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國交換學生的高三記憶

文字-A A +A

一位中國交換學生的高三記憶

陳同學是來自中國的交換學生,今年2月來到東吳大學交換一學期,他說來台灣是希望能體驗一下心之所嚮的新聞自由。在台灣生活的期間,他認識了東吳校園的人權團體,觀賞了中國教育記錄片【高三】,也在座談會中和台灣學生分享了許多中國教育體制的問題及其反思。下面是他所寫的心得:

其實,我已經快忘記高三是一個怎樣的過程,只記得我是拼命拼命的向前沖,高三像是一個黑暗的隧道,慶倖,我最終走到了光明的另一端。
        
我的高中也算前三甲的名校,不過,我始終對這個“名”字有些質疑。
       
我們學校一個年級23個班,18個理科班,6個文科班,其中4個理科實驗班,1個文科實驗班,實驗班就是所謂的質優班,尖子班。很不幸,或者很幸運,我沒有進實驗班,也因此不用因為末位淘汰制而心驚膽顫。
       
在普通班的好處就是,可以輕鬆的名列前茅,其實普通班和實驗班的師資力量並不會差太多,只是學生的水準相差比較大,普通班裏大概有一半的人是通過砸錢才上進入我們這個“名校”的。中考時有個分數線叫連招分數線,就類似於高考的重點線,沒上我們學校分數線,但在連招分數線之上的,通通三萬,抱著錢來,就拿著錄取通知書回去。想當年,我爸媽也為買個放心,瞞著我存了三萬到我們學校,還好,我爭氣,自己考上的,所以後來爸媽就高高興興地把錢取回去了。
      
實驗班的都是優等生,或誰競賽獲過獎的種子選手。巔峰時期,一個班考個十來個清華北大是不成問題的,不過,隨著差生、優等生兼收並蓄的“名校”人才培養模式多年的運轉,學校的學習氛圍已早不如前,能考上清華北大的人數也逐漸減少。不過,我高考那年,我們學校倒是好不容易考出了個理科狀元,跟人家拼上重點線人數拼不過,就拼狀元,市內八大直屬高中之間的明爭暗鬥早已白熱化。還記得高中時,有個同學就寫了一篇作文,以超現實的手法,描繪了我們學校和對面死對頭學校的戰爭盛況,被我們傳為經典。
      
我個人的高中時代是壓抑的,我是一個半游離於班級的人。因為被“名校”光輝吸引來的富貴子弟太多,班上風氣有些糜爛,我不是自恃清高,只是志不同不相為謀,在班上我找不到歸屬感,我只是想著快點高考,快點離開,快點忘卻高中這個時代,就這樣高中三年就恍然之間過去了。
       
東吳影展,學長邀請我參加《高三》影片的討論,我未能出席,卻也把這部片子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片中的高三于我的高三有些差距,從學校的條件、師資水準到學生的狀態都有較大的不同,儘管如此,我也能在《高三》影片中看到我們高三時候的影子。其實,現在來看《高三》會覺得裏面的老師、學生有些可笑。
        
片中有這樣一段,是高三的孩子們遞交的入黨申請書。在高中入黨的名額是很少的,基本只有班上成績最好的幾個同學或是跟班主任老師有特殊關係的才能入黨成為入黨積極分子,不過,仔細想想,能有多少高中生真正懂“黨”的含義。
       
片中六班的藍婷同學的入黨申請書是這樣寫的:“從孩提時代開始,一串閃光的名字,江姐、劉胡蘭、雷鋒、焦裕祿、孔繁森給了我很大的啟迪和教育,我發現他們以及我身邊許多深受我尊敬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共產黨員,我發現在最危急的關頭,總能聽到一句話,‘共產黨員跟我上’,這確立了我要成為他們中的一員的決心。”
       
高三(7)班,班長的入黨申請發言:“我申請入黨,意味著要拼搏,甚至意味著要犧牲,我入黨時為了更直接地接受党的領導,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理想是遠大的,但要從實際入手,以實際行動開始努力,以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現在看來,也許會覺得很扯淡,不過那時的我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些宣言,覺得都是共產主義的真理,不過都是些無聊的遙遠的真理。從小學入少先隊,中學入共青團,已經習慣了那樣的標榜先進性的方式,直到大學,還會有人提醒我,寫團校活動心得,最後“拔高”的部分是萬萬不能少的。在我們涉世尚淺的時候,黨教導我們要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而當我們懂事,有能力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的時候,黨卻開始壓抑我們。當年,我媽不入黨,是覺得自己“先進性”不夠,如今我不入黨,只是因為懶得去聽黨課,懶得參加黨校考試。
      
