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輔具扶誰?(荷蘭篇)[2/2]

嵌入:
文字-A A +A

台灣有很多需要義肢輔具的朋友,他們往往受限於國內義肢輔具的安裝補助制度,裝了對自己並不是最恰當的輔具,很多原本可以獨立自主的殘障朋友,不但生產力打了折扣,社會也為此付出了更多的成本。來看看荷蘭的作法, 也許能提供我們一些不一樣的想法!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路過的廢物

我認為荷蘭在對於這些有身心障礙的人各方面的協助措施都做得非常的好,他們可以為病人設計出專屬於他的治療流程,又或是專屬的行動義肢,這真的會讓這些身心障礙的病人感受到無比的溫暖,讓他們感受到尊重,我們國家其實也可以以他們為榜樣來學習這方面的輔助,以及多多關懷這些身心障礙的朋友們。

Lee

我覺得荷蘭這種對於身心障礙的人的輔助做得非常完善,這些貼心的作為其實建築在兩個基礎上,一是國家的財政清明,一是醫生對病人負責且具體幫助。一個國家如果財務運作得當,就可以減少一些浪費的支出或是醜陋的貪污事件,此外,如果政府可以將從人民口袋中擷取的錢善加利用,就可以在人民需要幫助的時候還有充裕的金錢來度過難關,甚至良善規劃人民的生活保險。另外,醫生和病人及家屬之間,如果可以經過有效溝通之後,再決定輔具的使用,對病人來說不僅是一種輔助,也是一種解脫,如此一來社會也不會因為那些受到傷害的人的不便而增加許多成本。

wan

記得之前看過跟家人看過一則新聞,是有位老人行動不便,無法行走,所以十幾年來他都是用爬的方式在行動,然後新聞播出時,有播出旁邊有社工,也有那行動不便的老人用爬的在行動,拍那老人是怎麼用爬的方式在生活,看完這則新聞,心中產生不少的疑問,然而在影片中也有不少人裝了輔具,但卻不符合個人需求,這同樣類型的問題,在台灣卻常沒有被重視到。

ge

當人聽到需要裝義肢的時候,其實打擊是很大的,而且義肢的外型和材質通常都讓人有一種冷冰冰的感覺,因此我覺得這間公司在裝義肢的時候是很考量到被裝的人的心裡,而且他們政府又願意補助金錢,讓裝義肢的人不需要在意到價格昂貴的問題。許多的殘障人士可能不是懶得動,而是因為義肢帶給他們不舒服的感覺,因此舒適的義肢可以為他們帶來較好的生活品質。最後影片也有提到受過傷害的人更容易各正常人有個性上的差異,因此如何設身處地的為他們著想,對他們的復健是有幫助的。

特教學習者

身為特殊教育學系的學生我們從來沒有想過殘障學生裝上義肢後的追蹤。我們其實也從來沒有看過這些需要義肢的人士他們如何裝解這些賴以維生的工具,要求家人參與的舉動讓我非常驚訝:我們都忘了這些殘疾人士他們也有家人,我們都忘了他們的家人做何感受,還有這些裝卸上的痛楚我們都沒想過。台灣的醫學能力其實並不輸給其他國家,我們缺乏的只是關心他人的情懷而已。

杜

看了很多影片,深深了解北歐的生活即是以「人」為生活中心,如何讓人的生活活的有價值對他們而言是件非常重要的事,他們尊重自己和他人,不以貧富去做階級畫分,不單單是政府的制度,我想根本是人與人發自內心互相關心和尊重對方。在這則影片中,為身體上有障礙的人打造客製化的工具,協助並教導其使用,不單單是使用者本身,家屬也要一同學習,才能在一旁協助使用者。跟在台灣的情形大相逕庭,我們使用制式化的工具,我們強迫使用者去適應工具,我們的家人也不會去了解如何使用及幫助。佩服台灣的身障朋友,能以自己的力量去克服種種問題,在台灣,無障礙的空間仍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特教系大學生

自從上了老人來訪那一課,真正讓我了解到無障礙設施有多麼方便重要,那時我做在輪椅上,同學們分工合作把我從樓梯一格一格慢慢的降下來,我已經算不重了,我們的樓梯算不高了,也算寬,但大家還是費盡心力,自己當然也緊張得不得了。那我們來好好想想他們怎麼辦,身體比我們不方便許多,身上還要背其他東西,人過了還有輪椅,或許也已經摔到不知幾次了,連上廁所也要這麼辛苦嗎,對我們來說是一小步,對他們來說是一大步。以前都不覺得階梯這麼討厭,自從那次之後,還真得有點覺得那是”自私”的東西,像那時我們這組小可愛有說,我們不要求無障礙設施有多好,有就好。聽起來真令人心酸。又相對這則影片更是。

0

加入時間: 2007.06.20

獨立特派員

台北市
1,320則報導
1,190則影音
0則OnTV

作者的其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