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四重溪溫泉村ㄟ「香蕉白話」

嵌入:
文字-A A +A

四重溪溫泉村「香蕉白話」初探

 

《溫泉庄ㄟ香蕉白話》林洪道/作

溫泉溢出四重溪,五路人馬來會齊,交換所內好交陪,香蕉白話沒人會。

古早錢銀無人愛,物件交換兮時代,公平交易尚實在,有人奸巧在發財。

香蕉白話來講起,反抗阿本兮暗語,隨著時間兮過去,現代兮人放袜記。

 

車城鄉溫泉村歷史沿革:

    車城鄉溫泉村位於鄉之東北,其地形為環山盆地,河川貫穿其中,早期當地居民若要進出此地均需沿著河川步行,沿途中必須涉溪四次而過,所以舊稱為「四重溪」。北及東北以石門山、五重溪山等與牡丹鄉為鄰。

    早期四重溪溫泉村內即有天然湧泉自地下湧出,古稱為「出湯」,四重溪天然湧泉出現的年代已不可考,但從發現到設置公共浴池開始,是於日據時期開始建設。日本治台清光緒二十一年(明治28年、西元1895年)溫泉村始有第一個浴槽,至光緒二十四年(明治31 年、西元1898年)恆春廳長柳木通義為開發當地,逐命當地物產交換業者進駐溫泉邊(現今溫泉街),並設警察派出所和浴場,至此漸有發展雛形。直至民國六年(西元1917年),在由物產交換業者集資捐建,以供應浴客使用方便,從此四重溪溫泉逐漸興盛,並與陽明山、北投、關子嶺並稱為台灣四大名泉,時至今日在台灣仍具相當之地位。

 

四重溪溫泉村「香蕉白話」初探:

    四重溪溫泉村除了擁有南台灣第一水質的溫泉以外,近期〈2014年〉因為社區推展老人關懷據點以及社區亮點社區營造的計劃,使村內的長輩有機會齊聚在一起上課或娛樂。而社區的社團與協會也依此著手向耆老們進行地方人文歷史的訪談,書寫自己的村史與故事。

    在訪談的過程中我們驚覺發現,社區有幾位年屆八十多歲耆老會說一種不為人懂的語言--「香蕉白話」!再詢問此輩份耆老們為何會說、會聽?此話語是從哪裡流傳來、用途為何?而耆老們的回應則都說是聽長輩們在說,自己好奇好玩就學著說,最大的用處是若有外地人來或大家一起去作工時,與自己同伴在說別人的不是時就不會被聽懂,僅此而以!

    在對耆老訪談的同時,我們也於網路上搜尋有關「香蕉白話」的研究文獻及訊息,然其研究文獻資料卻寥寥無幾,但其中有一篇為楊森富教授在1996年發表於山海文化雙月刊之《平埔族密語--「香蕉白話」之採集、研究及解讀它曾一度被誤認為西拉雅系平埔族母語》,為我們揭開了溫泉村說著「香蕉白話」之歷史想像。

    在楊森富教授論文內文中,有關田野調查所採集之「香蕉白話」用語之拼音及發起之研究,經我們與社區耆老所說之「香蕉白話」的發音比對後,我們深覺兩者為同一發源之語言。然而,在楊森富教授研究推論「香蕉白話」發起之最有可能因素為,「噍吧哖事件」〈1914-1916年間〉時,參加余清方抗日運動之一些漢人及平埔族人抗日份子,在當時為防止日人及其間諜、線民竊聽,乃應時興起之一種秘密語言〈暗語〉,這種密語大約發起於1910年間,既流形於平埔族中之「香蕉白話」。

    如此的,我們苦思,雖推算話語使用的年代相符〈受訪之耆老現均已八十歲,而教他說香蕉白話的長輩若還在世,其年紀也百餘多歲〉,但就事件與發起地為今日的台南縣玉井鄉沿山一帶,那麼為何「香蕉白話」會流傳至屏東縣南端恆春半島的四重溪?

