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皇帝的歷史圖鑑 歷歷在目

地區:
分類:
文字-A A +A

兒皇帝的歷史圖鑑  歷歷在目

理念是實踐的先導,思想是行動的指南。衛福部長林奏延日前在世衛大會(WHA)演說自稱「Chinese Taipei(中國台北)」,返台後獲總統接見,總統更說:林部長在稱謂上沒被矮化。國人看完這齣爛戲後,不禁讓人聯想到歷史上向強國稱臣認父的血淚場景。

在中國歷史,唐朝滅亡後到宋朝建國時的這段時期,一般被稱為「五代十國」(大約是897~979年),是藩鎮割據且自立建國的局面,重武輕文、戰亂不已是必然的結果,因此給北方強大外族~契丹一個南侵的大好機會。是以,各政權率以向契丹等外族「稱臣」,還有自願當「兒皇帝」的,為了鞏固政權「認賊作父」又何妨!

在歷史灰燼中耙梳,你可發覺這段時期就出現兩位「兒皇帝」,用現在話語說:是「強權壓力下的妥協,絕對出於不得已」啊!以及「兒皇帝」更是一種「忍辱負重」的積極表現啊?據悉,這時期就出現了兩位「兒皇帝」:

其一是:五代的後晉高祖石敬瑭,石敬瑭擔任後唐明宗李嗣源的將領又是女婿,為了奪取後唐政權,就勾結了契丹,不但把國土燕雲十六州給割讓了,每年還得向契丹納鉅款,契丹就冊封其為「大晉皇帝」(936年),彼此約為「父子之國」,石敬瑭就當了契丹的「兒皇帝」。

其二是:18年後(954年),十國的北漢皇帝劉鈞,也勾結了契丹,讓契丹冊封他為皇帝,所以劉鈞在上書給契丹王時則自稱為「男」,契丹則稱劉鈞為「兒皇帝」。

誰說:「願意忍辱,才能負重」?歷史斑斑可考,「兒皇帝」算不算一種「忍辱」?這種忍辱之下場又如何呢?後晉的石敬瑭稱兒皇帝11年國家滅亡,北漢的劉鈞稱兒皇帝25年國家也亡了。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是千古的智慧與血淚教訓,最聰明的人懂得從歷史中汲取經驗與智慧,身為國家領導人其腦中若無歷史圖鑑,那是多危險的事!

                                              ~ 百岳老查  2016.05.29

 

附 錄 :直言集》坦言忍辱 才能負重

記者鄒景雯/特稿

衛福部長林奏延在世衛大會(WHA)演說自稱「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算不算矮化?在台灣這個特殊的國家,似乎總要看人出菜,由政黨的國家定位主張來決定,因此經常出現應然與實然的對立,甚至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

這種病態現象,在二○一六年的今天,不應該被政治菁英視為理所當然,毫無羞愧之感,如果他(她)認為價值與誠信很重要的話。

這個國家到底叫什麼名字?目前的學名是中華民國,俗名則是台灣,這樣的描述應該可以包容最大光譜的國民所認可。因此在國際場域以「Chinese Taipei」自稱,這是強權壓力下的妥協,絕對出於不得已。

如此待遇,如果為的是換取參與,對抗孤立,先求存在,再爭長短,那就是忍辱負重;反之,如果是形式主義,選舉需要,自鳴得意,驕其妻妾,那就不僅是自降國格,而且唾面自乾。

自二○○九年馬政府首度派員以觀察員身分出席WHA以來,不斷受到民進黨的批評與責難,主因是這是前政府接受「九二共識」前提後的產物,當時的在野黨擔心在一中框架下,限制了台灣未來的選擇權,因此多數民眾同意其反對有理。也因為這樣的異議,維護了必要的國際視聽。

當年的長期反對者,現在成為執政黨,事前發生中國透過港籍幹事長在邀請函以「二七五八」鬼畫符的干擾,新政府也做出了澄清,但是衛福部長抵達日內瓦後的行為表現,國安系統行前應該要備妥教戰手冊,訓令其秉持戰術的一貫才對。

不料林奏延寶貴的五分鐘演講竟自己講出「Chinese Taipei」,返台後獲總統接見,蔡總統再加碼:林部長在稱謂上沒被矮化,意圖就此定調,但不少國人不解這麼做的目標究竟是什麼?其政策效果與前總統有何區別?新政府至今的決策說明顯有不足。

忍辱負重這個詞造得很好,願意忍辱,才能負重,若不能坦言忍辱,如何自證足以負重?這是一個心志的問題,處理國政,尤其關鍵。【2016.05.29.自由時報】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2.04

winda tsai

加入時間: 2016.02.04
553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兒皇帝的歷史圖鑑 歷歷在目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0,193篇報導,共11,637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0,193篇報導

11,637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