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新生代創作 樂團努力追夢

嵌入:
文字-A A +A

新生代創作 樂團努力追夢

 

【記者 許若璦、劉憶馨/嘉義市報導】

 

片長:9分40秒

 

內文

 

烏賊紳士是一個獨立樂團,由一群大學生所組成,在台灣,獨立樂團盛行的程度並不高,可是他們仍毅然決然堅持自己的夢想,用歌曲傳達對社會的看法與屬於他們的意念。

 

請用一句話去形容你們自己。

 

樂團主唱陳致丞說:「軟軟又硬硬的,因為平常看起來都很軟爛可是其實在音樂上面,我還是得堅持地玩下去,所以軟軟又硬硬的。」

 

音緣聚會 開始追夢旅行

 

一群年輕人因為喜歡音樂而聚在一起,從校園舞台走到live house ,樂團給人一種慵懶的步調,他們叫做烏賊紳士。

 

樂團主場、吉他手陳致丞說:「因為我們都是軟體動物然後我們都很紳士,所以我們就是烏賊紳士,我決定以後不管誰這樣問都要這樣回答。(軟體動物)大概就是章魚、烏賊軟管 、小管、小卷那種之類的軟管(動物)。高中認識,我們三個(高中同學)。」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我也跟你們高中認識啊。」

 

樂團主場、吉他手陳致丞說:「你那時候去貳館(音樂教室)有看到他嗎?」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我那時候就坐櫃檯。」

 

樂團主場、吉他手陳致丞說:「通常一首歌剛開始都蠻隨便的,就是想到,平常大概一個禮拜練一次,然後腦袋有東西,就叫大家來jam(即興)一下就可以完成一首歌了。」

 

狂烈怒吼 受國外樂團影響

 

高亢狂烈的旋律與團內激昂的彈奏, 烏賊紳士受到國外樂團的影響,結合後龐克與藍調創造出自己獨特的風格。

 

樂團鼓手林郁晉說:「我覺得烏賊的歌比較受Royal Blood跟Arctic Monkeys(國外樂團)影響,我自己在想一些rhythm(節奏)的時候最主要就是會受他們影響。」

 

樂團主場、吉他手陳致丞說:「都很喜歡他們,(聽起來)車子開很快的感覺。」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主旋律一直在那裡。」

 

樂團主場、吉他手陳致丞說:「riff感比較重」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riff你要解釋一下是什麼。」

 

樂團主場、吉他手陳致丞說:「就是riff。」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你這樣等於沒解釋,自己去google一下。」

 

樂團主場陳致丞和吉他手劉介廷說:「riff就是一個樂句,一直重複的樂句,他一首歌可能就一直重複就完成了,他就這一個樂句就寫完一首歌。」

 

樂團鼓手林郁晉說:「有時候是會先有一個畫面、一個場景,才想到那個場景感覺有點像配樂,我覺得那個場景是一個什麼樣的,才跟riff一起出來。」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我是手機先開錄音把自己練習的狀況錄下來,然後再回去聽。如果聽到還不錯的就會特別把這段挑起來,再去裝飾、修飾 、編輯一下。」

 

樂團主場陳致丞說:「有時候我會看到一些事情我其實也沒有很生氣,可是它好像又很重要,所以我並不一定會帶有批判的印象去寫。我可能只是很單純地記錄下來,最近比較會從生活中去例如我經歷過、看過的一些風景,或是一些我覺得很酷好玩的事情,就是想寫在詞裡跟大家分享。」

 

課業工作繁忙 無悔堅持

 

還是學生的他們,玩團難免會對課業造成影響,僅管如此,他們還是選擇了音樂,可能要重修可能要延畢,可是他們不後悔。

 

樂團主場陳致丞說:「因為他上班比較多下午跟晚上(時間),我們三個可能都要延畢到炸掉就要一直補課,最近真的蠻難喬的。」

 

樂團鼓手林郁晉說:「有時候沒辦法就是要翹課。」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但我沒辦法翹班。」

 

樂團主場陳致丞說:「有時候真的要表演 ,表演之前都還沒練過就必須翹,(除非)像那種緊急情況,不然盡量還是會去上課。」

 

音樂影像獨立創作 寫實的生活怒吼

 

《狗》是烏賊紳士的第一張專輯,也是他們的主打歌。除了詞曲的創作,MV也是烏賊紳士自己拍攝的,透過這樣的方式,更能呈現出歌曲想表達的意念。

 

樂團主場陳致丞說:「導演現在是在檢討嗎?所以跟歌有match到嗎?那一支一開始我就想要他(林郁晉)被打,然後我就把想法跟大家講,他們就加了更多想法。於是好像變得有點小規模搞得我心煩意亂,我就很緊張因為那時候大家都來,就沒想到會這麼多。我本來想說只是簡單的,因為你只要想林郁晉被打就會有很多想法。就會想說,他怎麼會過得這麼糜爛然後被打成這樣。我就想那些就是一隻狗蹲在路邊,然後很無力地看著我。我就寫出來。就是很無力的我們,可是想要做點什麼,有沒有做不知道但我只是想把這個心態寫出來。」

 

不向商業低頭 盼音樂多元化

也許他們知道玩音樂賺不到錢,甚至要自己出錢製作專輯,連包裝上架所有事情都是團內自己完成,可是他們希望他們的音樂在這個圈子內能夠有一點影響,讓臺灣的音樂有所不同。

 

樂團主場陳致丞說:「我個人是比較不喜歡臺灣現在的音樂,我這樣講會不會被罵。就是我聽不到我想要的歌,所以我才會來寫。」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商業音樂會賺錢我們不會賺錢,會賺錢就是好音樂,有辦法支持自己玩下去。寫一兩首商業的好了。」

 

樂團主場陳致丞說:「我覺得經營模式差滿大的,我們所有東西都要自己來,我們發片、包裝自己來。如果是商業他們有錢,藝人根本不用做這些事,不過我是滿喜歡做這些事,因為大家就可以從頭構思,排活動、簽約都要自己來。」

 

樂團主場陳致丞說:「我是覺得DIY精神很重要,我個人認為。」

 

樂團貝斯手劉介廷說:「就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不是為了迎合其他人。」

 

樂團鼓手林郁晉說:「開心玩,就開心最重要。我覺得還是要做自己喜歡的。」

 

繼續往前 前往廣闊舞台

 

有多少人願意不顧一切,只為了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們看見了在音樂路上努力的人們,他們是烏賊紳士。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3

加入時間: 2008.03.13

中正E報

嘉義縣
3,937則報導
1,640則影音
391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的其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