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態度百物語】藝術表演者—蘇達專訪

文字-A A +A

夢想不是終點,只是前進的方向。以《賽德克‧巴萊》花岡二郎一角而廣為人知的蘇達,並沒有因戲得福,苦熬14年後,才以《鑑識英雄》獲得金鐘獎戲劇類最佳男配角;身兼演員、編劇與導演的表演藝術工作者,他跨越了自己人生的深谷,更透過戲裡戲外的角色,為別人說出他們的故事,將生命中的波折轉化為美麗的浪花。

困境往往來自無法認同自己

「我不能忍受自己和別人相同。」蘇達從小被家人老師視為頭痛人物,但與其說喜歡獨特,不如說無法融入大家習以為常、循規蹈矩的成長過程與學習體制;媽媽常問他:「為甚麼你不能和其他小孩一樣呢?」與他人的「不同」,讓蘇達必須找更多理由,解釋自己無法和大家一樣,休學、逃家,甚至編出家庭失和的故事、流浪部落,幻想出走日本,最後在機場痛哭,才明白這些看似叛逆的行為,其實是害怕面對家人與自我的失望。

「其實許多困境都來自於不喜歡自己,卻又不敢承認。」這些成長印記,因緣際會接觸表演後,得到最適切的釋放,也成為蘇達在《賽》片當紅之時,受邀至許多學校演講的內容,藉由自己的故事,幫助他人對照生命的課題,「有些問題一旦看見,就被解決了。」在勇敢訴說真實自我的這一刻,蘇達才和過去的自己和解了!


蘇達在舞台劇《天祭》音樂劇擔任編導時,也是家人初次去看他的戲。(照片提供/蘇達)

年輕就是要敢於改變,勇於力行

「評審錄取我,應該是看見我發光的眼睛。」蘇達笑說,在台灣,從事舞台劇表演其實很辛苦,酬勞不多,加上原住民的身份,要三餐溫飽,就需要不斷爭取演出機會,這也造就他積極把握每次機會的態度;「不可諱言,社會對於原住民身份,有著約定俗成的印象,成長過程中,也曾對我究竟是原住民還是漢人,感到混淆與迷失,這也是演出花岡二郎時特別有共鳴的地方。」《賽德克‧巴萊》使蘇達一朝出名,卻也讓他因此定型,戲下檔,人生似乎也跟著下戲,慘澹數年,甚至一度興起轉行的念頭,但最後仍然堅持了下來,「想改變,沒有可是,只有最想要的結果。」蘇達認為專注於想要的目標,就要釜底抽薪地去做,才能打破無法改變的迴圈!而這些人生歷練,讓他在之後的演出《鑑識英雄》中,綻放出火花!


《賽德克‧巴萊》花岡二郎讓蘇達闖出名聲,卻也成為演藝路上的一個阻礙。(照片提供/蘇達)

用表演,讓不同的生命故事被看見

原住民的身分在就學與考試上都有優勢,但需要改為原住民姓氏,當時媽媽告訴他:「我們家並沒有迫切到需要補助,去申請不但浪費資源,也承認了我們是弱勢……」母親的話,讓他明白了身分不在於種族,而是來自於自己的認知與選擇!

「人生無法被分等級,每一種人生都值得被看見。」顛沛流離的生命經驗,與漢人、原住民、泉州人的複雜身分,讓蘇達開始關注每一種角色與觀者的生命連結,每個故事,都能映照別人的人生,不論快樂或悲傷,情緒同步的那一刻,就對他人帶來影響。他覺得,也許上天給予他獨特的人生經歷,就是賦予他一種幫助他人的使命,當他知道為何而演,表演,才產生了意義。

他不將自己侷限在演員,而是結合導演、編劇、演員的表演藝術家,都是說故事的人,但前兩者能更主動選擇被幫助的角色。未來他想為身心殘疾、重症的群眾演繹生命歷程,透過影像作品的編導,讓更多人看見自己與自己想說的故事。


關心公益與原住民議題的蘇達,曾作為台灣代表出席澳洲第一國家原住民領袖論壇會議。(照片提供/蘇達)

 

 

看更多【態度百物語】

圖文專訪] [影音專訪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0

加入時間: 2016.07.11

高奧奧

台北市
32則報導
8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的其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