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兒少有夠不快樂,未成年人自殺精障人數飆升

文字-A A +A

數字會說話!中華公民人權協會(CCHR)針對衛福部統計處釋出的數據進行分析,發現近年來,台灣的兒童及青少年自殺自傷人數大增,小小年紀就開始跑精神科門診。依照時下流行的歸類方法,精神疾患是慢性病,二十多萬的未成年人在還沒踏入社會,已經揹上精神病患的病名標籤。兒少自殺,一個都太多;兒少精神病患,一個都太重,兩者都扼殺了尚未展開的人生。(見圖一、圖二)

(圖一)

(圖二)

特教及輔導系統,導入精神病學

在美國及日本,青少年服用精神科藥物人數,及自殺人數,創歷年新高。做為國際心理健康領域的監督團體,公民人權協會CCHR擷取多國的共同現象,審視台灣心理健康領域問題,情況雷同。

台灣在2002年,衛福部及教育部會同頒行:「身心障礙及資賦優異學生鑑定辦法」。文中明定,情緒行為障礙,其鑑定基準第一條:「情緒或行為表現顯著異於其同年齡或社會文化之常態者,得參考精神科醫師之診斷認定之。」

以近幾年頗具爭議的過動兒問題為例,行政命令的法規完全限定,指明過動情緒障礙,要送精神科診斷,而在那之後便可能伴隨開藥。學校與教師,特教一條龍式的把行為有問題的孩子送往精神科。從圖表可見,2002年行政命令頒布之後,被貼過動標籤5-9歲人數激增。非過動兒童的精神疾患人數,則增幅並不顯著。(見圖三)

(圖三)

 

中華公民人權協會於2014年及2018年,對全國小學輔導室進行抽樣問卷,發現相隔四年,學校將疑似過動兒轉診至兒心科、精神科比例,成長54%。(圖四)主動提出孩子過動並該送去精神科看診的大人裡,班導占66%,加上科任老師及輔導室,來自學校人員即占了四分之三。(圖五)

(圖四)

 

(圖五)

 

學校積極主動把孩子送去做診斷,背後主要目的是期待改善學習狀況,然結果並不如預期。2014年時顯示,使用藥物及使用課後輔導及其他方式改善注意力缺乏造成的學習問題,成效在七成以上及近七成,不用藥只比用藥者差5%。但2018年的問卷顯示,不但用藥改善學習的比例,下降至不及六成,而且學校體系似乎沒有進行更多除了藥物以外,有效的教學補救與行為矯正的努力。(圖六)

(圖六)

 

兒童行為篩檢源自德國納粹

根據國際CCHR的研究,對兒童進行「心理疾病」篩檢,是源自德國納粹。納粹大屠殺企劃者盧丁(Ernst Rudin)曾在1930年代,製作一個「缺陷」列表,其中的項目,後來被美國精神病學定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德國納粹大屠殺的極端手法,來自於德國精神科醫生對希特勒建議,剔除社會的干擾因素,摧毀沒有存在價值的生命。認知到對兒童進行「心理疾病」篩檢來源於此,當台灣的特教行政法規,承接這樣歪掉的上樑,期待特教領域(特別是過動兒)能達到充分發展身心潛能,培養健全人格的目的,恐怕是緣木求魚。

而當孩子被貼上心理上,行為上「有問題」的標籤,也很可能成為同儕歧視的目標,因為他們有著明顯與眾不同之處,可能成為霸凌風險比較高的族群。

社會兒少心理健康問題的惡化,台灣犯罪被害人人權服務協會副理事長劉承武(檢察官)憂心表示:「對兒少疏忽是一種虐待。人不懂陰陽、天地循環,動不動就說化學失調,為了賺錢嗎?如此的陰陽平衡天地循環,該教不教,所以君不君、親不親、師不師,這是臺灣小孩的可憐。過動症不是病,他只是生活上的問題,你就硬用話術把它創造成疾病。教育的目的是把小孩變成標本嗎?不是,是創造每個人的意志自由、心靈自由、自己的作用和價值。」

 

聯合國組織關注兒童使用精神藥物

提及台灣過動兒數量激增,有必要也談談過動症用藥的問題。目前的精神科診斷及用藥,在台灣已然凌駕兒童及少年的適性發展之上,有違普世價值。許多國家的藥物管理單位都提出警告,治療過動的藥物可引起肝毒性、體重減輕、睡眠障礙、情緒不穩、幻覺、緊張、激動、焦慮、血壓升高、精神疾病及引發自殺的念頭。心臟方面的問題,包含曾有心臟缺陷的兒童因使用處方而造成猝死的紀錄。

2015年,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在日內瓦,針對瑞士兒童服用過多的精神興奮劑,提出質詢及追查。隨後,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宣布:瑞士兒童被開立過多興奮劑,政府必須尋求其他方法處理兒童過動問題。而瑞士正是過動藥物利他能的誕生地點。

瑞士並非第一個被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警告的國家,許多先進國家都曾陸陸續續收到警告。2005年,澳洲、芬蘭、丹麥三國被警告,2010則是日本和挪威政府分別受到要求,必須重視過動藥(精神興奮劑)被過度開立處方。2011年則有冰島,2012年是奧地利和加拿大上榜。接著是2014年的德國。

衛福部統計資料自2011年公布以來,顯示七年之間,未成年人領藥費數,成長了35%。2015及2016年雖然下降,隔年又反升。(圖七)

(圖七)

在美國,十分之一的青少年在服用改變心智的精神藥物。在多起校園槍擊案後,媒體報導出,這些犯下校園槍殺案的嫌犯,絕大多數都服用過精神科藥物,而且正是這些食藥署承認會增加自殺和暴力行為的藥物。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台灣應思考如何避免精神科診斷及用藥凌駕在兒童及少年的適性發展之上?如何讓學生及教育問題與改變心智的藥物脫鉤?唯有跟以治標及抑制為手段的精神藥物脫鉤,教育上給予多元創意為不合模的孩子撐出空間,醫療上善用固本治療方法,才能讓兒童及少年身體心靈自主、人格健全,維護其人性尊嚴、適性發展及合理受教等權益。

資料來源及撰文:中華公民人權協會

★更多資料:www.cchr.org.tw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5.01.28

知情權

加入時間: 2015.01.28
9則報導
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台灣兒少有夠不快樂,未成年人自殺精障人數飆升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58,591篇報導,共11,552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58,591篇報導

11,552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