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我的媽媽 和子 (婚姻篇)

文字-A A +A

前言:106年夏天媽媽被診斷患有輕度失智症,當時有很多跡象顯示,媽媽腦中記憶體已經滿了,有些事情他已經不記得了,所以特別陪媽媽一起整理照片,並讓媽媽試著說自己的故事, 而我是忠實的聽眾和紀錄者。

18歲和子的首張藝術照

油麻菜籽命

在少子化的台灣社會中,不管女孩還是男孩,都是父母手上的掌上明珠,深得寵愛,深怕受到一絲傷害;但是在戰後40年代的臺灣社會,也就是目前祖母輩的年代中,有句俗諺「查某囝仔,油麻菜籽命」,在沒有適當保護的環境中,臺灣女孩在成長過程中就像油麻菜籽般,渺小且悲苦。
媽媽本姓吳,和妹是她的名字,小名和子,32年出生在內壢一個務農的家庭中,有2位兄長及3位姊姊。在媽媽5歲的時候,外婆因病過世,因家中務農又有大量的家務事,所以不能一日無女主人,於是外公續絃娶了繼外婆,繼外婆帶了2位和媽媽年齡相仿的女兒一起住進吳家,雖然有女主人處理家務,但因人口增加,家中開銷大增,頓感生活壓力越來越大的外公,只能透過朋友介紹,忍痛將年紀尚幼無生產力的3位幼女(1位親生女兒即是媽媽、2位是繼女),送給別人當養女,當時在鐵路局上班的謝家太祖父得此知訊息,和太祖母一同前往吳家,太祖母看中意體型較有肉的媽媽當她孫女。自此,當時才6歲的媽媽就踏上養女生涯的不歸路。
在媽媽的記憶中,被謝家帶到基隆八堵後,外公常常會去基隆看她,並數次帶她回內壢,畢竟是自己親生的女兒親情難割捨,最終在謝家奶奶的勸說之下,才停止探視而過了許多年。

養女的命運,悲苦而悽慘~

謝家是公務人員家庭,養外太祖父在鐵路局工作,養外婆是國小老師,養外公在電信局上班。媽媽到了謝家後,想當然爾,做家務事是每天例行的工作,當時謝家有二位大媽媽2歲、4歲的兄長以及一位剛出生的弟弟,所以做家事之外還需要協助帶小孩成為小保母,之後謝家外婆陸續生下2女, 這時媽媽工作量並沒有因此而減少反而因為人口多,要洗的衣服、碗筷也跟著增加,對於當時也是小學年紀的媽媽來說,哭累了擦乾眼淚繼續做事是家常便飯,唯一媽媽覺得是當時的小確幸的是時常可以吃到豬肉的料理。
好景不常,比媽媽大2歲的謝家兄長,因玩水溺斃,痛失長孫的外太祖母在傷心欲絕時,責怪媽媽沒有照顧好兄長,對媽媽的態度大改變,在媽媽的回憶中,外太祖母會在縫衣服時拿針刺媽媽,或者捏她,更沒有給媽媽好臉色,而媽媽遭受這些對待,並不敢告訴養外婆,所以養外婆並不知情,在外太祖母時常會出奇不意的逞罰陰影下,媽媽惶惶恐恐的過了10年。
 媽媽16歲時,開始跟隨姨婆到織布廠工作,當時每天工作都要站12小時,而薪資不到新台幣400元,但每月的薪資袋都需原封不動的交給外太祖母,媽媽只得少許的零用金,但是媽媽反而不覺得苦,到外面工作看到外面的世界接觸人事物,甚至拍張奢華的個人藝術照,可以說是她最快樂的時光。


19歲的和子~訂婚照準新郎最高
(前排右3謝家太祖母 右4謝家太祖父)

註定的緣份,來得急又快~

現代的社會,自由戀愛,分合自主,年輕一輩絕對很難想像書本裡的媒妁之言、相親結婚,是真實發生在民國40年代的台灣,僅憑一張照片、一面之緣,甚至沒有見過面,就在長輩「安排」之下,決定了一生的命運,沒有問過女方的想法,因為不重要,這就是普遍「油麻菜籽」的命運。


我的爸爸是服海軍役

王家來台歷代都從事農業,爺爺經營碾米廠,當時謝家外太祖母常來王家買米摘菜,所以和我奶奶漸熟而成為好朋友,外太祖母非常喜歡爸爸,也常常向我奶奶提起要爸爸給她女兒(我的姨婆)當兒子,但是爸爸的姊妹捨不得而拒絕,外太祖母並不放棄,想了一個辦法要求自家孫女(我的大阿姨)給爸爸當老婆,還安排了相親,當爸爸看過那位大阿姨後拒絕了,原因是她太瘦小(現在想想命運也取決於外型啊)。
後來謝家太祖母還不放棄,隔數日再接著介紹另一位肉肉的養孫女(就是我母親)給爸爸認識,據媽媽表示,第一次見面的男女主角可說是一見鍾情,自此,王、謝二家聯姻成定局,當時19歲的媽媽就此決定了命運,還好,一見鍾情。(後來聽媽媽說,她是要逃離謝家太祖母的勢力範圍,才點頭答應此親事)
媽媽嫁到王家,在現在看來,謝家外太祖母是很精算的結果,19歲的養孫女在紡織廠工作,每月收入400元可以貼補家用,但當時當老師的養外婆和公務員的養外公月薪還不到700元,親生的小孫子幼小要讀書要生活費,雖然少了養孫女的收入,但要求的聘金2萬元薪台幣,卻是一筆很大的「收入」,而且,謝家並沒有送嫁妝來王家。
當時,民國49年的2萬元新台幣到底是多大呢?據爸爸表示當時爸爸26歲當兵退伍下來第一個工作在新莊印染廠,一天工作12小時可得12元的工資,民國50年代上等兵的薪餉是85元、少尉軍官本俸260元,教員和公務員的月薪還不到700元,據說當時一碗麵才2元。換算起來,當時2萬元的聘金是相對高的。


20歲的和子~嫁入王家(也進入枷鎖的婚姻)

安排的婚姻,幸運與否冷暖自知

19歲的媽媽訂婚了,媒人是親生吳家外公的堂哥擔任,據說他是內壢有名望的人士,婚禮由吳家外婆(媽媽的繼母)代表外公有參加,至於外公為何沒出席…是否有愧於媽媽,因為外公過世無法得知,但是我寧願相信外公是愛媽媽的,這樣的理解,反而比較「浪漫」。
媽媽隔年20歲春天即將嫁入王家,當他從謝家嫁出時,被謝家要求改回原生的吳姓,歸寧也必須至內壢吳家,自此和謝家沒有關聯,據媽媽印象,這是謝家養太祖母要求的,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謝家的財產,和6歲即為謝家的養女工作至20歲的媽媽,完全沒有關係了,由此可見謝家太奶奶是非常精算的人物,也再次顯示出這一個時代的女性角色的悲劇與哀愁!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0

加入時間: 2012.03.09

心慧

桃園縣
74則報導
70則影音
28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的其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