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link1
  • link2
    • link2 - 1
  • link3

歐茲海默咖啡[2/2]

地區:
分類:
標籤:
嵌入:
文字-A A +A

" 她不跟我說話! "

" 什麼都不講.... "

八十五歲老先生和妻子無話不談, 但幾年前妻子忽然變了.

" 我沒辦法和她溝通! "

" 她什麼都無法理解.. "

" 之後她就去住醫院了... "

歐茲海默症是一種老人常見的失智症狀, 荷蘭約有57%失智者住在家中.

除了要面對病情的問題,

失智的至親不再記得和你共有數十年的記憶, 甚至不再認得家人的臉?..

失智者的家人往往背負著外人難以理解的痛苦! 而封閉的家庭更無助於病況改善.

荷蘭發展出一種社區失智照護活動 " 歐茲海默咖啡 "

深入社區, 醫師, 志工, 家屬...協助因高齡人口增加而面臨失智問題困擾的家庭, 走出來, 並且維持最大限度的生活品質.

台灣人口結構與荷蘭相近, 一樣面臨高齡化人口帶來的問題.

"有一天, 當老妻不再認得你..."

"忽然, 牽著手的爺爺困窘的告訴妳, 他忘了怎麼回家了..."

我們來看看荷蘭經驗 " 歐茲海默咖啡 "

FB留言板

PeoPo 討論區

回應文章建議規則:

  • 文章屬於開放討論空間,回應文章的議題與內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場
  • 於明知不實或過度謾罵之言論,本站及文章撰寫者保留刪除權
  • 請勿留下身份證字號、住址等個人隱私資料,以免遭人盜用,本站不負管理之責
  • 回應禁止使用HTML語法
記者周傳久回應貝貝

一個社會可以善用醫生如這個報導
也可以任由不良醫生消費大眾
這要看台灣民眾的自覺與自決去影響政府
另一方面如果弄現金加碼比價操作選舉的社會
要走到去想設立歐茲海默咖啡還有段距離
但我們可以拉近
只要我們願意

貝貝

歐茲海默咖啡的概念很棒,選用咖啡廳當作活動場地,它讓大家一起用放鬆但積極的態度去承擔與面對失智症。一起面對,才能讓我們在面對親人的死亡時,不再消極地感受到強烈的孤單,而是更積極地去面對。這樣一來,原本受到病痛折磨的患者以及其家人都能夠從中獲得一些治療(由其是心靈方面)的功效。這種心靈方面的治療功效,我想是一般醫學的交流活動也需要融入的元素。

希婕

以前高中還住在家裡時奶奶有時候並不會在家裡吃晚餐
後來我才聽媽媽說奶奶是去參加志工活動
也是輔助阿茲罕默症病患和家屬和醫生之間作一個溝通的一種小聚會
奶奶他們通常都是在長庚醫院附近(我們家住長庚醫院附近)的茶館每周舉辦
所以我看完這部報導之後引起了我很大的共鳴
我不意外國外會有這樣鼓勵病患和家屬共同以輕鬆愉快的心情來和醫師們一起面對這樣沉重的疾病討論聚會
共鳴點在於我很高興我奶奶實現了最後那位小姐說的:"這份志工職責發現由老人做的最好"
這也的確是事實
奶奶將心比心以同理心的角度去面對和她同年紀但有她所沒有之疾病的患者們
我覺得這的確只有老人家們才能做到
鼓勵病患和家屬一起面對疾病
並以輕鬆的心態和不在醫院看診說聽不懂的病情說明的醫生一起討論該病症並交換意見和資訊
讓病患不會覺得自卑而是更勇敢地面對
不管是影片中荷蘭的例子還是我的奶奶參加的志工活動
我都覺得很感動

u

也許我們以後都要面對這種問題,因為我們從不會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
面對親人的失智,似乎就如同跟一個人斷了聯繫一樣,就好像他已經死去
因為背負著回憶的,是那個被留下的人。
在荷蘭,咖啡廳變成一個治療的地方,給予阿茲海默患者及他們的家屬一個交換意見
及互相療癒的地方,創造一種被接納的氛圍,由心理層面來做治療,
跟一般醫院的治療方式很不一樣,又是一個以人跟人之間互信互助的一個方式。

2

加入時間: 2007.06.20

獨立特派員

台北市
1,320則報導
1,190則影音
0則OnTV

誰推薦本新聞

作者的其他報導