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木棉道,該糟了!

嵌入:
文字-A A +A


台北縣議會旁開滿木棉花的人行道(2009.3)

是木棉該死?還是種木棉的人該死?

「紅紅的花開滿了木棉道 長長的街好像在燃燒
沈沈的夜徘徊在木棉道 輕輕的風吹過了樹梢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 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 那是夢裡難忘的波濤
啊 愛情就像木棉道 季節過去就謝了
愛情就像那木棉道 蟬聲綿綿斷不了」  木棉道 詞/洪光達 曲/馬兆駿

這首超過三十年民歌時代即傳唱不絕的「木棉道」,是許多當時年青的心情,也是三十年後進入中年的記憶。當年你走在長長街道的木棉樹下,抬頭眼裡盡是「紅紅的花」,走過落滿一地的木棉花,嘴裡不自覺哼起「木棉道」,這時你心頭想的是誰?


落滿木棉花的人行道是夏天的高潮(2009.3)

住板橋十幾年,經常走過台北縣議會旁的人行道,木棉樹上紅紅的花和落地的花朵常讓我駐足停留,可是,這幾年我已看不到了。突然間,木棉如遭天譴般沒有機會開花,因為在還未長花苞前,板橋市公所就已經開始動手「拆除」,但這似乎還算是較幸運的結局。

住在江翠國中附近的居民年年向學校「投訴」,木棉開花結果後的棉絮會隨風四處飄送,讓人吸進鼻子裡引起呼吸道過敏。幾年前老師們曾發起連署保住了校園裡的木棉,不過,近幾年最常見的是把木棉樹「砍頭」,形狀類似人們頭頂「地中海?」的奇特景觀。但是,這次校園裡的木棉再也留不住了!

週六上午(7.23)一大早就接到江翠國中退休老師來電,學校裡開進來一輛載著怪手的卡車,工人說要把操場圍牆邊的二十幾棵木棉樹全部「移植」!其實在兩天前就已經以「褐根病」為由,移走了幾棵木棉樹,現場圍起封鎖線,地面在灑過藥劑後用黑塑膠布蓋上。

我到學校時,老樹區已有幾位退休老師陸續趕來,當班的校衛一問三不知,說是「上頭」的決定,老師們打了幾通電話,假日期間也找不到公家、民意代表可以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看看移樹工人已經要開始「動工」,我趕緊帶著攝影機來到木棉樹下。

工人看到突然冒出來而且帶著攝影機的家伙似乎有些吃驚!我尋思若他們問我什麼身份我該怎麼回答?可是他們並沒有開口。我問說:「你們會把樹移去那裡?」「湳仔溝!」又是湳仔溝,到底湳仔溝有多大地方能容納板橋四處都在移植的樹木?「不是親民公園嗎?」剛設立沒幾年的親民公園也因為中央推動的「浮洲合宜住宅」計劃快要消失了。「我不知道。」「你們待會就要載走了,你不知道要載去那裡?」「我們還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做完呢!」工人有意無意就把我的問題撥掉了。

「你們有公文嗎?」
「當然有公文,不然我們怎麼可以進來學校?」
「可以給我看嗎?」
「我們做工的沒有帶在身上。」
「為什麼要移樹?」
「我不知道,你去問市政府!」
意識到不會問出什麼答案,我把攝影機打開,在一旁「記錄」移植過程,工人客氣地請我退後一些以免發生危險,我配合了,另一名工人拿起相機拍了現場,當然我知道,他也把我拍下存檔。接下來,在石雕公園移樹後,又再一次讓我大開眼界。

移樹?拔樹?

工人把怪手開到木棉樹下就開始在樹頭旁鏟土,木棉樹的根系不深所以並不太費力,接著怪手把一位工人送上樹幹中段,綁上拉繩,另一頭掛在卡車上的伸縮吊臂,直接把整棵樹「活生生」拉倒,一位工人拉動電鋸,把躺在地上的樹枝切掉,當然這棵木棉樹離「電線桿」也不遠了,吊臂再一次吊起樹幹,在操場跑道旁排列整齊。怪手開動,再去挖土、拉起一棵木棉,但起碼應該把樹頭土球包裹的動作卻沒做,甚至在卡車上我看不到任何網布。

看著眼前三十幾度高溫底下裸露的樹根,我渾身發熱!

在卡車上明明印著「XX園藝有限公司」,卻似乎連移樹最基本的ABC都一無所知,這究竟是個案?還是常態?

看著木棉樹一棵一棵被吊起,我回頭看退休老師們也不見了。站在太陽底下拍攝實在讓人感覺無法忍受,只好先退到老樹區休息,一陣一陣涼風吹來,我驚訝為什麼樹下的溫度會差別這麼大?但這裡也正被計劃「移植」掉,將要蓋起游泳池和地下停車場。

退休老師說她們找到了總務主任問清楚一些事。因為學校一直沒有處理這些木棉樹,所以居民直接找上周勝考議員陳情,自稱「Mr. OK」的周議員當然一切OK,新北市政府農業局安排工人直接把木棉樹移走,樹移走後,計劃補種大約兩公尺高的台灣櫟樹。

帶著一份忐忑離開學校,我隔天一大早又來到學校,看到圍牆邊躺了一大排木棉樹,旁邊修剪下來的枝葉已經開始枯黃,一股怒氣不由自腦門竄起!難道昨天這些樹就在毫無遮蔽的狀況下被烈陽曝曬了一整天,而不是趕緊載走植入土中?幾位在操場運動的居民走過時,也紛紛痛罵一番,「這那是移樹啊?」「這樣還能活嗎?」

完全未包覆的樹頭在烈日下曝曬整天!

在卡車還沒開進學校繼續昨天未完成的工作前我退到了老樹區,因為我不曉得會不會在憤怒下對著工人發作?我也訝異於工人「移樹」時,對旁邊正開著的攝影機毫不忌諱,沒有意思至少做得符合點基本原則?公民記者幾年下來的經驗明白告訴我,所謂的樹木自治條例、所謂的移植計劃書,只是聊備一格,拿來對矇瞳無知的民眾誇口用的,實際執行時,只求省時省力把樹木「處理」了!連台北縣文化局旁人行道舖設行道磚,都要把幾十年的樟樹、紫薇、榕樹移走,若不是江翠護樹志工隊挺身出來阻擋,現在人行道上又是幾棵遮不了蔭的小樹。

這批木棉樹退出校園後,將流落何方?

回家的路上,再次經過台北縣議會,不,現在已改為新北市議會了,這個季節該是木棉花綻放枝頭「好像在燃燒」?我不知道!走過無花無果的木棉樹下,那首「木棉道」已多年不再唱起了!

新北市議會旁木棉樹再也沒有機會開花了!

樹木移植技術概要(宜蘭縣樹木保護資訊網)
http://pwp.e-land.gov.tw/p-6-3.asp

木棉道,該糟了!(續)移植一個樣,補植又一樣!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87052
木棉道,該糟了!(續)消失的櫟樹和帶毒的土壤!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87387
木棉道,該糟了!(續)心血來潮或造假的告示?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87818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1

加入時間: 2008.04.01

dino.utopia

新北市
506則報導
357則影音
98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的其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