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事件 60週年

文字-A A +A

 

本文節錄自【林仁傑,2004,一段跨時代的故事:台灣學生運動史研究(1920-1994)。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四六事件前夕

當時處於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加上國共內戰,使得國內百業蕭條,一切亟待建設。透過「台灣升學內地大學公費生演講團」的交流,台灣學生對於中國大陸政治局勢有了更加一層的認識,兩岸的學生運動也因此互相唱和。尤其是1948 年以後,中國共產黨所屬的人民解放軍已經採行全國大規模的戰略進攻,國民黨在內戰戰場上節節敗退,軍事、政治、經濟面臨全面危機,因此加緊對台灣經濟上的搜刮、剝削,政治上,國民黨也處於分崩離析的狀態。

在這樣動盪不安的時代之下,大陸國民黨統治區形成以學生運動為中心、愛國民主運動所掀起的「反內戰、反飢餓、反迫害」的遊行,也給了台灣學生直接的啟發和影響。在這樣歷史背景之下,1948 年師院也發起一場要求提高公費生待遇的「反飢餓」遊行。

一位當年台大學生自治會的核心幹部在描述當時校園情形時,這樣寫道:

同學們對外間不安的時局,現在已逐漸敏感起來。一部份師生之間,常把國內時事作為課餘閒話和討論的中心;校內的空氣已不像過去那樣和平恬靜,尤其是外省籍同學之間,他們都為自己家鄉正在發生的一切事情弄得情緒不安;校中平素活躍的及一些被認為好學的學生都參加了帶有政治色彩的活動;宣揚中共政策的印刷品,漸漸在校園中流傳開流;公開性質的學生刊物,也表現出鮮明的立場。

一觸即發的態勢,終於在1949.3.21 一場意外事件下爆發開來。

插槍走火----「單車事件」的引爆

1949.3.20 晚上9 點15 分左右,台大法學院一年級學生何景岳和師院博物系學生李元勳共乘一輛腳踏車,經大安橋附近被中山路(一說中正東路)派出所的謝延長警員看見,認為這兩名學生違反交通規則,於是取締並造成衝突。兩名學生被員警打好幾下,並被押送至警察局。

大約11 點10 分,其他聞訊趕來的師院和台大同學在第四分局門口抗議,並要求警察總局局長劉監烈出來道歉。由於劉一直未現身,所幸學生就將第四分局局長林修瑜、和前來調解的警察局督察長龔經笥兩人帶回台大宿舍的廣場(現今的金華國中),向其他同學報告事情始末。當時兩位被羈押的同學早已被釋放,反過頭來倒是謝姓員警被勒令收押。

3 月21 日早上8 點左右,兩校學生集合,選出台大王惠民等12 位和師院趙制陽等6 名合組主席團,前往市警局。沿途合唱「團結就是力量」,並不時高喊「警察無權打人」、「反對法西斯迫害」、「反對內戰,要和平」、「反對官僚作風」、「保障人身自由」及「吃公吃光」等口號。

當事人李淑德在回憶起這件事時,這麼說:

那時師大約略只有二十多個女生,參加該遊行者大約有十餘人,女生都排在隊伍的最前面,校長謝東閔先生知道學生有此行動,便在大禮堂前廣播告誡學生,剛開始以國語發表,我們大多聽不懂,後來才使用台語說:「你們這些不怕死的學生,槍都架在那裡,說打就打啊!你們這些女孩子都不怕死,還站在最前面。」

11 點左右學生隊伍抵達市警局,由於人數相當的多,因此由主席團成員與劉局長交涉。因為學生要求必須在10 分鐘內立刻答覆,劉局長在「情勢比人強」的狀態下只好簽名,書面要求包含:一、嚴懲肇事人員;二、同學如有傷害,賠償醫藥費;三、警局局長登報道歉;四、請總局長向受害學生道歉;五、登報保證以後不發生類似事情。學生得到滿意答覆之後,於12 點10 分左右回到學校。

這件事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已經得到解決,但暗地裡卻仍波濤洶湧。

3 月23 日《公論報》在「讀者的話」專欄,刊登了兩校學生以「國立台灣大學學生自治會聯合會」和「省立台灣師範學院學生自治會」名義,共同發表的〈為何李二同學被歐事敬告各界〉。隔天3 月24 日,《公論報》在「讀者的話」專欄,也有警員投書,反駁學生的公開聲明。當然,一件事情若只從自己的角度來看,那麼,別人就一定會是錯的嗎?在各說各話,又一昧指責對方的不是同時,雙方「認知差距」越來越大,「嫌隙」也越來越深,埋下往後四六事件的衝突。

