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膠養血助孕 天下中醫網站 李曄

文字-A A +A

好奇寶寶吃素,但是看到這則臉書PO文,想想萬一是真,豈不是妨礙了大家知的權利?還是轉載給大家參考。有沒有效,不代表好奇寶寶的立場喔!

@@@@@@@@@@@@@@@@@@@@@@@@@@@@@@@@@@@@@@@@@@@@

阿胶养血助孕

本帖最後由李曄於2011-6-3 00:31編輯 天下中醫網站

http://www.txzylt.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3870&fromuid=68835

阿膠養血助孕
張太去中國旅遊,聽導遊介紹買了一大盒阿膠回來卻不知道怎樣吃,只好拿來讓我看看。我告訴她這種用中國山東阿縣的驢皮熬成的膠塊,是一種可補血又能止血的婦科良藥,在《本草綱目》中稱之為“聖藥”,是與人參,鹿茸並稱的中藥“三寶”。張太一聽這阿膠是驢皮做的就不感興趣了,心想驢皮怎麼能治病呢?她把阿膠放在我這裡說:“誰用得著就給她拿去用吧。”不知過了多久,我就把這事給忘了。

張太女兒多,女孩子們有了大病小病都會找我諮詢一下。那天她的二女兒來找我,說她月經總不按時來。她的脈象沉細,舌體胖大,這種人多數月經錯後,量少而色淡。我認為她需要補氣養血,就讓她把那盒阿膠拿回去吃,還開了一瓶“婦科通瘀膠囊”。過了幾個月,張太女兒又來看病,臉上喜氣洋洋的。原來她服藥後月經就準時來了,很快就懷了孕,現在已懷孕兩個月,這次是來看妊娠反應的。張小姐年過三十,本來結婚就比較晚,婚後又兩三年沒有受孕,上次本來是要看月經不調的,沒想到月事一順樣樣順,意外地懷上了寶寶。

阿膠能治婦科病有一個傳說。相傳在唐朝時,阿城鎮上住著一對賣驢的夫妻,丈夫叫田銘,妻子叫阿橋。他們成親五年後,阿橋才有了身孕。可是,阿橋生產後氣血虧損,身體十分虛弱,每天臥病在床,看了很多中醫,吃了許多中藥,還是不見起色。田銘聽說吃驢肉可以補身,就宰了一頭驢讓伙計煮肉給阿橋吃。伙計們垂涎驢肉的美味,邊煮邊偷吃驢肉。這個偷吃幾口,那個偷吃幾口,一鍋驢肉全吃進了伙計們的肚子裡。煮肉的伙計只好驢皮切碎放進鍋裡熬。待到驢皮熬化了,倒進盆裡晾著變成了粘糊糊的驢皮膠凍。阿橋沒吃過驢肉,覺得驢皮膠凍挺好吃的,很快就把一大盆兒膠凍全吃光了。幾日後阿橋臉色紅潤起來,人也精神很多。

過了一年多,煮肉的伙計妻子也生了孩子。他家裡窮,妻子產後虛弱。伙計想起阿橋吃驢皮膠補身之事,就借了一頭毛驢回家,把驢皮全熬成膠凍給妻子吃。不出幾日,他妻子便膚膚紅潤,體質增強。從此,驢皮膠可補益產婦的佳話便在民間傳開。田銘和阿橋開始做熬驢皮膠的生意,買賣十分興隆。別人見熬驢皮膠有利可圖,也都學著熬驢皮膠出售,可只有阿城的驢皮和井水才能熬出上好的阿膠。

清朝慈禧太后選為妃子後,好不容易懷上了孕又不幸流產。一位祖籍山東東阿縣的戶部侍郎將家鄉的阿膠推薦給皇上,懿妃服用後懷孕生下一男孩,就是後來的同治皇帝。

阿胶养血助孕
http://www.txzylt.com/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3870&fromuid=68835

@@@@@@@@@@@@@@@@@@@@@@@@@@@@@@@@@@@@@@@@@@@@@@@@@

我在臉書上偶然間看到他的文章,加他作好友,有一篇文章特好:

開在南斯拉夫的中醫診所--北京青年報

應朋友之邀,我離開北京前往南斯拉夫開展我的中醫正骨事業。在準備前往的日子裡,我的心情很複雜,我不知道等待著我的將是一個怎樣的際遇。行醫十幾年,我對醫療這方面並不懼怕,唯一擔心的就是語言不通。

■顧客不少
我一下飛機,那邊的中國朋友已在那兒等候,我們驅車7個小時來到南斯拉夫的南方城市――萊斯科瓦茨。到達目的地後的第一步是租房子,由於我的住所與診所合二為一,所以月租200馬克(相當於人民幣700多元)的租金相對說比較貴。在來這兒之前,我知道由於氣候等因素,患風濕、頸腰椎病的人很多,廣告是最好的途徑,而且,在那兒的電視台、電台等媒體做廣告不像國內這般貴。就在這時,我的房東老人左側肩周炎病復發,在當地的醫院都沒治好,經過我多次手法按摩和針灸,她的手臂可以活動自如了。老人連連說,中國大夫“ok、ok”。口碑的力量是強大的,尤其是對於一個外國來的醫生。我的房東為我義務做起了廣告宣傳,來找我看病的人逐漸多了起來。

