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十年乃字—記:推動成立「中華多元智慧發展學會」迄今(20160417) 吳孝三

文字-A A +A

附註:本文兩天前已刊出,但因為刊出後再看一次,對標題不懂,就先下架,詢問清楚後,重新整理刊出,之前的文章已刪除。

****************************

LINE上傳來了一則訊息,看到以下的文字非常感動,我請問可否刊載,作者給了我一個修改過的版本登載。

我也好奇的順便問她,這樣的三小時課程是多少鐘點費?她說是九佰元。我笑著說:怪不得妳要我這位免費司耭,不然,單單搭計程車就超過這個價錢,而且,還好妳另外還有一個上午收入一萬多的補習班鐘點費作為平衡...。

十年前的這一天,我才知道內人早在她和朋友們創立全人公司的兩年前,就已經義無反顧的完全退出她早已是名師的補教界。只因為她認為:教育的目的絕對不是訓練會考試的孩子,而應該是以全人及素質教育教會孩子如何幸福的生活,甚至能養成孩子對於自己人生的主動性目的感。

由于在更早之前的1999年底,當時台灣産業尚未大量外移,我為了推廣先進的可靠度工程技術,除了對當時的產業需求做了調查,更邀請HALT/HASS技術的發明人Dr. Hobbs來台演講。進而整合了國內的産、學、研各界的共識,並代表出面向新政府建議成立「聯合可靠度工程中心」以全面提升我們產品的可靠度以提高產業競爭力及能順利轉型到ODM,而可靠度是設計階段就必須導入。但在努力經年而仍面對政府的冷默時,我曾對共同推動的夥伴有感而發地講了一句話:「不可靠的人,如何能做出可靠的產品?」這句話,之後也常為許多人引用。

因為上述兩者的共伴效應,都走過人生高峰的我們,已深深體會到:所有事與物的成就,「人的素質」,才是根本。而素質則包括了「能力、態度、價值取向」等三大主軸。因此,我決定配合內人的全人公司推動「主動、適性人力資源發展AAHRD」及全人教育、素質教育,由於完整的教育,非常需要跨多元學科及領域的志同道合的學者專家共同合作,所以,就以迦納的多元智能(MI)為基礎,推動成立「中華多元智慧(MW)發展學會」。

這是怎樣的夫妻生活,完全可以獨立自主,離開補教界的職場兩年,因為先生說還好有其他收入可以平衡時,才知道太太兩年前就離開職場創立賠錢的教育志業,看到王孝三的接下來的內容,竟然是決定配合太太的志業,成立推廣發展學會,真是充分自由的兩人世界,又相依相伴相互成全,十足的『人間道侶』,這讓我動容,興起了轉載的念頭。。。

但是「十年乃字」是什麼意思呢?很好奇!我用LINE請教作者:

請問十年乃字,是指十年後才將這個過程寫成文章做成記錄嗎?如果是這樣,請問如果標題稍微更動成十年乃誌會不會更能表達您的心聲?

作者回應:

是易經屯卦二爻,麻煩可請查一下。

易經,屯卦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

作者吳孝三是兩三年前在自然醫學領域的相關會議上認識的,當時他擔任一場英文演講的即席口譯非常稱職,簡歷是我在網路上搜尋到的

 

***************************

十年乃字———記:推動成立「中華多元智慧發展學會」迄今(20160417)      吳孝三

十年前,四月陽光燦爛的某個週日,我前半夜剛由春寒料峭的歐洲返台,一大早起床時,内人秀媛已經穿著整齊站在門口,雙手各拎著筆記本電腦以及投影機,正準備出門,我才知道她早上要去基隆的安親班,試教她公司剛開發完成的專注力教材。

看著她要提那麼重的東西去搭公車,就自告奮勇送她去基隆。在路上,我問她: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班級,妳公司內有許多年輕的老師,為什麼要自己親自去試教?她告訴我那是該安親班所集合的十二位有過動及自閉傾向等等比較特殊的孩子們的班级,也因為教材是她們全人公司剛研發完成的,所以她自己想要親自去了解孩子們的反應。

知道她的課程是上午九點到十二點,而我正好也沒事,所以就留在基隆等到中午就過去接她。沒想到我在車流量很大的路邊等到十二點五十,她才下來。因為在停在紅線非常緊張,所以我口氣也不太好的問她:為什麼知道我在等妳,還拖那麼久?她嘆了一口氣告訴我:這些孩子的家長們,在上課時,都一直站在教室外,由小窗中看著自己的孩子,下課後問問題的時候,都是小聲的個別問,所以才拖了那麼久。