山雨欲來風滿樓----青年節的「營火晚會」

3 月29 日台北市大學和中學校學生聯合會宣佈成立「學生聯盟」,號召全省學生連結。並以「結束內戰,和平救國」、「爭取生存權」、「反飢餓,反迫害」等口號作為訴求,藉由「紀念黃花崗革命烈士」名義,當晚在台大法學院操場舉行一場慶祝青年節的營火晚會。

晚會主持人是台大學生葉城松,除台大、師院、台北市中等以上學校學生踴躍參加之外,台中農學院和台南工學院也有代表前來。根據事後兩位當事人回憶當天晚會情形,這樣描述:

師院學生在學生自治會糾察部長莊輝彰的指導下,排成四行縱隊,女生領前,男生殿後,高唱著革命歌曲,走向會場,雄壯的氣勢贏得了有效同學的歡呼和鼓掌。

當天的營火晚會活動,以台大「麥浪歌詠隊」的歌舞表演為主,除了各種民歌之外,還演唱了〈你是燈塔〉、〈你是舵手〉及〈王大娘補缸〉……等大陸學生搞學運時常唱的歌曲。當天的晚會簡直成了公開的「解放區」了!當「麥浪」成員在台上唱〈王大娘補缸〉的時候,全場連「秧歌」都扭起了……。

學生在這快樂的氣氛之下,殊不知國民政府因為大陸學運的經歷,老早結合黨政軍的力量,對於這些學運活躍份子進行嚴密監視。學生這一連串的舉動,更是震驚了高層當局,於是抓人變成只是遲早的事了。

天未亮----警總下令圍捕滋事學生

3 月16 日應代理總統李宗仁電召,到南京述職的台灣省主席兼警備總師令陳誠於4 月初返台。當他知道知道台北學運的經過之後,氣得直跳腳,下令警總副司令彭孟緝負責,清查後準備抓人。

4 月5 日傍晚周慎源、趙制陽接連被誘捕。周慎源在被誘捕後,三輪車行經台北公園旁(今公園路),台大青島西路宿舍附近時,看見很多台大學生在宿舍門口,便趁機跳車往宿舍方向跑去,並大喊:「救命呀!我是師院學生,台大同學救命呀!」雖然便衣警察曾對空鳴槍,但台大學生人數眾多,警察不敢貿然行動,於是周慎源便得救,隨後將經過告訴大家,並由台大學生護送他回師院宿舍。

隨後台大與師院的學生全聚集在師院的大飯廳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無限期罷課,且明天一早要上街遊行,示威抗議政府綁架學生的暴行。另一方面,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兼省主席陳誠在得知學生的下一步之後,也立即代電給師範學院院長謝東閔,表明要逮捕師院六名學生。電文如下:

迭據查報貴校學生:周慎源、鄭鴻溪、莊輝彰、方啟明、趙制陽、朱商彝等計六名首謀,張貼標語、散發傳單、煽惑人心、擾亂秩序、妨害治安,甚至搗毀公署,私擅居拘禁執行公務人員,肆行不法,殊屬居心叵測。該生等本(五)日晚,復又糾眾集議,希圖實施擴大擾亂。本部維護社會安全,保障多數純潔青年學生之學業起見,應即予以拘逮,依法偵訊。特電即請按明指交到案,以肅法紀。至于其他學生希善為撫慰安心照常上課,幸勿盲從附和致干法究為荷。

當晚陳誠也找來了彭孟緝、傅斯年、謝東閔到家中來開會。嚴格來說,這場會議決定了整個四六事件的發展。但遺憾的是,這場會議並沒有被完整記錄下來,甚至多年之後,成為「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與會者似乎都避重就輕帶過,呈現對自己最有利的一面說詞。如今四位當事人都已過世,這場會議內容真相也石沈大海。

謝東閔在接受訪問時說:

事件爆發前一天晚上,我和傅校長以及當時的警備司令,名字我也忘了。我們三個人開會,提出因應之道;警備司令部堅持要動用軍隊進入校園內抓人,我和傅校長主張學生的事可以慢慢勸,不要用軍隊;後來司令部仍堅持軍隊抓人,我就告訴他,那能不能槍裡頭不要填子彈。