一到這裡,我就听說有一日常塞語對照的手冊,可以幫助中國人與講塞爾維亞語的當地人溝通。為找這本書,我費了不少心思的,可哪兒都沒有賣的。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一次,我在一個足球場旁發現了一本書,打開一看正是我想要的那本書。我等了很長時間,確信沒有人來尋找後,就將這本“紅寶書”拿回了家。有了這本書,我辭退了我的翻譯,也為我節約了一筆開支。隨著時間的延續,我與當地人的關係越來越密切,我的中醫正骨技術也逐漸被他們認可,但由於國家的動盪,這裡的人長期處於低收入水平,沒有醫療保險,很多人都是實在堅持不了才看病,稍好一點就不來了。我勸說他們堅持治療並不是為了我診所的收入,從醫生的角度來說,我希望我的病人經我的精心治療都能痊癒,但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也由於我所在的城市比較小,所以,我渴望著更大的發展。

■殺進大城市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2000年9月26日。這天的上午,我正在住所看書,一位身著西裝、體格健壯的當地人很有禮貌地用不熟練的漢語問我“這裡有沒有中國大夫”,我說我就是,他激動地說“太好了,太好了”。借助我的“紅寶書”,我知道了他的來意,他是看了我登的廣告開車幾百公里到這裡,想找一位中國大夫並與之合作開診所。當時,雖然我心裡暗暗地慶幸“天助我也”,但表面卻裝出很平靜的樣子,為的是談協議的時候爭取主動。通過翻譯,我得知這位先生的中文名字叫馬林,他原來與一個中國大夫合作過,所以會說幾句漢語。在這之後的時間裡,我與馬林成了生意上的伙伴,和他們一家成了親密的朋友。

十天后,馬林開車來接我。從此,我結束了在萊斯科瓦茨市的生活,到了南斯拉夫的第三城市――尼什。臨走時,我的房東含著眼淚握著我的雙手捨不得我離開。馬林在尼什有個12個床位的診所,除了我自己有的中國的行醫執照以外,在該市開診所必須得有由當地機構批准的行醫執照,所以等候審批執照的日子裡我們回到了馬林在諾維薩德的家,途經貝爾格萊德,在被炸毀的中國大使館的門外,我看到了無數憑弔者獻的鮮花……這種雜糅著喧囂與寧靜、戰爭與和平的感覺充斥著我的心靈,讓我對這裡更多了一份崇敬之心。

南斯拉夫第二大城市諾維薩德同樣飽受戰火的洗禮:炸毀的跨河大橋、電視台、各種建築……就在穿梭於廢墟的生生不息的人流中,我見到了等待我們歸來的馬林的妻子和他一對漂亮的女兒,也聽到了關於戰爭的故事。

馬林的妻子是個家庭主婦,照顧一家人的飲食起居,小到一條毛巾、內衣褲洗後必須要熨平,大到一家人的開銷支出。我從中感受到了南斯拉夫人的生活習慣和婦女在家庭中的位置。馬林從不做家裡的家務,以至於對我做家務大為吃驚。馬林的女兒們與大人一樣直呼我的姓,我們之間沒有輩分的差別,有的只有相互間的禮貌。儘管那裡有著經歷過戰火的陰霾和經濟的製裁帶來的蕭條,但這些都不足以成為他們放棄民族特質的理由,那種斯拉夫民族的禮貌、熱情和良好的素質教養是我始料未及的。這從他們僅五歲的小女兒身上就可見一斑。有一次,我送馬林的小女兒上學,我們過馬路時四周沒有車,但人行道的指示燈顯示是紅燈,我剛要過,他的小女兒用塞語大叫:“譚,不行! ”

南斯拉夫的貨幣是第納爾(1第納爾相當於0.16元人民幣)。馬林一家經常吃的主食是麵包夾生肉。大概這就是民族習慣的不同吧,“入鄉”後的這個“俗”我是絕不能接受的。

■期待重回南斯拉夫
行醫執照辦妥後,我和馬林往返於尼什的診所與諾維薩德的住所之間,有時在尼什一呆就是十多天。尼什畢竟是大城市,我們的診所病人很多,包括南斯拉夫國家女排隊的幾名運動員。讓我記憶猶新的一幕是,通過針灸,我居然讓廣播電台台長的父親――一位耳聾幾十年的老人重新聽到了聲音。老人給我跪了下來,他的兒子也萬分感謝。我辦理簽證延期手續的時候,正巧辦理的官員也被多年的頸椎病纏繞,我無償為他進行了手法治療和針灸,當時做完後,這個官員欣喜若狂,連連表示要報答我。幾天后,我得到了簽證“延期半年”的報答,這回輪到我“欣喜若狂”了,因為,中國人到那兒一次辦延期一般是三個月,半年的延期是非常少有的。也因為那個國家,醫生是十分受人尊重的職業,所以,我接觸的病人對我都非常好。

2000年11月5日,我度過了​​一個難忘的生日。雖然遠在異國他鄉沒有親人的參加,但馬林一家的深深祝福讓我感到友情無國界。那一天,我們驅車來到馬林的父母家――一幢有著濃郁南斯拉夫特色的小別墅。生日宴會熱鬧又獨特,席間散發的溫馨與浪漫溫暖了我驛動的心。

由於必須回國打理國內的業務,我要暫時回國。前段時間南斯拉夫的動盪又讓我牽掛起馬林一家。還記得在我回國的前一天,我倆坐在多瑙河的岸邊,望著藍色的多瑙河默默無語,任何分別的話都不足以表達我們的心情。在我們時隔不久的電話聯繫中,除了互報平安,我們都希望再次相見,重新拾起那段未了的日子。
文/曉雨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07.10.20

好奇寶寶

加入時間: 2007.10.20
5,355則報導
249則影音
6則OnTV

作者其他報導

阿膠養血助孕 天下中醫網站 李曄

搜尋表單

目前累積了146,744篇報導,共11,181位公民記者

目前累積了146,744篇報導

11,181位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