我也好奇的順便問她,這樣的三小時課程是多少鐘點費?她說是九佰元。我笑著說:怪不得妳要我這位免費司耭,不然,單單搭計程車就超過這個價錢,而且,還好妳另外還有一個上午收入一萬多的補習班鐘點費作為平衡...。

十年前的這一天,我才知道內人早在她和朋友們創立全人公司的兩年前,就已經義無反顧的完全退出她早已是名師的補教界。只因為她認為:教育的目的絕對不是訓練會考試的孩子,而應該是以全人及素質教育教會孩子如何幸福的生活,甚至能養成孩子對於自己人生的主動性目的感。

由于在更早之前的1999年底,當時台灣産業尚未大量外移,我為了推廣先進的可靠度工程技術,除了對當時的產業需求做了調查,更邀請HALT/HASS技術的發明人Dr. Hobbs來台演講。進而整合了國內的産、學、研各界的共識,並代表出面向新政府建議成立「聯合可靠度工程中心」以全面提升我們產品的可靠度以提高產業競爭力及能順利轉型到ODM,而可靠度是設計階段就必須導入。但在努力經年而仍面對政府的冷默時,我曾對共同推動的夥伴有感而發地講了一句話:「不可靠的人,如何能做出可靠的產品?」這句話,之後也常為許多人引用。

因為上述兩者的共伴效應,都走過人生高峰的我們,已深深體會到:所有事與物的成就,「人的素質」,才是根本。而素質則包括了「能力、態度、價值取向」等三大主軸。因此,我決定配合內人的全人公司推動「主動、適性人力資源發展AAHRD」及全人教育、素質教育,由於完整的教育,非常需要跨多元學科及領域的志同道合的學者專家共同合作,所以,就以迦納的多元智能(MI)為基礎,推動成立「中華多元智慧(MW)發展學會」。

前年底,品質學會在出版五十周年紀念專輯時,認識我超過三十年的前理事長王治翰博士向我邀稿,我隨手寫了「三十年磨一劍————由品質,感質到素質之路」這篇文章,也記錄了我橫跨「物理,生理,心理」三大領域的各個公司的實際創業經歷以及面對各種挑戰的解決方案。

题目中最後也最重要的是「素質」,指的是「心的作用」(知、情、意),這也是我這十多年來,體會最深的部份。其中:「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因無所住而生其心」,「上善若水與坐忘」,更是我自己體會最深的幾句話。談的都是:我們能否打開心的格局(眼界),西方稱之為Open Minded ,這心理上的格局和物理中的尺度大小,其實是相類的投射,而且,不只指空間,也是時間和人與人之間,人與萬物之間的格局或介面。

知識是需要理解的,可以透過學習或者教導。但是人生的歷練,以及所達到的境界,就必須靠自己的體悟來攀登。這些年來參與一些特殊的研發運作及實踐,對於「身、心、靈」三個層面,也有更深的體悟,同樣的,也對於「智慧」這兩字,也有更深的體悟,包括了:圓滿的智慧可能不是存在獨立的個體之中,而且,智慧的增長,也的確需要透過修行,大學之道中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家齊,國治,天下平」,誠然不虛也。

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中華文化中的目標:禮運大同的理想狀態,是有機會實現的。反觀人類歷史上的所有革命,都是因為需求的不滿足,而人的需求,也分為虛與實兩方面,在歷史上,工業革命之前,是先有農業革命,所以人口快速成長的英國,為了找尋生路,才有工業革命的動機。

如今以工業4.0為首的全球經濟發展,已成為主流,和過去形成翻轉及革命模式的重點,在於由過去的「量產」,提升到未來的「量產客製化」,結合到個人的認知及感受。因此,世界所面對的狀況又似乎是另一個循環的開始,所以,最近我常常在各種的會議中,尤其是國際會議的演講中,嘗試以「後設」思考的方式,提出世紀性的「典範移轉」正在進行中的理論。

一般都會先以英國劍橋學者李約瑟所提出的「李約瑟謎題」為假設,並且以時間、空間及人文間的格局展開來試行分析其真正的原因,並以工業革命的動機及動力模型,提出對照的反證,

而且,再進一步說明:為何經濟增長理論中所謂的「後發優勢」,以及安迪葛洛夫提出的「十倍速理論」,如果能夠能以最近的MBSE(以模型為基礎的系統工程)概念,進行虚實整合成CPS,的確是一種有機會終結人類廿世紀,自工業時代後期出現的:過度發展,過度消費,過度浪費的有效方法。

