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向

文字-A A +A

世界上每一個人都不可輕視,人是有無限可能的,順著自己的心,做當時最好的選擇,立定目標,勇往直前,心想事成:

請看來自無名小站「一個半世紀的傳奇」游藝的文章:

轉向

http://www.wretch.cc/blog/jiuqing/17146048

http://www.wretch.cc/blog/jiuqing/17146056

考上大學以後,雖然唸的是理學院的科系,但因家庭因素的影響,心中卻充滿了從商的念頭,目標是:賺越多錢越好。於是,從大一起,便依著自己編織的美夢,努力建立、儲備未來從商的能力,系內的功課,則只要能低空閃過就好。所以,如何能快速和陌生人建立起適當關係;如何在最短時間內辨識一位朋友的可信度;大量參與社團活動,建立人際關係網路;如何有效組織團隊活動,成為活動主要推動動力。。。等成了我主要的功課,也因此,如:面相學、厚黑學、如何使思想正確、如何帶領群眾運動。。。等才是我的教科書,而非系內科目有關的書籍。

就這樣,到了一年級將結束時,一位童年起便是死黨的朋友從北部來看我,我請他一起到校內用餐時,他發現我一路上不斷和人打招呼,最後,連餐廳老闆都特別為我們免費加菜時,他告訴我,我應該在一進餐廳時,就先跳上餐桌,這樣便可以一次打完招呼。約略同一時間,系內擔任全校學生會總幹事的學長,在總幹事改選時也來找我,說他發現我參與所有校內社團,人脈豐沛,因此應該出來參選新一年度全校學生會總幹事,並允諾要發動全校各系會支持我的參選。此事,因我的目標是從商而非從政,因而被我推辭了。校外商店許多老闆,也成了我的朋友。而那些互動頻率校高的商店老闆們甚至多年後,我回學校遇見時,尚能把笑寒暄一番。慘烈的另一方面,則是系內課業的成績,死當、活當、暑修、寒修、二修及三修無所不包。不過,就這樣,倒也快快樂樂的度過了三個年頭。

大三下,後半學期,悄悄的發生了一些事,孕育了料想不到的變化。先是,為了配合系內舉辨一連串學術演講,為了使會場顯得冷清,只得到演講會場充當人頭。奇怪的卻是,接連幾位演講者均說出類似的話:「。。。這種研究工作,在臺灣是絕對不可能發生、也做不到的。。。」當時的我,對於這種說法,內心充滿了狐疑。對我而言,是人造就了科學,而非科學造就了人。只要有心,便有可能創造成果。否則,外國人一開始又是如何進行研究工作呢?

不料,這個疑問,竟然不知不覺在我下意識中漸漸發酵起來。想要證明:「在國內也可以做一流研究工作」的想法,終於在四年級下學期將畢業時,不知死活的爆發開來。經過一星期的琢磨,認定:想要走到學術研究的路,只能爭取留校,然後用最短的時間,將課業補回來,再去念研究所,方可走上正路。打定主意,便立刻著手,找一科死當後就畢不了業,但又不影響未來一年專心念書的科目。符合這一目的的一個最佳目標,便是共同必修科:體育。不料,在說明原委,希望體育教授能痛下殺手時,教授卻面逞難色:

「體育課從沒當過人,也沒人會相信體育課會當人!」
「更何況,我成績已送出,不可能再更改。」

希望頓成泡影。但我不死心,再出良計。這回,看上了一門必選的科目。但,為了死當後,未來不要反真成了一種困境,便努力用功起該科目來。兩天後,終於到了該科期末考的日子。努力答完試卷,等最後一位同學交考卷後,便上前找教授情商幫忙。然而,不知是否我早已惡名在外,認定我是情商放水,話未說完,教授便說:

「不急!不急!我先改你的考卷再說。」

三不兩下,答案揭曉:七十八分。教授笑著對我說:
「如何?不用我幫忙,你已過關。」

「教授,可是我是來請求你把我當了呢!」

教授聞言大吃一驚。在花了一番唇舌功夫之後,終於讓他了解到,死當我,是最佳幫助我的辦法。就這樣,使我得到了寶貴的一年,可以重新將一年級以來的課程彌補起來。但,仍然無法使我進入當時國內最佳的相關研究所。因為,我只彌補完成到大三的課程。那一年中,同時為了準備往後研究工作的需要,我也找了相關於我打算進入領域的教授,選修了專題研究。因此,閉門念書之外,就是窩在實驗室裡。通常,晚上十時以後進去,而當再抬頭時,不覺天色已亮。學期末,得到的評分是:九十五分。許久之後,我才領悟到這個分數,是我人生抉擇轉向成功的一個極重要的因子。

離開學校,非常忙碌的服完兵役。我知道,我需要再一年才能完成我的轉型計畫,而最佳的場所,便是回到學校。因此,退伍前便寫了一封忐忑不安的信,祈問專題研究的指導教授,是否有可能回校當他的助教?喜出望外的回函寫著:

「你如果要回來,我一定收。」但是,萬萬沒想到,他的這個決定,在系內卻引起了一場風暴。而我卻渾然不覺,直到我回到系上任助教數個月後,另一位教授﹙C教授﹚在一次餐會後,才告訴我,這個風暴的經過。事情是這樣子的:

得到首肯回函的我,迫不及待的便寄出了我的助教申請書。奇怪的事是,一直沒有收到回覆函。趁著放假回校走走,恰巧遇到C教授。聊天時,順便談及我的申請。聞我所說,他僅問我:
「你的教授知道嗎?」
我告知已獲首肯的訊息,他只點頭稱好,未再多言。其實,他得知我未獲申請回覆函,便知事情有異。隔日,便找系主任,旁敲側擊有關我申請的事情,系主任卻直接回覆:這位申請人,不可能被選上的。C教授便要求查看申請資料,以了解系主任所言為何。未料,主任竟從垃圾桶中,而非申請人檔案中找出我的申請文件,並表示:這人連參與評比的資格都沒有。

C教授審閱完我的資料後,正色告訴系主任,按照校規規定,申請人總平均分數達七十分即有資格參選,該生已達七十點一分,因此,你不能擅自將他排除。系主任便答稱,其他申請人都在八十分以上,該生豈有機會?何況,另一規定是:申請者成績為其班上前三名者,方有資格申請呢!但C教授說,你說的條款是有制約的,其但書是:用人的專業教授,具有最後決定權。主任無奈,只得將我的申請書重新放入申請人資料中。

然而,事情並未因此變得平順。到了系務會議時,主任以行使行政裁量權為由,宣稱為維護系的學術水準,必須將我排除在評選名單之外。此時,我的指導教授與C教授,採相同立場,堅持專業教師的用人裁量權。並稱,這是學術需求考量,因為,他對我的觀察與了解,認為我比其他申請者,更符合該工作的需求。這項人事衝突,上升到了校務會議,最終更進了校長室。由於校長尊重指導教授的學術考量,系主任只得放手。我便在茫然不知此風波的狀況下,收到了我的聘任函件。

到系上就職後,第一件事情便是在開學前,將我會參予協助的實驗課全部操作過一次,並將所有相關資料查全。另外,共同科目實驗部分則針對外系學生的學門性質,準備彼學門涉及本學門領域的相關資料,以便對學生解釋來本系學習的實驗重點。對我而言,那一年除了做好助教工作外,便是準備研究所考試。任助教一年後應考,心中篤定,當然也就雙戰皆捷。

準備到就讀研究所報到的前一天,我到學校總圖書館,翻閱有關我將要涉入學門的最頂尖專業期刊﹙J期刊﹚。翻閱良久,心中立下一個願望:我要在臺灣,運用本土材料與題材,在該期刊上刊出論文。

碩士論文題材的選擇,因此,爭取在經指導教授的同意下,由我自己決定。而我的日常生活,便也因此,是圍繞研究需求,而非日常晝夜劃分,來安排我的作息。與碩士論文相關的研究,經過年餘的努力,成果漸漸顯現。終於,我覺得可以提送國際期刊審查,不知為何,指導教授卻遲遲推拖。如此,又過了一年。有一天,在我例行搜閱期刊時,在當期的J期刊上,看到歐洲一研究室發表的論文,竟然與我的研究工作幾乎毫無軒輊。彷彿所有數據從我手中拷貝而去,真是憤怒至極。兩年的努力,頓時隨水而去,心中無奈的感慨萬千。

當時的我,早已感受到國內研究學者當時的缺乏自信心,以及多數人媚外心理的原由。但卻也沒料到投稿J期刊的心願經此一耽擱,竟成我的長痛。等最後終於如願,以:人在臺灣,題材本土,自研新法的論文被J期刊接受時,已是距我立下心願後整整二十年之久。不過,令我自己意外的是,那篇投稿在J期刊上的論文在我服務的單位中而言,也是以我要求的方式,投稿在J期刊的第一篇。雖然,那時候國內已經開始大力從國外延攬人才,大力投資研究有些時日了

當我的論文被該期刊接受時,我心中升起一股釋懷之情:我終於可以回報當年大學指導教授在那次會議上的學術堅持,以及C教授的錯愛。同時,我自覺也沒有尸位了那個助教職務。

近日,臺灣學界的混亂,校園內霸凌事件的不斷等,令人感嘆。參照我的經歷,各位是否也和我一樣覺得:老師對學生的教誨,豈僅在課業哉?!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leejawjen

有關朦朧的山中湖
well, 坐捷運到永寧站再開始往山上方向健行,約40分,邊走再問一下當地人較可靠.
可參考文章上面的地圖.
T.K.S.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573則報導
257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轉向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61,269篇報導,共11,664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61,269篇報導

11,664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