但彭孟緝卻說謝東閔並沒有講:「不要用軍隊抓學生。」彭孟緝提到:「謝東閔向陳辭公(陳誠)鞠了一個躬,他說,師範學院的院長他不做。」傅斯年則是對彭孟緝講:「我有一個請求,你今天晚上驅離學生時,不能流血,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彭孟緝回答:「若有人流血,我便自殺。」又說:

調來部隊,不拿槍,只拿繩子,士兵和警察把這些犯法的學生捉起來,差不多抓了五、六百名學生。

事實上很多人在回憶起這件事時,都說部隊有拿槍,逮捕過程中也有學生遭到毆打。至於被逮捕學生的數目,從一百多人、二百多人、三百八十多人,到彭所說五、六百人都有,至今都未釐清。

四個人在陳誠家開會的同時,軍隊也已經包圍師院男生宿舍,於是學生用桌椅將樓梯間堵住,說什麼也不把周慎源等人交出。其間謝東閔曾與學生面對面好言相勸,但不但得不到學生的依從,還遭到學生的批判。朱商彝回憶道:

以鄭鴻溪為首的學生強烈質問謝東閔,對周慎源被秘密誘捕的事情作何感想?

謝東閔被批得受不了,最後,他說了一句:「我謝東閔今天還不如一條狗!」然後狼狽不堪地和陪同的訓導人員離開。

凌晨3、4 點,在彭孟緝與保安處處長林秀欒親自督鎮指揮之下,攻陷男生宿舍,將學生押到軍用卡車上,載到陸軍第三部隊的營房(今中正紀念堂),整個逮捕行動就此告一段落

整頓與搶救----四六事件後雙方的行動

在逮捕行動過後,陳誠立即向社會各界發表〈整頓學風〉的聲明,官方報紙中央日報於4 月7 日刊出標題為〈政府決心整頓學風,拘捕首謀違法學生〉全文,說明將這幾位學生逮捕,乃因張貼破壞社會秩序之標語、散佈鼓動風潮之傳單、搗毀官署、私擅拘禁公務人員,為了保護大多數純潔學生,只好勒令逮捕。

台灣省政府也同時代電給師範學院,要求即日起(4.7)全校停課:
查近來師範學院少數不法學生,張貼破壞社會秩序之標語、散佈煽惑風潮之傳單,甚至搗毀官署、私擅拘禁公務人員,擾亂秩序、妨礙治安,殊堪痛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Albert HSIEH

您好:
我是"謝似顏"先生的孫子 未曾聽聞家嚴提及家祖事蹟(或許是因為保護我們吧)
前些日子我在維基百科 為家祖寫了點東西 如您有空 請提筆指點一下
感謝

忠宏 2011/2/21

史料補完

四六事件一甲子

蕭亞譚

在四六事件發生六十周年的前夕,感謝自由廣場願意給予版面刊登這篇文章。身為當時的平反委員會召集人,謹以此文對於曾經參與四六事件平反運動的同學與教授表達敬意。

-----------------------------------------------------------------------------------------------

一九四九年發生四六事件,至今已經過整整六十年的歲月。當年的受難學生如今均獲得各種形式的補償。四六事件之所以獲得平反,並非是掌權者良心發現的主動作為,而是一群學運份子經年累月的努力所致;是這些學生付出青春,才使得這件歷史冤案得以重見天日。

從一九九五年開始,台灣大學的建國俱樂部邀集台大與師大的八個改革派社團共同發起四六事件平反運動。這年的三月先至監察院請願,要求監察院成立四六事件調查小組,監委表示將和白色恐怖案件併案處理。四月,台大學代大會議長黃博群在校務會議提案,要求比照台大哲學系事件成立四六事件調查小組。台大校方於同年六月做出回應,決議成立四六事件資料蒐集小組。

一九九六年,兩校學生組成四六事件平反委員會,並於四月六日前夕公布學生版的調查報告,藉此呼籲兩校調查小組應儘速讓真相公諸於世。這年的大事是總統首度直接民選,由於傳聞國民黨籍候選人李登輝先生涉及四六事件,其他候選人相繼提出抨擊。其實,這四位總統候選人均直接或間接與四六事件有關,為了避免平反運動受到政治力干擾,我們對於四位候選人提出全面性的質問。平反委員會並曾在總統府前集結,要求對於李登輝總統進行口述歷史的訪談,結果在府前受到軍警的強勢推擠與阻擋。

