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車路權怎麼看, 權益認知須提升 !

文字-A A +A

給路權 = 給安全 ?

機車路權怎麼看, 權益認知須提升 !

台灣最方便的交通工具絕對是機車莫屬,機車密度為全世界第一,全台灣有2300 萬人口,機車卻有1400 萬輛以上,目前還在持續攀升。 機車那麼多,對於機車族的法規最近正不斷地被討論,除了很多機車族抱怨的禁行機車道與兩段式左轉之外,很多人也覺得在台灣機車族的權益總是比不上四輪。

法規怎麼說?

  根據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9 條:「在已劃分快慢車道之道路,雙向道路應在最外側快車道及慢車道行駛」,劃分過的快車道為禁行機車道,如果機車行駛在快車道遭舉發將會吃上六百元的罰單。

   而兩段式左轉也是如此 :「內側車道設有禁行機車標誌或標線者,應依兩段方式進行左轉,不得由內側或其他車道左轉。」如被開罰在期限內繳交也是600 元的罰單。

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

  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的執行長阿彥感嘆地說著:「機車路權這件事原本是由中華民國機車黨在負責,沒想到他們的言論越走越歪,慢慢地偏向政府那邊,路權促進方面停滯不前,最後我們理念不合就決定另開一個促進會繼續幫助機車族爭取路權。」於是阿彥跟著幾個友人和機車黨的一些成員離開了中華民國機車黨。

   但是中華民國機車黨到現在還是聲勢浩大的原因是甚麼?「因為他們已經十年了…長久以來都是跟他們合作,久了就習慣了。而且我促進會才一年半,我在未來會慢慢地扭轉這個合作模式。我們也成立了台灣交通安全立案協會,是在處理車禍安全、協助法律訴訟…等服務,促進會多是於網路上進行道路安全宣導。」阿彥娓娓道來。

改革緩慢的原因?  政商勾結? 政府無視?

   「以政商方面來看實際來講可能牽涉到政商利益關係,因為台灣的政商結構,例如選舉的政治陷阱大部分以車商為主,包括電動車、淘汰二行程這些都跟政商的利益有關,這又牽扯到進口關稅…等。再來是說機車路權平等的話勢必影像到汽車的銷量。以房價來說高速路、快速道路一旦開放二輪上去,一日生活圈就夠大了,勢必市中心就會往外擴大。這些都是環環相扣的問題。」阿彥無奈地表示路權改革是個大工程。另一方面擁有62 萬粉絲的「小老婆汽機車資訊網」的大魔王Singer 說:「其實他們跟政府開過很多會議,長久以來發現,其實政府一直以來都沒有把機車路權的這項放入改革範圍內,很多年以來,政府一直是以汽車為主規劃好汽車走哪裡,那剩下的路就是給機車走。」也就是說機車族們都是使用剩下的路。所以機車其實並不重要。當初他們並不知道機車會成為台灣的自然現象。」Singer 感嘆地說。

路權日益重要 騎士素質須提升

   台灣交通安全協會於6月4 日指出,問題出在考核制度過於簡單。協會表示:「機車的駕照可以透過道路駕駛訓練,加上嚴格的違規取締記點,提升整體駕駛人素質,減少交通事故。」因為機車考照制度無法因應道路上與眾多車輛混流的風險,導致危險一再發生,死亡率也高居不下。假如擴大實施開放內側快車道或是機車可不用兩段式左轉,若騎士無法習慣與汽車一同行駛,那麼給路權也不等於給安全。「這需要長時間的抗爭…阿不是啦,是長時間的推行並且宣導。」阿彥開玩笑地說。畢竟,考照制度並不是說改就能改。現在改變了一貫地考照制度,這會影響到多少層面我們可想而知。常常在促進機車路權的桃園市議員王浩宇表示:「很多時候都是舊有想法的衝突,在通行取消強制待轉的時候很多人反應過度,有人說他不會直接左轉一定要待轉,這就跟我們的考照政策有關了,考照太容易容易造成很多沒有行車、法治觀念的人上路,衍生了很多問題。」

開放內車道禁行機車 正義魔人現形

   在很多主要幹道上例如中山北路,機車只能行駛在最外側車道,與公車、汽車爭道。又很多汽車喜歡違停於紅線,加上公車隨時靠站,在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情況下機車總是最容易發生狀況的車種。「如果開放機車走內側車道就能避免這種情形發生,事故率也能大幅降低,但老話一句, 騎士如果還是不懂得禮讓、跟汽車和平共駛, 那開放內側車道未必比較安全。」阿彥直搖頭地說著。

   那不安全處在哪?阿彥說:「最常出現的就是逼車嘛!」。新聞中最常出現行車糾紛一大部分都是在說機車行駛在已塗銷禁行機車的內側車道內,被汽車駕駛硬切進來並搖下車窗嗆聲說:「這不是你該走的地方」。大魔王Singer 說:「明明是已經塗銷的車道就代表大家都可以走不是嗎?」如果是因為機車違規走在內側車道,那後方駕駛人可以用拍照檢舉的方式而不是使用私刑,硬是將違規車輛逼出車道外,這樣不但構成危險駕駛要吃上六千元罰鍰並吊扣該汽車牌照3 個月,得不償失啊!「能改善如此窘境,政府就要多加宣導,多多善用勸導的方式,執法的警察需要加把勁囉!」阿彥淺笑地說。中國文化大學應數系張同學覺得應全部塗銷,比較方便也比較安全。

代轉格機制從何而來?

