,但不捍衛中華民國的,就不是我們的兄弟。」這一「定海神針」就插在「敵我分際」上!

    據悉,當年「廬山軍官訓練團」畢業學員,以及陸軍官校自第9期開始,每一期畢業成績優秀學生,蔣委員長都會親自頒發一把刻有「軍人魂」的短劍,以示鼓勵。其後,陳誠更說明了這把軍人魂短劍的用途:「這把劍是給大家為主義奮鬥,與敵人肉博到最後的時候,做一個不成功便成仁的志士所用。」試問,這些台灣赴中的退將們,你們的「軍人魂」短劍在那?

                                ~ 百岳老查 2016.11.18.

 

附記:本照片係某年在某軍事基地,長官校閱部隊時所拍照的,百岳老查與這位大閱官曾兩度同事過。如今照片中的「長官」卻參加了這次中國官方舉辦的孫中山紀念儀式上,是7位上將中的一位。百岳老查對昔日這位長官的現今行為「極不能認同」!清末民初軍事家蔡鍔說:「古人論將有五德,曰:智、信、仁、勇、嚴。取義至精,責望至嚴。」若以這標準來看我們這些中共座上賓的退將,像話嗎?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2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52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古人論將,神明變幻不可方物;今之大將,有體無魂國憂之大矣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9,905篇報導,共11,62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9,905篇報導

11,62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