最後,我們也直接展示,依據這套思路,我們花了十多年結合先進國家的卅多類的系統化工具,發展出以混合工程法、耦合工程法及系統模型的三個主軸的VRTC整合精練化架構。

目標是能夠將產品的「功能、安全性、性能、品質、可靠度」等等的綜合需求,一次性的達到開發者所選擇的成熟度。

另一方面,多元文化及智慧的重要性,在現代社會對於台灣大多數人的經濟或長遠利益,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去年(2015)九月,有一本翻譯的新書出版,名為:「單一文化的陷阱」(Monoculture),副標是:經濟效益掛帥的時代,我們失去了怎樣的生活方式很多元的價值?(how one story is changing everything),作者是出生於加拿大的F.S.Michaels,2011年,因本書對公共議題作出重要批判性的分析,而榮獲George Orwell獎。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李尚仁在本書推薦序「破解拼經濟的迷思」中寫道:「曾有相當長一段時間,台灣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拼經濟」。政治人物以此作為競選口號、立場宣示或批評對手,新聞評論以此批評時政、提出建言。「拼經濟」充斥著政壇與媒體,仿佛這三字真言是不證自明的真理。然而,把口號和呼口號者的政策、作為與利益對照檢視,很容易就可以揭露出拼的通常是特定團體與個人的經濟利益,但對於台灣大多數人的經濟或長遠利益反而是有害的。如此粗糙又帶有欺騙性的政治口號,卻能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成為台灣主導性的論述,這並不是因為人民幼稚容易上當,而是這樣的口號確實接軌了台灣某種主導的價值觀與普遍文化。」

工業,源自科技,目的則是貢獻給「商業」或是經濟的遊戲。中華民族的文明發展中,我們的科技,曾經遠遠的領先全球長達2000年。而且,所有的科技創新,其實都是為了滿足人類需求。

商業,以物易物是人類最早的商業行為,某些動物也懂得交換。能夠用有形的貝殻(錢幣)代表抽象的價值,而且共同遵守規則,可以說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基礎,然而,仍然只是單純的買賣交易,還不是真正的「生意」(生生不息之意)。生意形態的商業文化,則是人類在三、四千年前由地中海區域開始的。

反觀工業革命的開始是源自英國,而且起因主要是英國農業革命後的人力資源過剩。工業4.0也將面對完全相同的挑戰,只是,這次地球所承載的,已有75億以上的人口。但是為什麼工業革命「能夠」被英國啟動?

1623年英國國王詹姆士一世允許設立專利權保護新發明的權利,開始刺激許多新發明的產生,自此之後,科技的發展,有了不同的目的,這應該是背後最大的動力,而且,這樣的保障私有權力的國際法,到了廿世紀,竟然連「共産主義」國家都接受了,所以,世界就是平的了。

然而,有趣的是,當初為了確保人類能夠共同享用而設立的專利權,在進入廿一世紀後,似乎有更多的挑戰,除了負面所謂的專利蟑螂外,一些被稱為「系統創新」的的方法如TRIZ等,被廣泛應用來破解既有的專利,反而令創新能力的培養更普遍。

工業時代,産生資本主義,最後甚至令地球是平的,似乎已經讓大家所追求的,至少遊戲規則「逐漸」趨於一致,也就是「績效」,這也是足以影響全球的「一元化思維」。回頭看看我們方才經歷的廿世紀,「管理」是最有價值的發明。而且,因為一元化的思維,「競爭力」似乎成為最可能外表未來績效的指標。

而「競爭五力」被許多企業奉為經典,但是總是有不足,直到作者麥可波特自己忍不住下場,很快的,他和所有人才突然驚覺:原來「競爭力」其實也是所謂的「落後指標」,並無法面對未來而且未知的挑戰。

教育即生活。在工業、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下,教育,也被迫「聞笛起舞」,然而,跟著跑,卻還不斷的被指責為存有學用落差。這樣的模式似乎是:堅持用自己過去的經驗,來教導未來要上場的孩子?卻完全不在意未來發展應該是什麼?

千禧年,2012馬雅曆法,如今看來都非空穴來風,似乎真的代表所謂跨多世紀的「典範移轉」,而今,我們都可以看到各種的「翻轉」及「4.0」,正在多元的進行,但是,什麼才是正確的?

自從推動「中華多元智慧發展學會」的成立迄今,整整十年了,而我擔任學會第三屆理事長任期,到今天也將告一個段落,因為也深刻體會到「培養出能夠對社會產生貢獻的人才」是一切的根本,而多元智慧的發展也必須和人才的核心素養相結合,所以,很高興能有真正懂得素質教育,並且也對於教育充滿熱情的接棒者,繼續下一棒。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346則報導
249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副刊:十年乃字—記:推動成立「中華多元智慧發展學會」迄今(20160417) 吳孝三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5,261篇報導,共11,099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5,261篇報導

11,099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