   兩段式左轉也就是待轉格這個機制其實是從日本的法規衍伸而來,但是日本的規定是時速25 公里以下的用路人才須待轉,例如: 腳踏車、電動輔助車。為甚麼台灣的待轉會如此發展? 原因要追朔到1978 年李登輝當選台北市市長時,新增了內側快車道禁行機車的法條,導致機車騎士直接從中間車道左轉,事故率大幅上升,因此引用了待轉格,
所有機車在內側有進行機車標示時都必須兩段式左轉。以忠孝敦化路口來說,這麼大的路口如果有人不會直接左轉怎麼辦?「我們本來就沒有要完全廢除待轉格,我們是推行不強制待轉。會直接轉的人就跟著汽車一起,不會待轉的人也可以待轉的。」阿彥表示。

   法規規定三線道有一線道得畫禁行機車,待轉格就伴隨著產生。「就是因為舊有觀念的衝突,有些人說直接左轉很危險,所以反對我改革。那麼我問你,待轉應該要打右轉燈? 但是我又不是要右轉! 我跟助理視察時就常常看到待轉騎士跟右轉車輛打架,更常常看到待轉格變成待撞區。」王浩宇議員憂心忡忡地說。待轉格總是設立在斑馬線之外,路口的最外側,這樣真的是安全的嗎?中國文化大學技擊系陳同學和旁同學就認為基於安全考量,待轉格還是留著比較好,避免有人不會待轉導致交通更繁雜。

負面聲浪?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須努力

   推行一個政策一定會有負面聲浪,反對的族群其實是很難判定的,如同前面所說,這涉及的層面太多, 會有很多人連帶受影響。「不得不說很多人有所謂的開大車小車就
是要讓我的心態,雖說小車也有行為不好的地方,但我這邊還是認為中央應該要硬起來改革整個考照制度。」王浩宇議員認真思考道。「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擋著,有人說官員們都座車所以看不到這些問題是其中一部分;另一方面就是一大部分的人被舊有制度灌輸得太徹底而不願意接受新的制度。」阿彥擺明著說著改革困難的原因。大魔王Singer 說:「官員們常常說是因為國情不同,對沒錯這是其中一點。很多人其實拿國外法規跟台灣做比較,雖然互相比較是好的但是台灣也不能完全抄襲國外交通系統,畢竟是不一樣的地方。我們本來就是要花時間設計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法規。不過這就要看政府願不願意花時間設計囉!」像現在這樣沒有完整的系統,交通當然亂,人民當然怨。改變舊有制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
  「或許五年後、十年後,台灣的道路會更加美好。」阿彥語重心長地說。

和平的交通 從小教育開始

   「其實我們一直在籌備校園巡迴演講,目前正在與北市一些高中、大學接洽要進行校園路安演講,針對不同情況進行講解。」大魔王Singer 表示其實他們近幾年一直在籌備,但是需要跟學校洽談時間和場地,且師資也是一大問題,目前都還在討論中。

   「我覺得路安觀念要從小培養,小朋友要知道不能隨便穿越馬路…等,這不只是大人要知道的事。」阿彥感慨著。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在未來也規畫著要到國小進行路安講習,或許會運用生活課的時間,一切都在商討中。王浩宇議員也表示:「唯有從小開始教育,未來才能改善整個行車環境。」

對於未來的目標 如何增進人民福祉

   「全台灣其實三線道以上都有劃設,但因外側車道常常排隊,又是違停又是右轉的車輛,變成說機車常常只剩下一車道甚至沒有車道可行駛,這個是我們最近準備努力的方向。」王浩宇議員與助理表示。王浩宇議員目前在促進桃園市塗銷禁行機車的試辦,已經通過一部分,6 月開始政府正在擴大實施增加左轉道比例與塗消禁行機車的部分。

   而「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及「小老婆汽機車資訊網」的目標大致相同,改革機車考照制度,由易轉難,可能會增加機車路考,讓騎士知道在路上遇到不同車種該如何應變。最重要的是落實地方對於道路安全的教育,只要大家的觀念都正確,在改革之路上也會簡單許多。

   接下來,就要看看中央政府對「機車路權」的膽識是否充足,敢不敢跳出舒適圈,好好打一場跟過往不同的戰爭。

根據監理站106年4月統計,汽車數量大約七百萬輛,機車大約一千四百萬輛為汽車兩倍,但是從表中可以發現汽車違規率遠大於機車的兩倍以上,政府必須嚴加正視這些問題。

各國對於機車路權相關法規

根據表格可以得知大部分的國家對於機車行駛高速公路是有很大的空間的,至於台灣甚麼時候會對機車族更加寬容,還有待商討。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

加入時間: 2017.06.07

Choco1104

加入時間: 2017.06.07
1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尚無內容。

機車路權怎麼看, 權益認知須提升 !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89,414篇報導,共12,946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89,414篇報導

12,946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