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氣聲還是嘆氣聲?

地區:
分類:
文字-A A +A

文/雅文 
3月31日,因為是新進同工的緣故,我成為身障體驗活動的其中一員。

艷陽高照的午後、上千位參與者的熱情、連續八小時的體驗,傳達伊甸長期在身障服務領域上所展現的力量。參與過許多有趣的體驗關卡,《風行草偃》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項目,這是藉由隊員齊心將一個個成員,抬出用繩索圍成的三角範圍,以體驗脊椎損傷者無法活動的痛苦。一開始前我們必須練習抬人作為暖身,避免正式遊戲時造成危險,於是我扮演眾多練習次數其中一次被抬的人,一開始平躺在地上時其實有些害怕,但是當隊員用雙手緊密地將你從頭到腳保護好,按著順序先抬到大家的膝蓋、胸部、至肩膀為最高點,再循序漸進地將你放回地面時,我發現恐懼感就消失了,換來的是安心的信賴感,信賴在你身體下的每一雙手都會保護你,直到你安全站回地面為止。

這樣的體驗讓我開始思考身障者周圍的親友,當我被抬起時耳邊聽到的是隊員的加油聲,但是當脊椎損傷者因為生活所需被家人抬起時,聽到的又是什麼?

今年農曆過年前,因為中央社記者要一壽重殘養護中心採訪鄭主任,讓我有機會和百惠到伊甸其他的服務中心看看。一壽總共有45個床位,鄭主任說,還記得她當主任的第一年,那年回家過年的院生很多,留在中心的不到5個,到了第二年過年,留在中心的人數增加了,不過還是以回家過年的居多,今年是第三年,主任以柔柔的聲音,說今年回家過年的人只有3個,而且其中還有人根本不在家過夜就回中心了。「為什麼?」我想。

 

一壽主要以重殘養護為主,那裡有些院生身體上的缺陷並非天生,而是中途致殘,導致很多曾經意氣風發的大男人,聽說其中還有黑道大哥,現在卻淪為坐在輪椅上仰賴他人照顧的光景。所以一開始常因為自尊而有對社工咆哮等發脾氣的事件產生,更別說是回家後面對家人或同情或疲憊的眼光,和種種不便利於身障者的生活設備所帶來的心裡壓力,故相較起來,在中心面對社工人員反而坦然多了。於是時間久了,想回家的心或許仍在,但回家的路變得好長…

也許像這樣的養護中心不僅幫助了身障朋友,也減少了家屬在漫漫長夜裡的嘆氣聲呢?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04.23

伊甸基金會

加入時間: 2007.04.23
594則報導
3則影音
1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打氣聲還是嘆氣聲?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4,459篇報導,共11,786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4,459篇報導

11,786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