一九九七年,平反委員會協助兩校的資料蒐集小組,共同投入深度訪談的蒐集資料工作,台大得以於該年六月提出總結報告。總結報告並提出五項建議:四六事件列入校史、持續調查前後期的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明訂四月六日為台大學生日、台大出版中心出版此份報告、對當事人恢復名譽及補償。

一九九八年,基於本土立場與學運觀點,我們認為青年節的典範內涵應該轉移,要求政府將青年節從三月二十九日改訂為四月六日。很可惜,此項訴求迄今仍未能實現。

一九九九年,也就是四六事件五十周年,平反委員會協調由台大建國俱樂部與師大人文學社共同舉行學術研討會,並在台大舉辦為期一週的四六事件史料展。

二零零零年的十二月十五日,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修正公布,其中增列四六事件當事人為適用對象,並由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受理相關人士的認定及補償事宜。二零零一年的四月六日前夕,教育部長曾志朗代表政府向四六事件受難學生公開道歉,長達七年的四六事件平反運動至此告一段落。

剛開始提出四六事件時,人們不僅未曾聽聞這件冤案,更有甚者誤以為是中國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我們當時決定以平反四六事件作為學運議題,其實具有三重意涵:對於學運份子本身,以往都是接受那種八零年代的學運史觀,四六事件讓我們知道更早之前的學長姐,其運動的規模與堅持的強度遠遠超過我們這些後輩。透過平反四六事件,我們得以反省與重構台灣的學生運動史,進而追隨台灣學運的真正典範。

對於反對運動陣營,我們將四六事件視為「大學校園的二二八事件」,平反四六事件不僅是對於二二八事件平反運動的肯認與呼應,也是轉型正義在大學校園的具體實踐。對於台灣公民社會,雖然四六事件的相關當事人多是左翼色彩濃烈的學運份子,我們這群深具本土意識的學運後輩企望藉著這個平反運動,突顯寬容和解與要求真相的人權意涵。

面對未來,也唯有如同平反四六事件一般,台灣人民能夠正視彼此曾經受過的傷痕,願意相互舔舐並使之療愈,一個團結的共同體才可能從想像逐漸成為真實。

以下是可延伸閱讀的地方

中央社的深度報導

http://km.cca.gov.tw/myphoto/show.asp?categoryid=28

維基百科現階段的簡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B%9B%E5%85%AD%E4%BA%8B%E4%BB%B6

四六事件家屬的感想

http://tw.myblog.yahoo.com/jw!AceC37SdHRYdHaeFG7HR/article?mid=1828

http://www.socialforce.net/blog/%E9%98%BF%E5%8B%B3/12813.html

台大學生日應該是四月六日還是五月十一日

http://gallery.lib.ntu.edu.tw/archives/510

四六事件六十周年紀念活動(師範大學)

http://tw.myblog.yahoo.com/modern-china/article?mid=4466&prev=4467&next=...

1

加入時間: 2007.09.18

Rousseau

加入時間: 2007.09.18
187則報導
32則影音
2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其他報導

蔡衍明:買蘋果 讓他們認識我

2012-11-29
瀏覽:
1,823
推:
0
回應:
0

2012 歐巴馬勝選演說

2012-11-08
瀏覽:
1,729
推:
0
回應:
0

總理家人隱秘的財富

2012-10-27
瀏覽:
4,980
推:
0
回應:
0

The Rise of the New Global Super-Rich

2012-10-27
瀏覽:
1,392
推:
0
回應:
0

啟蒙者 陳少廷

2012-10-19
瀏覽:
2,020
推:
0
回應:
0

黎智英出售台灣壹傳媒

2012-10-17
瀏覽:
1,578
推:
0
回應:
0

Inequality and the world economy

2012-10-16
瀏覽:
1,044
推:
0
回應:
0

中國民族主義的兩大危險傾向

2012-09-28
瀏覽:
2,928
推:
1
回應:
0

關於香港國民教育學科爭議的反思

2012-09-28
瀏覽:
1,080
推:
0
回應:
0

一個香港中產的懺悔

2012-09-09
瀏覽:
1,299
推:
0
回應:
0

四六事件 60週年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30,848篇報導,共10,38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30,848篇報導

10,38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