片中有一段關於我們是怎樣學習臺灣問題的記錄。是一個老師關於臺灣問題的歸納:“臺灣島是我們國家不可分割的領土,從地理角度去解釋是兩個方面,一個事地質時代曾經和我們大陸相連,後來由於地質運動形成了大陸島;第二個方面,從民俗,還有民族,語言跟我們大陸是一脈相承的”。在老師講課的時候,影片的畫面卻有很多學生打哈欠,或是直接爬在桌上睡著了。是的,我們已經聽過無數次“臺灣島是我們國家不可分割的領土”,以至於後來多次聽到,都覺得這是一句只會讓人犯困的廢話。不過,這句話卻是經不住推敲的,關鍵在於怎麼解釋“領土”一詞,“領土”應該是一個政治層面的詞,從地理、歷史等角度去探討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概括的,不過,我們習慣被這樣簡單的句子洗腦,這就是我們的教育。
      
“我願我的將士們以百倍的信心,無堅不摧的勇氣,堅定的意志,頑強的作風去攻城拔寨,我期待我部隊的凱旋,勝利一定屬於你們!”高考前即將開始的早晨,班主任老師激勵對孩子們鼓起勇氣面對高考,這位老師是盡職的,帶著孩子們戰鬥到最後一刻也不放棄。聽這位老師的話,心情有些複雜。畢竟我們當年就是在這種自我催眠的勉勵中跌倒了又站起來的。然而,反思,有些悲哀,這就是我們的教育,為高考勝利的戰役,教育難道就是一場戰爭嗎?   
     
“在開考鐘聲即將敲響的時候,我會在這裏真心的為大家祈禱的。”這是片中的高三班主任最後對孩子們說的話。在我們考試的時候,老師、父母都在為我們祈禱,高考不是我們一個人的事,高考再苦,還是難以忘記那些暖暖的關愛。還記得,我考得很糟糕的時候,我老媽買了一堆零食來宿舍安慰我,我抱著媽媽苦,她卻說,別想了,考了就考了,忘了吧,吃東西去。
       
那些過去了的人,過去了的事,在記憶中模糊,卻始終未能忘記。
       
我的高三,我們的高三。。。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兩岸新聞報導獎籌備小組

「第十三屆兩岸新聞報導獎」7月開始徵件

第十三屆兩岸新聞報導獎報名日期從7月1日至8月31日止

此次參賽類別除「專業新聞組」外,特別新增「公民記者組」

凡非專業記者身份,經由網路新聞媒體播映或於學校實習媒體刊登之影音新聞

皆可報名,各類作品只要為民國97年7月1日至民國98年6月30日之報導,皆可參賽。

詳情請參考http://mol.mcu.edu.tw/show.php?nid=116631或洽林佳欣老師,(02)2882-4564轉2467。

大暴龍

我的高三是一場戰爭,自國一就開始,只是不知為何而戰,一上大學馬上丟盔棄甲。
剛入伍,輔導長問我要不要加入國民黨?我不置可否的說:都可以啦。輔仔義正詞嚴的斥責:加入國民黨是神聖的事,怎可這樣嬉皮笑臉!我收下了入黨申請書。
那年年底,我還是沒有入黨,很意外的,輔仔放我回家投票,他相信我會做正確的選擇。

2

加入時間: 2007.09.18

Rousseau

加入時間: 2007.09.18
187則報導
32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蔡衍明:買蘋果 讓他們認識我

2012-11-29
瀏覽:
2,295
推:
0
回應:
0

2012 歐巴馬勝選演說

2012-11-08
瀏覽:
2,175
推:
0
回應:
0

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

2012-10-27
瀏覽:
5,265
推:
0
回應:
0

The Rise of the New Global Super-Rich

2012-10-27
瀏覽:
1,690
推:
0
回應:
0

啟蒙者 陳少廷

2012-10-19
瀏覽:
2,417
推:
0
回應:
0

黎智英出售台灣壹傳媒

2012-10-17
瀏覽:
1,996
推:
1
回應:
0

Inequality and the world economy

2012-10-16
瀏覽:
1,294
推:
0
回應:
0

中國民族主義的兩大危險傾向

2012-09-28
瀏覽:
3,444
推:
1
回應:
0

關於香港國民教育學科爭議的反思

2012-09-28
瀏覽:
1,341
推:
0
回應:
0

一個香港中產的懺悔

2012-09-09
瀏覽:
1,588
推:
0
回應:
0

一位中國交換學生的高三記憶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9,621篇報導,共11,26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9,621篇報導

11,26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