    由於我們所搜尋到的研究文獻或訊息,其地理區域均僅為台南、高雄兩縣之平埔族群沿山區,於是我們啟開了百年前四重溪的時空,也對照台灣當時的大環境,想像推測了三種可能:

1、可能是「噍吧哖事件」當時有部分抗日份子為躲避日軍追殺而逃亡至四重溪。

2、四重溪溫泉村之位鄰近於1871年發生「牡丹社事件」石門古戰場地之,為車城與牡丹之重要出入口,在十八世紀末日治殖民前後既為漢、番人之「物產交換所」,其往來於此地者為十色人〈什麼樣的人都有〉,因此有可能是一些賣貨行走江湖四方之人帶進來,後來當地人也學著說,將它成為貨物交易暗語。

3、因應時勢流傳而來,亦為一種抗日暗語,防範進駐於四重溪之日本警察監聽,因為這裡曾也是抗日戰火蔓延之地。日治第五任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於1909年起推行「五個年計畫理蕃事業」,將台灣原住民分為「北蕃」(泰雅族)與「南蕃」(布農族與排灣族等),以隘勇線前進和殘虐的討伐並進的手段,對臺灣原住民採取強硬武力鎮壓行動,以達到原住民槍械的全面沒收,亦即「廓清蕃地」的目標。並於1910年4月起,先以武力掃蕩「北蕃」,對中央山脈北段以西的泰雅族進行多次武力討伐戰,一直到1914年發動「太魯閣蕃討伐戰」,所動用的兵力最大,作戰範圍最廣,泰雅族原住民以武力保衛鄉土所付出的代價也最慘烈。太魯閣戰爭結束後,1914年9月理蕃當局繼而向「南蕃」布農族與排灣族等施壓,強制沒收原住民所持有的槍械,一樣地遭受反抗而引發了大分事件、喀西帕南事件,以及「浸水營事件」又稱「南蕃騷亂事件」,鼓動了南臺灣排灣各群同仇敵愾之心,抗日戰火也蔓延到南部枋山支廳和恆春支廳轄下各部落。當時恆春區社民亦起而響應,於楓港截路殺害日人後,接著焚毀四重溪派出所、日人經營之溫泉旅社浴場,以及滿州派出所。報復戰爭延燒至大正4年(1915年)元月才結束,造成了臺灣史上原住民遭受最大戕害。

 

    在推究四重溪溫泉村「香蕉白話」由來的過程中,我們也閱讀了日本殖民臺灣時期施政策略的一些相關資料,資料中提及:「一般研究者多將這段五十年統治歷史時間分成三個時期:前期武官總督時期(漸進主義時期,1895年-1919年)、文官總督時期(內地延長主義時期,1919年-1937年)、以及後期武官統治時期(皇民化運動時期,1937年-1945年)。另一方面,若以臺灣住民的反抗運動作為觀察重點,一般研究者多半以1915年的「西來庵事件」〈噍吧哖事件〉當作界限,分成前後兩期。前期自1895年至1915年,為期二十年,是武裝抗日運動時期;後期自1915年至1945年,長達三十年,是政治抗日運動時期。」。

由此對照,「香蕉白話」發起時間是日治以「威壓為主、懷柔為副」的強硬政策時期,也是台灣武裝抗日運動時期。而也就在「噍吧哖事件」發生前的同時期日治第五任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於明治42年(1909年)起推行「五個年計畫理蕃事業」,從明治43年(1910年)4月起,日軍與台灣原住民的戰爭延燒至大正4年(1915年)元月才結束,造成了臺灣史上原住民遭受最大戕害。

   

    縱觀這一段日本以「威壓為主、懷柔為副」的強硬政策時期,台灣人民各族群起而反抗的血史歷歷在目,而無論是以游擊或組織方式對抗,都必須是地下秘密行動,因此也必須謹防日人及其間諜、線民竊聽行蹤。如此的回到楊森富教授的研究論點來檢視,我們也深覺「香蕉白話」乃為此時期抗日份子應時興起的一種秘密交談的語言〈暗語〉,並且曾流傳在台灣各地,包括車城四重溪溫泉村。

屏南社區大學 許麗善 2014.11

-

音像紀錄與製作:屏東縣瓊麻園城鄉文教發展協會、車城鄉溫泉社區發展協會、屏南社區大學

-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17

加入時間: 2007.06.11

sisal

屏東縣
189則報導
186則影音
26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的其他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